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着齐桓一路回到他家后,刚一进门齐朵儿就惊了个呆,尤其是看着搬着箱子的人,要不是对方开口,齐朵儿完全吧这货当步泽履带的一个工人。
    等见到齐家父母的时候,步泽履差点变成公敌,好在齐桓硬气说摔了一跤,不过这种话全家人都不信,但是看着自家儿子和客人一阵沉默。
    “那个,爸,妈,刚刚是个误会,多了我就不能说了,他跟我一样都是当兵的。”齐桓赶紧开口解释道。
    “对啊,步泽履以前是跟我一个团的,他是侦察兵,后来跟我哥一样了。”齐朵儿也赶紧开口说道。
    “你们一个部队的?”齐父毕竟是男人开口打破尴尬问道。
    “不是,伯父我是华东军区的。”步泽履赶紧开口说道。
    “噢,都是特种兵吗?那桓桓你怎么这么惨。”齐母看了看俩人有些好笑的说道。
    “我着是摔得,行了,我上楼洗个澡,你们先聊。”齐桓赶紧起身,他实在太丢脸了,可是那混蛋小子就往他脸上打。
    “步泽履啊,你看看,你这才是特种兵嘛,我家那小兔崽子就不如你,打个架都这么笨,对了,刚刚你们在街上怎么回事啊!”齐父再次问道。
    “那个……”
    “爸,部队有纪律的不该问的就别问,我哥不都说是误会了么。”齐朵儿赶紧说道。
    “哦哦哦,明白,明白,不问,那伯父托大叫你泽履啊,泽履你现在在部队是什么级别啊。”齐父问道。
    “一级士官,下士。”步泽履说道。
    “啊,那你当了几年兵了!”齐母惊讶了一声问道。
    “五年。”
    “那今年就要退役了?”齐父再次问道。
    “差不多吧!”步泽履点了点头。
    “什么叫差不多,你到底退不退啊,你不是说这次是放假么,你不回去了
    ?”齐朵儿在旁边问道。
    “那个这不是休假回去再说么,我们那不是说走就走的。”步泽履尴尬的说道。
    “那就赶紧退,那地方有什么好呆的,上次都死过一次了,在呆下去早晚真当烈士。”齐朵儿说道这被步泽履一瞪赶紧瘪着嘴不再说话。
    “咳咳,还说呢,当初说让你退伍,你给家里打电话叫找关系给你转士官,我和你妈跑了多少人都没跑下来,回来后哭的那么惨,还嫌部队不好。”齐父笑呵呵的差开话题说道。
    “怎么现在还打仗,不是和平……”齐母说了一般被齐父拍了一下这才收住嘴“那个阿姨一时嘴快,放心阿姨不会乱说的,当初部队来人给我们做过家访的,我们从来没说恒恒在哪当兵的。”
    “妈,赶紧做饭,我帮你!”齐朵儿赶紧站起来说道。
    “我又不会做饭,老齐赶紧去做饭。”
    这就是普通的华夏家庭啊,在外挣钱累死累活,回了家还要会做饭,这就是华夏最最最普通的一件事情,这要放在古代,一句君子远庖厨……好吧,关于这个句子的意思不是说做饭。
    随着齐父去厨房做饭,齐母开始了片警的工作,查户口本,步泽履只能老实的交代着他在这个世界的资料,其实跟士兵突击没啥区别,区别就是这个世界的姥爷是在市区里面的部队离休疗养院呆着。
    “啊,你父母都去世了啊!”齐朵儿也是第一次听到步泽履的资料,所以完全没有制止她老妈的问话。
    “嗯,我出生后没多久就不在了,后来我就被我外祖父送到山里的道观里面寄养在那,等他离休后我才回去住……”
    一阵聊天后,齐母看步泽履越看越顺眼,她可不是那么势利的人,她家不缺钱,而步泽履这有没有兄弟姐妹,没有父母需要照顾,完全可以入赘他们家啊。
    就算不是名义上的,形式上入赘也好啊,她们就不用把女儿嫁到外地了。
    “泽履啊,你有没有考虑过以后退伍了干嘛啊!当初分朵儿去市里面最好的医院还是部队的她就是不去,像你们这种是不是未来分配就是公安系统啊。”齐母对部队这一套完全是门清,家里的一儿一女全都送到部队,他们这个村子有很多当兵的,随便打听一下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其实公安跟我们很对口,不过我要是脱了军装在穿警服还不如在部队继续呆着呢。”步泽履摇了摇头,尤其是想到苗连那个坑货。
    “你不是说你年限到了么?”齐母再次问道。
    “人家特种兵培养容易吗,说放你出来就出来啊!”齐朵儿翻了个白眼说道。
    “我这不是问问嘛,那你难道要在部队干一辈子?这个家里没点关系是不行的,噢,对了,你说你外祖父曾经也是部队的?”齐母再次说道。
    “那个阿姨,我在部队自学了很多外语,如果退伍了随便找一个外企也能工作的。”步泽履不想在在部队问题上扯随即说道。
    “很多?会几种?”齐朵儿好奇的问道。
    “6-7种吧。”步泽履随口说道。
    “这么多,你们那要求这么严?我们掌握3种就行了。”齐桓换了一身休闲装下楼后来到茶几这说道。
    “没,我自学的,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呗。”步泽履笑了笑说道。
    “嘶,怎么听你越说越神奇,我真想见识见识你们那里的人。”齐桓有些惊讶的说道“想想办法,今年七月看能不能来一场。”
    “谁知道能不能碰上呢,对了你是哪个军区的。”步泽履只是知道他是a大队并不止是那一片的。
    “我西南的。”齐桓笑了笑说道。
    “怪不得你能认出我呢。”步泽履一下就明白齐桓的意思了,上次调动的主要都是西南军区的人。
    “哈,都是误会啊!你这会去得弄个个人二等功吧。”
    “谁知道呢,这不才放了我一个大假么,正好散散心。”
    “你当时是在哪,海边?”
    “啊,你没出现啊!”
    “我在别的地呢,好家伙我们那边可是激烈的很。”
    “听说了,我们海边那完全没机会啊,一下子上去就结束了,完全都不用我们上场。”齐桓其实还没说一句是当时立即坐飞机调他们去了滇南做预备队。
    “运气太差了,以后还有立功的机会,你们这边机会可比我们多啊。”
    “停停停……都给老娘闭嘴,能不能说点我能听的懂的!”齐朵儿看着俩人一人一句说的字他都能听懂,但是连起来一点都不明白。
    “呵呵,让你懂了就麻烦了!”齐桓笑了笑说道。
    “有什么了不起的。”齐朵儿说着就拽着步泽履起身“走,我还有一肚子话问你呢。”
    “那啥有啥话咱就在这说么。”步泽履赶紧说道。
    “行,你不怕违反纪律我就在这问,说,你上次……”齐朵儿说着就抓着步泽履的领口一脸傲娇。
    “咳咳咳,那个,伯母,我跟齐朵儿说点事啊!”步泽履赶紧打了个招呼然后冲着齐桓点了点头。
    “哎哎哎,别扭,给我点面子,我也要面子的,这在你家呢,松,松手……”步泽履捂着耳朵赶紧一路跟着齐朵儿上楼。
    “你打的过他吗?”齐母看着步泽履被拽着耳朵上楼后,小声的用粤语跟自家儿子说道。
    “打不过,这还是他手下留情。”齐桓摇了摇头苦笑的说道。
    “你也算特种兵,幸好我没出去跟那些八婆吹牛,丢死个人!”齐母一脸鄙视“对了,你俩为啥打架啊,就为你把人家抓进去?”
    “我在车上揍了他几下,妈,你别看我,我这都是脸上的硬伤,等他脱了衣服,哼哼,我就不信了。”齐桓赶紧说道“行了,行了,别问我了,你们身体最近怎么样啊,我这次在家就能呆3天就要回去了。”
    “我和你爸身体好着呢,对了,这小伙子怎么样啊,你觉得咱家朵儿能管得住不。”齐母再次问道。
    “我哪知道啊,我又没谈过女朋友。”
    “你说你也老大不小了,在部队怎么了,人家多少人都在部队找到女朋友了,你看你妹,人家一个小卫生员就钓了一个特种兵……”
    齐桓面对齐母的语言轰炸,同样的步泽履在楼上被齐朵儿拽到房间里面同样开始语言轰炸,那小嘴跟开了全自动的qb一样,30发子弹,弹弹命中步泽履的胸口,让他是有口难言,完全不能说。
    “纪律,纪律,哼,你就那保密条例当藉口吧。”齐朵儿愤恨的踢了步泽履一脚气呼呼的说道。
    “好啦,好啦,这不是没事了么,15年后,你在问我肯定说。”步泽履笑呵呵的说道。
    “哟,这是跟我表白吗?挺特别的,你要敢否认老娘现在就喊强奸,叫我哥上来揍你!”齐朵儿说完乐呵呵的就躺在床上冲着步泽履勾了勾手指继而枕在他的大腿上“行,老娘就先享用你15年,之后你在去找你的慧慧啊,莹莹之类的。”
    “呵呵,对了,慧慧人呢,我查他说他分到滇南了,她是少数民族吗?”步泽履好奇的问道。
    “哼,怀里抱着一个大美人想着另一个,胸大了不起啊!”齐朵儿说着抓住步泽履的手直接按在了他胸口“很有弹性吧!”
    “确实不错!”
    “哼,老娘这才是正常女人的,慧慧那完全是作弊,我这也是d好不好。”
    “+”
    “那也是++”
    “那是编程语言!”
    “我不管!”

章节目录

位面氪金系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71阅读只为原作者冻顶仙人掌.QD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冻顶仙人掌.QD并收藏位面氪金系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