也仅仅只有杨晨东可以驯服它而已,对其它人它又岂会正眼相瞧,似乎它跟了杨晨东之后越发的骄傲起来,平时除了专门给它喂食之人,便只有虎芒和杨二等有限几人可以靠近而已,现在被一个从不认识的女子伸手相指,当然要露出不屑之意了。
    一直座在毛毯上眯着眼睛的杨晨东,不过是把这突然出现的两人当成了人生过客而已。若是对方愿意留下来与自己聊天,他不介意开开口,看看是不是能从其口中打听出一些事情来。反之,如果对方只是路过的话,他也不会出言相留。凭着散出去的那些人手,还愁弄不明白这里的情况吗?这点骄傲他还是有的。
    可是现在,来人似乎看中了自己的马,那他就不能不出声了。“那是本少爷的马。”
    “你的马?”看着答腔的杨晨东,斗篷女子点了点头,“很好,开价吧,我要了。”
    我要了三个字,说的是如此的自然,似乎就像是天经地义一般,就像是在说着一件极为普通的小事一样。
    “不卖。”杨晨东回答的更是简捷,而在说完话之后干脆就闭上了眼睛,一幅假寐般的表情。
    “我出两百两。”女子似乎没有听见杨晨东的回答,开出了一个不错的价格。
    之前就说了,一般的马匹十到十五两左右,好一些的战马可以卖到八十两到一百五十两左右。现在她开价两百两,也倒不算是欺负人。
    “两百万两也不卖。”杨晨东鼻子中哼了一哼,白龙马可是他看中的,他驯服的,这些日子双方相处的不错,已经有了感情,这两百万两不卖他是真的没有说笑。
    同样的话听在斗篷女子的耳中确不是那么回事了,她以为这是人家在调侃自己,顿时有些生气的说着,“本小姐看中的东西,便是我的。现在给你一个机会,拿上两百两走人,不然的话,后果怕不是你们可以承担的起。宝音,给钱!”
    斗篷小姐的话音刚落,在后面那健马之上的斗篷男子就已经从怀中拿出了两百两银子,足足六公斤多的包裹就砸在了杨晨东四人面前一米多的地方。
    “大胆!”眼见那包银子落在一米多远的地方,在向前一点就可能会威胁到六少爷的安全了,八道江和朋越齐齐高喝了一声,这就拔出了随身的马刀。
    杨二更是瞪大着眼珠子,双拳紧握,若非是考虑到六少爷就在身边,没有下命令,怕是这一会他早就冲出去了。
    倒是杨晨东,从始至终都没有睁开眼睛,仿佛那银子不是给自己的,与自己毫无关系一般。
    “嗯?你们还想动手,呵呵,宝音,你表现的时候到了。”斗篷小姐看到八道江和朋越的表现之后轻脆的笑声传出,似乎是看到了什么让她感兴趣的事情一般。
    斗篷男子听到了小姐的命令,有些哀叹的说道:“小姐,不要吧,我们把银子给他们就是,动手就不必了,我们还有大事要做呢。”
    “不行,他们惹本小姐不开心了,必须要收拾他们。宝音,不是你的实力退步了,害怕了吧。”斗篷小姐不依不挠的说着,还骑在马上回了回头,似乎是在询问着什么。
    “好好,我就教训一下他们,但不会伤人的哦。”似乎是被这回头一眼给盯的服软了,叫宝音的男子屈服的说着。随后他一跃从马上落下,伸出右手将头上的斗篷就此摘了下去,露出了一幅人畜无害的面孔来。
    有着典型的蒙古人模样,还有些小帅,当然最引人注目的还是那张始终面带微笑的面庞,给人一种天然的亲近之感。“几位,对不起了哈,我家小姐就是喜欢烈马,且出银子也算是公道,不如你们就卖了吧,要不然动起手来岂不是会伤了大家的和气?”
    完全一幅商量的口吻,并不像是传说中蒙古人一言不和,就会大打出手的样子。这倒是引来了杨晨东的侧目,“你叫什么?宝音是吧,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宝音翻译成汉语是福的意思,这倒与为人处事很是相符。即然你如此的客气,我们也不好太过欺负人,八道江,你上吧,记住了,打败他就可以了,不要伤他。”
    像是刚才斗篷女子表现的一般,杨晨东也是很随意的说着,一幅完全不把宝音的威胁当回事的样子。
    “是。”点到名字的八道江当即就答应了一声,迈着大步就向着宝音走了过去。看那样子,真没有拔刀之意,完全就是要用双手来对敌。当然,八道江最厉害的也是拳上功夫。
    “咦!”耳听杨晨东把事情说的是如此的轻描淡写,现在又看到真有人向自己走来,宝音也被事情的变化弄得一愣,然后一脸微笑的挠了挠头,“这位公子,你确信你们不一起上吗?如果是这样,那一会你们就真的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无妨,我对我兄弟有信心。”杨晨东也嘿嘿的笑着。但是这句话一说,听在了八道江的耳中,确让他不由精神就是一震。少爷把自己当成兄弟,还如此的信任,就凭着这一点,他便不能丢人。
    气沉丹田,将全身的力气聚焦于一双手臂之上,八道江决定要好好的表现一下,不辜负六少爷的信任。
    “好吧。”眼见杨晨东主意以定,宝音只得不情愿的点了点头,随后目光落在了八道江的身上说道:“这位兄弟,我们只是切磋一下,不要真伤了彼此的和气吧,你说呢?”
    似是在询问,又似乎是在套近乎,亦或又是在示弱。可是在说完这些之后,宝音突然就动了,刚才还是一幅老好人样子的他突然间有如草原上的饿狼般猛的向着八道江的身上扑了过来,随着他飞速向前,一股子破空声也随之响起,带起了一股强大的压力。
    “来得好!”早有准备的八道江,面对着宝音的突然变化,没有丝毫的措手不及这意,眼见对方的身形扑了过来,扬手一拳就打了过去,其选择之精准,正是对方的胸膛位置。
    八道江的以静制动,没有丝毫的慌乱,落在了宝音的眼中,让他神色间出现了一道诧异之色。以前他总是习惯示敌以弱,然后在对方最放松的时候,就会突然发动攻击,打上对方一个冷不防。此招可谓是屡屡得手,但凡是不熟悉他的人无不中招。
    宝音可以肯定的说,眼前这四人他绝对是第一次见到,且看对方的穿着,应该是汉人无疑。即是不了解自己,怎么可以这般的镇定,识破自己的伎俩呢?
    念想在脑海是一闪而过,接下来八道江的长拳袭来,同样感受到一拳之下的破空声,宝音不敢有丝毫的大意,将伸出要抓着对方的手臂连忙收回,迎向着那伸来的拳头就砸了过去。
    “通!”
    两拳因为宝音的变招而打到了一起,拼了一个正着。这一记之后,八道江身体仅仅是向后退了半步,在看宝音蹬蹬蹬连退了三步这才稳住身形,而他的脸上此刻已经红如鲜血,显然是这一拳下来,他体内气血升腾,应该是受了一定的内伤。
    一拳而已,胜负已分,在过了两息的时间之后,宝音的神色这才恢复了正常,然后就哇的一叫,“好厉害,好厉害,我打不过他,小姐,我打不过他的。”
    “你...还有你们...”斗篷女子自然将一切看在了眼中,正因为如此,她知道宝音没有说谎。原本以为凭着宝音的实力莫说是一对四,便是一对十也非是不可能的,谁想到,随意遇到的四个人竟然就这么强,强到只是一招就败了宝音,这些到底是什么人?
    在斗篷的掩饰下,没有人可以看清女子的脸色变化,但凭着她的娇躯不断在马上晃动着,可以猜出,这一会怕是被现实惊得不轻吧。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可是哈剌若出派来拦截我们的?”不知过了多久,斗篷女子终于开口说话了,可任谁都能听的出来,那声音中竟然有着一丝的颤抖和害怕。
    “哈剌若出?他是什么东西?”杨晨东只是感觉到这个名字似乎有些耳熟,但他确信自己并不认识这个人,所以很干脆的摇了摇头。
    “你不是哈剌若出派出来拦截我们的?”斗篷女子似乎有些不信的又问了一遍。
    “哎。”座在毛毯上的杨晨东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我说你哪只眼睛看着我们在这里拦截你们了,明明是你们看中我的马,想要夺之好吧。当然了,你若是不相信的话,现在就可以走,看看有没有人会拦着你们。”
    一幅看向白痴般的样子看向着斗篷女子,杨晨东真不知道这个女人拥有什么样的智商,联想力也太无穷了一些吧。
    事情一被挑明,斗篷女子便闭上了嘴巴,显然她知道自己误会了对方。在身后的宝音也是眼睛珠子一转,点了点头,“是,这位公子,还有几位好汉,是我们误会你们了,不好意思啊。这样,我们现在就走,现在就走。”

章节目录

带着军需来大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71阅读只为原作者浪子边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浪子边城并收藏带着军需来大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