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竟是从丛林里面跑出来的,三个人最后还是很无奈的决定把这些货带回去给马云飞,毕竟他们没有渠道,也没有配置的方法,再加上这一片都是马甲在掌控,根本跑不出去。
    夜以深,步泽履靠在墙角半阖着眼睛,他身旁就是三个人的所有武器,到了这会他可没打算把武器还给两人的打算。
    火爆看着另外两个人都睡着了,想了想慢慢的爬了起来,走到房间中间,悄悄的拽了一个背包,背在了身上,慢慢的退了出去,一直到退到门口,他也没有发现另外两个人的动静。
    直到火爆背着身上的背包绕到了楼下,正准备走的时候,突然一束光打在了他的身上。
    “火爆,你就这么走了,我不好交代啊!”步泽履收了手电筒举着枪说道。
    “老步,我敬你是条汉子,这从林子里也是靠你带着我才能捡条命,而且我火爆也没有多拿,拿的是我这一份!”火爆梗着脖子说道。
    “我知道,所以我才叫住了你,没有直接开枪,要不然你这会已经是死人了。”步泽履站在窗口说道。
    “那你现在什么意思,要么打死我,要么放我走!”火爆吼道。
    “火爆,你从包里拿两块,其他的留下,我放你走,要不然别怪哥们不讲情义。”步泽履想了想说道。
    “两块?两块够干什么的!”火爆说着转身就要走。
    “啪”的一声枪响直接打到了火爆的脚边。
    “话我再说一遍,要么拿两块走,要么背着包回来,你没有补给,你背着这些东西能跑多远?难道想饿死在林子里?”步泽履再次说完一枪又打到了火爆脸边的砖石上。
    “好,我听你的,我拿两块,这是我卖命钱!”火爆想了想慢慢的把身后的背包放了下来,可是下一瞬火爆直接跑了起来。
    “啪”的一声枪响,直接击中了火爆的大腿,整个人瞬间倒在了地上。
    “去把他拎回来。”步泽履转头看着站在屋子里的水哥。
    水哥点了点头,这才开门出去,一路小跑就把火爆连人带货全部带了回来,摔在了房子里。
    “呵呵,你要杀了我?”火爆看着步泽履走过来抹了一把脸上的泥土说道。
    “不会,当初是在丛林,他们会拖累我们,现在又不是林子里。”步泽履说着示意水哥拿着战术手电筒,翻出当初从卫生员身上拿走医疗险开始给火爆进行简单的治疗。
    步泽履打的是穿透伤,并没有造成火爆的二次伤害,进行消毒缝合后就缠上了绷带,这才坐回了之前的位置。
    “老步,你真不准备干掉我?”火爆看着步泽履帮他治好伤势有些不可思议,要知道他可是看到了步泽履直接一刀弄死了他的一个同伴。
    步泽履不吭声,摘下了手套后就做到了窗边下的墙角那里,这个位置是整个屋子里的最佳位置。
    “如果我现在拿两块走人,你放我走吗?”火爆看了看步泽履说道。
    “不会,你已经错过机会了。”步泽履说道。
    “如果你要独吞呢?”火爆不死心的说道“到时候我来出货,你拿大头,怎么样?”
    “行了,都赶紧休息,我们接下来还有一段路要走呢,到时候再说!”步泽履止住了火爆的说法。
    当房间再次安静下来后,步泽履再次半阖了眼睛假寐了起来。
    不知何时,窗外的虫鸣渐渐消失,整个丛林仿佛陷入死寂一般,步泽履睁开了眼睛,看了看表,已经4:30了,无声的站了起来,抱着枪靠着墙看了看外面,再次看了看两个躺在地上的人。
    微微抬起了枪口尤其是指着水哥的脑袋,手指轻轻的碰着保险开关,一下一下的没有发出声音,思虑了好一会,才收了枪,慢慢的从口袋里面掏出半包烟,点燃一根就侧身站在窗口望着外面黑漆漆的天空。
    一根烟抽完,又接着点了一根,不过这一次步泽履坐在了地上,而这会水哥慢慢的从地上爬了起来,靠着墙壁也坐了起来,从口袋里面摸了一根烟。
    “还有火吗!”水哥低声问道。
    步泽履随手甩过去一个打火机。
    “谢了!”
    步泽履看着火光照耀下的水哥,可是清晰看见这家伙满头都是大汗,火光熄灭后,才抹着头上的汗颤抖的抽着烟。
    水哥怎么说也是当过兵的,而且最近都是生死边缘,哪敢睡死啊,当步泽履站起来的时候他就已经醒了,看着步泽履双手扶枪准备射击的状态他被吓了半死。
    但是他不敢动,只能眯着眼缝等着步泽履的审批,如果他要是动了,恐怕还是造成对步泽履的威胁,导致对方直接开枪。等到步泽履坐下后点第二根烟才敢爬起来。
    火爆根本没醒,那一枪虽然打在大腿上,但是也造成了大量的失血,步泽履给他做完简单的手术后躺在地上没一会就睡了过去。
    等到天气放亮,步泽履才把火爆叫醒,由于这货已经受伤,步泽履前后背着旅行包抓着枪走在最后面。
    而水哥同样背了一个,但是他身上还带着火爆的枪械,三个人一路没有说话,但是都慢慢的往前走着。
    “老步,到底怎么说,真就这么回去?”火爆还是不死心的说道。
    “有什么办法啊,我对这方面又不懂,水哥又不敢跑,你又太蠢,哪怕你能找到一个会弄配方的人,咱俩弄死水哥我带着你钻到国外也行啊。”步泽履笑呵呵的说道。
    “我,我想想办法肯定能找到调配方的人,或者咱们自己做实验啊!”火爆放慢脚步,或者说他瘸着一条腿走的本来就慢。
    “你太蠢了,跟你合作就是带着一个猪队友懂吗?你呢,就老老实实的跟着走,或者一个人在这里等死。”步泽履说完也不理火爆跟在水哥的身后慢慢往村外走去。
    “我……”
    火爆话说了一半突然看到步泽履一个闪身躲到了一堆石头后面,同时飞快的甩掉身上的两个背包。
    在一抬头发现两辆汽车慢慢的绕过了村口的转弯处暴露在他们眼前。
    “泽履,出来吧,没事,是老大!”水哥转头说道。
    “靠,你什么时候联系的!”步泽履吼了一声。
    “行了,泽履出来吧,要打死你早就开枪了。”马云飞直接把车开到了步泽履的旁边,按开车窗看着步泽履说道。
    “那你现在就不怕我打死你?”步泽履好笑的抬着枪直接瞄着马云飞。
    “先回家再说吧,你们这趟辛苦了。”马云飞说着直接拉开了车门,往里坐了坐。
    “靠,这可是一千多万的货呢。”步泽履骂骂咧咧的抱着枪就坐到了车上,地上那两个旅行袋也没管。
    马云飞笑呵呵的递了一根烟给步泽履。
    “你知道的,我可从来不抽别人的烟。”步泽履耸了耸肩膀,从自己口袋里面掏出那皱巴巴的烟盒,发现里面一根都没有了,随手就丢到了窗外。
    马云飞也没介意,示意发动汽车,把香烟就放在了两人的中间“这次辛苦了,事情查清了,你们这次是狗屎运,正好撞到了另一伙马夫。”
    “那这次工钱怎么算,好歹我们也抢救了不少货回来吧。”步泽履靠在椅子上打了个哈欠说道。
    “我这个人奖罚分明,虽然你们走霉运,但是事情还是发生了不是吗?”马云飞转过头看着步泽履说道“但是,你并不是马夫,但是却给我带了两袋子货,20w算我谢你的。”
    “牛,你牛,活该你做老大啊!我服。”步泽履冲着马云飞输了个大拇指才想起了他这次的任务就是带着这帮人出来,遇到危险看情况处置。
    “呵呵,小步,跟我做事就是这样,你有功我赏,你有过我罚,但是有一条,不要出卖和背叛我,这是没有情面可讲的。”马云飞说完话车外就是一声枪响。
    步泽履没回头都知道火爆死了。
    “现在我只想找个酒店好好的洗个澡,然后找两个女人给我按摩。”步泽履伸了个懒腰说道。
    “行,回头我叫司机带你去春城好好放松放松。钱我就先给小妹了。”
    “别,给她我还能要回来才见了鬼呢。”
    摇摇晃晃,等到天黑的时候,步泽履把身上的装备装到了一个大袋子里面丢给了马云飞,就换了一辆车走高速去了春城,这一次他可是累的够呛,在丛林里面愣是钻了半个月才出来。
    这也就罢了,还遇到了孤狼小队,说是碰巧步泽履打死都不信,不过到了酒店检查了一下,把空间里面的电脑调出来查了一下才发现是真的碰巧。
    这帮家伙正好去执行任务,碰到了以后的大宝,也就是以后的西伯利亚小狼,而他是真的撞上去的。
    他不清楚老高和苗连是怎么安排他的身份的,不过想起当初卫生员看他的眼神就知道他是被‘牺牲’了,惨死在医疗事故之下。
    又想到这帮人回去要上思想教育课啊,保密条例之类的心里就乐了起来,而他此时躺在春城最好的酒店里面,泡着牛奶浴,而且一会还有四个妞准备过来,这才是人该过的日子啊。

章节目录

位面氪金系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71阅读只为原作者冻顶仙人掌.QD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冻顶仙人掌.QD并收藏位面氪金系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