丛林中再次的传来爆炸声让马云飞心下一喜,不管有没有炸伤追兵,都会迟缓他们的追击效果,前方有炸弹的情况下,正常人根本不敢直线追击。
    仿佛印证马云飞的猜测一般,2个小时候,右侧突然出现了射击的枪声。
    “该死,他们绕路追击了,你先撤我布置一下,引走他们,在哪里汇合?”步泽履说道。
    “好!”马云飞根本没有迟疑开始撤退“4号加工厂知道吗?”
    步泽履点了点头。
    “东南方向500米,有一排五株杨树,然后右拐300米,我在那里等你,记住命比钱重要……”马云飞说完就跑了。
    “该死,要不你背着先走!”步泽履赶紧摘着背包。
    “太沉了,要不找个地方埋了,回头在来取,记住,我等你2天,没死就躲起来,我会联系你的。”马云飞说完就跑了。
    步泽履一番布置后就开始开枪还击,很快双方的枪声大作了起来。
    步泽履边跑边打渐渐的把所有人都引了过来。
    当所有人追到步泽履的时候发现这货正靠在一块石头上搭着二郎腿抽着烟。
    “混蛋,你被捕了,放下武器,饶你不死!”伞兵直接举着枪冲向了步泽履。
    “哎呦,我艹,你td想压死我啊!”步泽履还没喊完其他人一拥而上全部压了过来。
    “混蛋,混蛋,你狗日的没死,你知不知道狗头老高抱着你的骨灰回来时候我流了多少眼泪!”
    “王八蛋,敢骗我们锤死他!”
    “小声,小声的,我三哥要是跑回来救我,我就白忙活了。”步泽履赶紧推着几个人。
    跟着一群人闹了了一会,此时重新蹲在地上,看着一张张熟悉的脸,步泽履和所有人都裂开了嘴笑道。
    “报告,孤狼b组全员集合完毕!”红狼开心的向着老高说道。
    “欢迎回家!”老高摸了摸眼睛笑着说道。
    “任务还没完呢,给,这是马家这次制毒过程的录像,账簿在他书房暗格保险箱里面,还有一些交易的视频资料。”步泽履给老高了两个u盘,以及一个dv录像带。
    “那你现在还有什么任务?”
    “这货约我在他的一个藏身地2天后见面,我估计里面有他的资金和枪械之类的,还有他的笔记本电脑,这个电脑我只见过3次,但是从来没有在马家大宅中找到,那里面应该是他的海外账户或者重要资料。”步泽履笑了笑说道。
    “步老大,你没吸毒吧!”小庄突然开口说道。
    小庄这一问所有人都是一滞,仿佛空气都凝结了。而步泽履不慌不忙的从口袋里面掏出一个小盒子,打开后是一盒白色的粉末。
    步泽履毫不犹豫的就探了下去鼻尖触在粉末中,一阵吸食,然后浑身一阵发抖,仿佛飘飘欲仙,微张着嘴。
    “藏獒,你冷静点……”强晓伟一把打掉步泽履手里的盒子。
    “你疯了!知不知道这玩意花了老子3块,他娘的,脑子有水是不是!”步泽履赶紧捡起盒子,扒拉了两下气呼呼的把盒子往都里一装。
    “你没事?”小庄眨了眨眼。
    “废话,老子以后要去当演员的!你不是以后要当导演么,给哥们安排点漂亮妞,记住一定要有床戏!不然弄死你!”步泽履瞪了强晓伟一眼“行了,走,追上咱们的马三爷。”
    “师傅,毒呢?”卫生员拉着步泽履的胳膊问道。
    “进肚了。”步泽履说着站起身看着周围一群人就这么直愣愣的看着他,翻了个白眼。
    所有人这才发现步泽履手掌一番出现三根银针,这可不同于当初的针灸针,而是很细的银针。
    步泽履拉开了衣服,往胃部的几处穴位一扎,然后仰头望天,对着太阳张大了嘴。
    “阿秋!”
    惊奇的一幕就出现了,只见步泽履的鼻子好像喷雾一样,一片白色粉末喷了出来。
    接着步泽履又是一阵擤鼻涕,连续吐了好几口吐沫,要了一瓶水再次开始清洗了起来,从嘴里喝进去从鼻腔喷出来。
    “行了吧,烦死了,本来不用这么麻烦,老子一泼屎就解决了。”步泽履说着还不停的喝着水洗着鼻子,又翻出小镜子开始在脸上扎着。
    洗了好半天,鼻头都洗红了才再次出发。
    “师傅,师傅教教我啊!”卫生员赶紧说道。
    “交个屁,这样弄很伤身体的好不,还愣着干嘛,在不追那小子要跑了!”步泽履从腹部把针拔了下来,又插回了表带上。
    这一下所有人都放心了,开始随着步泽履的脚步追击起来。
    “藏獒,对不起!”老高的声音突然在耳麦里面响起。
    “呵呵,那你欠我一个人情!”步泽履知道老高什么意思。
    “没问题!只要不违背法律,不违背我做人的原则!”老高开心的说道。
    “那说了跟没说一样。”步泽履吐槽了一句。
    “步老大,你说的拉屎怎么拉出来啊!”小庄好奇的问道。
    “我可以按住穴位让鼻腔粘膜分泌出大量的粘液包裹住,然后咽到肚子里面,到时候当痰吐出来,或者回头直接扎穴位真咽下去拉出来啊!”步泽履随口解释道,其实步泽履根本就是全部转移到空间里面,哪用这么麻烦啊。
    “师傅,教教我呗,我决定不学正骨术了,我要学针灸。”卫生员开心的说道。
    “我4岁学针灸,1岁还没出师,正骨术就学了3年,你在考虑一下。”步泽履笑了笑说道。
    “咳咳,那个藏獒,我想问一句你现在算出师了吗?”老炮从耳麦里面问道。
    “早着呢,这玩意不练上20-30年根本玩不转。”步泽履随口胡诌的说道。
    “那练到你这个程度要多久啊!”伞兵再次问道。
    “10年啊,我15岁回家的时候就差不多了,后面又练了几年马马虎虎吧,那时候就去当兵了么,当兵时候又没啥事干自己扎着玩,扎了两年吧就达到我现在这种水平了。”步泽履再次胡诌道,他这玩意其实只用一个月来练习手法就ok了。其他都是系统醍醐灌顶搞定的。
    “卫生员,你还是老老实实的学正骨术吧,改明儿退役了也能去中医院混混。”伞兵好笑的说道。
    一群人嘻嘻哈哈的总算追到了马云飞,透过望远镜,所有人都停住了步伐看向了步泽履,因为这是不泽履的计划,他们需要的是配合。
    “别着急,我要明天傍晚才能追上他,之后在联系。”步泽履说道。
    “那现在轮流监视吧,保持距离,另外高队,要和大队汇报吗?”陈国涛转头问道。
    “不,告诉他们我们仍旧在追击藏獒和2号目标,等一切结束我们统一汇报。”高中队说道。
    “我是几号目标?”步泽履好奇的问了一句。
    “3号!你小子这大半年干了多少坏事,违反了多少纪律你自己没算过?”高中队没好气的说道。
    “摆脱,还不是你的好兄弟苗连在疯狂的坑我,差点害死我”步泽履说道这竖着指头“2次半。”
    “半次是什么意思?”伞兵眨了眨眼睛。
    “我弄死他那次!”步泽履翻了个白眼。
    “苗连?x3”夜老虎侦查营的三个人看着步泽履和老高,要知道他们之前一直都是代号称呼,他们知道有一个猫头鹰是给他们传递消息。
    “是呀,这货坑死了多少卧底,我去的时候就跟我说打入内部的卧底非死既失踪。”步泽履无奈的说道“你说我敢用他的方法么?”
    “咳咳,纪律,注意纪律还有保密条例!”老高尴尬的说道。
    “狗屁,这次干完打死我都不给他帮忙了,我就奇了怪了,一个刚刚从部队退伍的连长脑子里面装的都是大便么?用部队的伪装潜伏方法来安排卧底,他到底学没学过卧底原则啊。”步泽履吐槽的说道。
    “好了,这事等结束了再说,你要做一个全面的报告,赶紧,人快丢了!”老高透过望远镜转移话题。
    “两人一组,注意保持距离,不要坏了藏獒的好事,突击组追击。”陈国涛发布命令。
    小庄和老炮立刻窜了出去,其他人这才慢慢站起身子开始漫步向前方走去。
    轮流追击的好处就是整个小队都能保持体力,合理的分配体能。这就是团队作战的好处,要是一两个人跟踪追击,那就要保持着高度紧张以及距离,目标要是休息了,他们只能轮流休息。
    但是现在就不用了,分批追击保持目标在掌控中就好了。
    一整天的追击,步泽履没有参与,都是跟在后方和这些一年没见的战友好好的聊着天。
    期间到是接触了一个手雷布置的诡雷,这也多亏了老高的细致,要不然几个人还真中招了。
    “没了,我保证这货就一颗手雷,这手雷本身他是给自己准备的。”步泽履也是惊出一身冷汗,而且他没敢说,这颗手雷还是步泽履给他的。
    没想到这小子活学活用布置了一个诡雷进行示警。
    在一群不信任眼神中步泽履只能迈开大长腿开始自己的汇合任务。

章节目录

位面氪金系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71阅读只为原作者冻顶仙人掌.QD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冻顶仙人掌.QD并收藏位面氪金系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