瞬间的交手让步泽履一阵惊讶,刚开始还是捕俘术,现在完全用的是战场击杀的招数,中上一招就是立即毙命的。
    挡住对方一脚,连忙退开,步泽履知道对面的人恐怕也是当兵的,看着对方再次扑来,赶紧翻滚格挡。
    交手的一瞬间,周围就开始有了围观群众,步泽履这时候想说话的机会都没有,对面的男人完全是要宰了他。
    虽然知道这个男人可能是齐朵儿认识胡闹的话,但是情况现在肯定不一样了。
    让出一个破绽,瞬间一个捕俘关节技,锁住对方,直接按倒在地。
    可是对方瞬间就挣开,并且下手完全是下死手,在打他的男人尊严,在不闪开就真废了。
    “不许动!”
    步泽履完全没想到对方站起来后直接从怀里掏出一把手枪来。
    “喂喂喂,别开玩笑啊,哥们!我是齐朵儿朋友。”步泽履赶紧推开两步,这都什么情况啊。
    “哥,别乱来啊!”齐朵儿本来看到步泽履和她哥打的难解难分一阵兴奋,可是当他哥掏出枪一下子就感觉事情好像闹大了。
    “放下枪,放下枪,呼叫总部,呼叫总部,中山南路xx广场前有人持枪。”此时两个警察赶紧站出来喊道,不过俩人手里却拿的是防暴棍。
    “抓住他,他是通缉犯,这是我的证件!”齐朵儿他哥说着从身上甩出一个证件丢到警察的脚下。
    “喂喂喂,你脑子有病是不!”步泽履说完一下想到怎么回事了,他之前确实是被通缉的,难道这狗日的也在那次行动中?
    “别听他的,我……”
    “不准动双手举起了,你知道我会开枪的,动我就开枪,立即抓捕他,他是通缉要犯,小心点他是以前是当兵的。”
    “你麻痹,你给老子等着,回头老子在收拾你!”步泽履说着赶紧展开双手趴在了地上,从刚刚交手过程中,步泽履猜测这货不是特种兵也是武警里面的高手,那次任务恐怕是派遣了大量部队的人,毕竟那是30吨的毒品。
    “哥,步泽履不是通缉犯,他是我战友,你听我说!”齐朵儿急忙喊道。
    “闭嘴,他在部队也是被通缉的。快,给他戴上手铐!”齐朵儿的哥哥当然知道步泽履的资料了。
    “孙子,你给老子等着,等老子出来看我不弄的你跪地上喊爷爷!我就不叫步泽履!”步泽履气愤的说道,心里把苗连这个狗日的骂了一万遍。
    随着步泽履被压上警车,而齐朵儿他哥也跟着上了警车同样坐在了后排。
    “没想到你竟然逃出来了,小子,这次你往哪跑。”齐朵儿的哥哥看着步泽履说道。
    “哼哼,咱们骑驴看账本走着瞧!”步泽履气炸了,说好的特种兵回都市双飞三飞四飞五飞大被同眠都是假的,他现在直接碰上了一个棒槌,要不是看到这货的手枪是部队规格,他绝对要把这个蠢货暴打一顿。
    “嘭!”
    步泽履用舌头定了定脸蛋“这一肘我记下了!”
    “噗!”
    “在给我记清一点。”齐朵儿的哥哥说着又是一肘再次砸到了步泽履的脸上。
    “喂,够了,等到了警局再说,还有把你的枪交出来!”一个警察坐在步泽履另一边说道。
    “到了警局见了你们局长再说,直接去市局,这是重犯。”
    “071-打这个电话,是滇南分局缉毒科科长苗连的电话,孙子,咱们的账一会再算,我不揍死你,我今天就不出粤州。”步泽履吐了一口血水在地上说道。
    “你什么意思!”齐朵儿的哥哥一听似乎觉得不对劲了。
    “哼,牛x啊,孙子你哪个部队的,今年7月份你就给老子祈祷别遇见我,我不把你脑袋摘下来当马桶我名字就给你倒过来写。”步泽履盯着齐朵儿的哥哥说道。
    齐朵儿的哥哥眯着眼睛看了看步泽履,这时候心里咯噔一声,最好别搞出麻烦,要是真误会了他就惨了。因为他知道步泽履说的7月份是什么意思,部队一般来说6月份开始拉练,7月份左右就要开始年度演习。
    “闭嘴,给我老实点,等到了局里有你说话的机会。”旁边的警察喊着。
    拉着警笛,步泽履直接被两个警察压着胳膊进了拘留室,直接被靠在了座椅上。
    很快分局刑侦大队长带着两个人进来了,看着关在铁栅栏后面座椅上的男人一头雾水。
    “姓名。”
    “步泽履!”
    “单位!”
    “……”
    “什么工作!”
    “现役军官!”
    “再说一次?”
    “现役军官,我需要给我的领导打电话,我不会在回答你任何问题。”步泽履说完就不吭声了。
    “有人说你是通缉犯,我们正在核对通缉人员名单。”
    “废什么话,你手里不是拿着我的的军官证么,赶紧去打电话,给当地武装部打,然后让他们来接人。”步泽履不耐烦的说道,要知道就算他犯法也不是警局来管,有任何问题都是有当地武装部派宪兵过来押解回部队受审。
    这时候一阵敲门,随后一个警察进来跟审讯他的男人一阵低语就出去了。
    “这位……先生,你所说的部队是不存在的,我们也差不到你的所在部队的信息,所以你还是老实的交代吧。”
    “艹!你们给滇南市局缉毒科打电话,找他们科长,名字叫苗连,告诉他我的名字还有我现在在你们这关押,让他跟你们解释。”步泽履快气炸了,这都叫什么事啊“还有,你们最好更新一下你们所谓的通缉令,看看是不是近期取消了。”
    刑侦队长也是无奈,突然接到有人当街持枪,并且逮捕一名通缉犯正在押解过来,他根本不知道什么情况,但是现在看来似乎真的是一个误会,而且想到刚刚那个军官的部队同样是查不到的,但是对方打了两通电话后就证实了他的身份确实是现役军官。
    5分钟后,他们分局的局长亲自进来跟刑侦队长低语了一阵。
    “这位先生,我们暂时已经搞清了你的身份,但是你所谓的部队我们根本差不到,要不你先出来打个电话,让当地武装部的人给我们回个电话。”刑侦队长现在完全是一头雾水。
    “我都被拷着怎么打电话。”步泽履翻了个白眼。
    虽然已经解除了警戒,但是步泽履还是在四个警员的陪护下到了外面开始打电话,可是步泽履不知道给谁打,想了想还是先给高中队打个电话吧。
    “您好,哪位!”
    “请接xxx部我的编号是步泽履!”
    “您好,我是步泽履编号请帮我转接015。”
    此时旁边的几个人看了看步泽履,又回头看了看站在一旁正在办理文件的另一个人,怎么俩人打电话的方式都差不多啊。
    “喂您好,请问是哪位。”
    “高队,我步泽履!”总算接通了电话。
    “什么事?”
    “我现在在粤州中山路153号警察分局。”步泽履说完,一群人再次转头看着那个此时站在一边已经可以离开的男人。
    “然后呢。”
    “然后我被一个傻吊当兵的给抓了……别别,这货当街就持枪指着我,保险都打开了,我能不束手就擒吗?……不是,这货说我是通缉犯,就是上次那事,我解释了,他们查不到咱们那,怀疑我是伪造的军官证……行行行,我真没惹麻烦,我刚下飞机,……你想办法给当地的警察同志解释一下啊……我哪知道他哪个部队的,回头在跟你详细说,先把我弄出去啊,我人还在警局呢,当地同志不让我走啊……好好好!”
    步泽履说着把电话递给了旁边的一个警察,然后瞪着哪个站着还没走的混蛋微微点着头。
    等警察挂了电话后,步泽履只能在这里坐着,警察说一会会有当地武装部的人来接他,暂时不能离开。
    20分钟后,一队宪兵来到了警局,跟警局一番交接后又确认过步泽履的身份后就带着他出了警局,刚出警局,人家就让他走了。
    这时候步泽履也看到了齐朵儿正站在门口焦急的等待。
    “你没事吧!”
    “没事,那个是你哥?”
    “嗯!误会,误会,我当时也没想到会这样。”
    这时候齐朵儿他哥也出了警局,而他身边同样有两个宪兵跟着他出来。
    “两位,你们俩的事情我已经报备给你们部队了,现在你们可以离开了。”过来的宪兵排长说完敬了个礼就直接登车走人了。
    “行了,咱们先回家,有事回去说,别在这里,爸妈都担心死了,都怪你!”齐朵儿说着就挽着步泽履走。
    步泽履坐在了副驾驶,本来齐朵儿要直接开车走人的,步泽履完全没关门,就是等着齐朵儿他哥上车这才出发。
    “瞧你干的好事,爸妈被差点被吓死,特种兵了不起,还当街持枪,看你回去怎么交代,等着背处分吧。”齐朵儿恨恨的说道。
    “这不是误会么,兄弟,不好意思啊,我叫齐桓,是齐朵儿的哥哥,一会喝一杯。”齐桓说着伸出手递道前面来。

章节目录

位面氪金系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71阅读只为原作者冻顶仙人掌.QD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冻顶仙人掌.QD并收藏位面氪金系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