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年轻老外有些意思,他见这一桌的人大部分能够正常沟通,立马兴致勃勃的加个座位,不走了。
    边吃边聊时,他问大家是否知道附近哪有高人。
    “高人?”陈功先是一愣,率先问,“什么高人?”是他想的那样吗?
    “当然是功夫高手啊!”比尔惊诧道,“你们难道不好奇吗?或许你们村里就有!”
    噗,正在喝茶的罗青羽想喷茶……
    她本以为这个比尔是谁家派来的奸细,后来一听,哦,原来对方是看功夫电影多了,着了魔。知道姐姐要嫁到华夏的一个农村,满怀希望的跑来看看。
    还好还好,哈哈,幸亏对方不是神木家派来的。否则那真是前有狼后有虎,寝食难安啊。
    “传统的武功高手肯定没有,但村里很多年轻人学过跆拳道、散打……”曹冰笑道,“你可以找他们切磋。”
    “no,我要学真正的功夫,还有轻功。”比尔坚持己见。
    “可村里没有,你怎么学?”谷天凤瞅着这位被电影荼毒不轻的老外,感到贼好笑。
    好像回到自己小时候,看好莱坞电影多了,以为外国真的有许多超人。
    “肯定有这种人才拍得出这种电影,为什么你们自己不信呢?”这老外一脸的绝望和不可思议,他有很多同学对此非常感兴趣,而本地人居然不相信?!
    “有是有,但很少。”陈功好笑道,劝得相当有耐心,“大部分人一辈子,甚至几代人不曾有缘见识一次。这么低的概率,你一外国人怎么可能遇得到?”
    简直大海捞针,天方夜谭。
    在座的人纷纷赞同,并说大谷庄肯定没有,他们在这里活了二、三十年,连相关的传说都没听过,让外国友人失望真不好意思~。
    “去终南山吧,终南山或许有也不一定。”好笑之余,有人给出良心建议。
    终南山的隐士是出了名的多,比尔一脸郁闷,因为顾一帆也是这么告诉他的。满腔热情受到毁灭性的打击,他怏怏的回到自己亲友那一桌,意兴阑珊。
    自始至终,罗青羽不发一语,径自微笑倾听,或夹菜吃饭。
    在这种场合,她乐意当一名安静的小仙女。什么世外高人?纯粹是大家的幻想,随他们yy去。
    吃饭期间,新人出来敬酒,新娘子见了罗青羽的衣裳特别喜欢,和她拍了一张合照。
    艾达穿起华夏传统的婚服,一样的美艳绝伦。和清新淡雅的罗姑娘站在一起,互相衬托,相得益彰。
    为此,不少年轻的女宾客前来询问出处,包括那枚挂在胸前的璎珞玉坠。
    谷宁见自己闺女在年轻一辈中如鱼得水,且举止斯文娴雅,终于安心的和罗爸生意场上的朋友聊天。
    到了晚上八点多,宴席散去,宾客纷纷辞行。
    罗青羽见爸妈仍在顾家客厅和顾叔、赵叔等人聊天,打电话向老妈说一声,便和谷展鹏等人走了。
    杨雨嫣是一个人来,她要回杨氏小筑住一宿,谷展鹏夫妇和陈功、曹冰等人要送她一程。
    回砀氏小筑恰好经过罗家的山头,罗青羽和他们一道走。
    杨氏小筑,对杨雨嫣来说意义非凡,以前,这里是她一个人的避难所,如今成了她和比较要好的女性朋友的休闲之地。
    每逢不开心,或者每隔一段时间过来住两天。
    在这里,她们可以泡泡温泉,一览远山密林,和大自然近距离接触。每天尽情呼吸新鲜的空气,让自己拥有一个相对自由与放松的空间。
    对压力大的人来说,这里真的是世外桃源,哪怕这里的桃树不多。
    另外,谷妮回来住不用花钱,杨氏小筑里永远有属于她的一个房间。
    这,也是罗青羽不反感杨雨嫣的原因。
    对方没有拿她的药大做文章,并且知恩图报,一直以来鼓励谷妮上进,在关键时刻给予极大的帮助。和外界那些塑料花般的姐妹情分相比,这十分难得。
    所以,大家把杨雨嫣送到家后,发现聊得意犹未尽,索性全部在她家住一宿,点茶,开始秉烛夜谈。
    当然,这些场景罗青羽是在朋友圈里看到的。
    人太多了,她没有跟去。
    一个人的年纪越大,越懒得参与各种社交活动,宁可独处图一份清静。
    不过,她回到家并未清静,因为干爸、干妈正在屋檐下摆着茶几茶具,喝茶聊天。见她回来,招手让她过去,一边吃点心一边询问婚礼上的热闹场景。
    不一会儿,爸妈忿忿然的回来了。
    “这老赵越来越飘了,哦,他介绍的是青年才俊,我女儿在外边认识的就可能是流氓,是没有正当职业的二流子?幸亏你俩没去,被他缠上能把人气死。”
    “哎,淡定淡定,喝口茶消消火。”农爸最爱听热闹了,一听有门,忙乐呵呵的给罗爸倒茶,“慢慢说。”
    他和叶乔很喜欢参加乡村喜宴,无奈碰见熟人,不得不回来。没事,听罗宇生和谷宁转述也挺有趣的,顺便听听哪个孙子不长眼的要跟自己儿子抢媳妇。
    “看到了吧?妈,你还让我斯文点,这叫人善被人欺。”罗青羽逮到理由了,“如果我当时一脚踩上凳子,保管赵叔不敢再这么说……”
    因为她本身就是流氓~。
    “拉倒吧你,”谷宁鄙视她一眼,“你以为他手上没有流氓单身汉啊?”或许有,老赵自己都不知道。
    罗青羽默,呃,这个……
    “哎,你俩别打岔,”叶乔朝谷宁娘俩挥挥手,催促罗爸,“说说,他想介绍什么人给青青?”
    “隔壁市环保局局局长妹夫的外甥……”
    噗,众人哈哈大笑起来,这隔得也太远了。
    浓浓的夜色间,亮着一盏两盏的灯光,欢声笑语从夜幕下的一栋栋屋里传出来,驱散夜林里的春寒……
    顾一帆和艾达的婚礼在当地轰动一时,尤其是观礼那段的视频,在年轻人之间流传转发。
    男俊女俏的一对,太唯美了,男人看了沉默,女人看了流泪。
    因为女生想要这么一个婚礼,但男人觉得不大可能。于是有人沉默,有人流泪,很有意思的场面。
    而婚礼的主角,由于提前度了蜜月,艾达直接去了寿乡小学报到。
    顾一帆继续在家游手好闲,招呼老丈人一家,极力打击小舅子寻找高人的热情。
    他找不到的人,岂能轻易让别人找到?没门。

章节目录

我的佛系田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71阅读只为原作者竹子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竹子米并收藏我的佛系田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