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泽履没有搭理对方仍旧看着杂志,顺便跟旁边正烫头的美女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等他剪了个平头后,再次坐在美女旁边一边翻开杂志一边说着带颜色的小笑话,逗得美女咯咯之乐。
    那个男人剪完头后又洗了个头,看到步泽履完全不搭理他,只能心里憋着气出了理发厅,不过并没有走太远而是在街上的书报亭看了起来。
    2个小时候,步泽履才揽着美女从理发师出来,俩人肆无忌惮的在街上打情骂俏,而身后的男人也装作逛街开始闲逛了起来。
    不多时,马云飞的汽车过来了,一下子就停到了他的身边。
    “会不会开车啊,是不是有病,这么宽的路不够你走是不是!”步泽履一巴掌拍在了引擎盖上骂骂咧咧的说道。
    马云飞直接摇下了车窗看着步泽履。
    “看什么看,怎么?开车了不起啊!艹!”步泽履说了一句就继续揽着美女继续走路。
    马云飞愣了一下没有说话,而是让后排的人下去买包烟,继而发动了汽车直接离开。
    他很确定步泽履认出了他,虽然步泽履在泡妞,但是也不至于跟他说那种话,所以马云飞立即知道事情不对劲。
    “老大!”身后的小宝低声问了一句。
    “找个地方停车,绕回去,看看是不是有人跟踪小步。”马云飞立刻吩咐道。
    “了解。”小宝一下就明白马云飞的意思了。
    不过此时小宝几个人在镇上已经找不到步泽履了,倒是找到了那个女孩,询问之后才知道步泽履说有事先回去了。
    这一下麻烦了,小宝没有联系马云飞也没有联系步泽履,他准备按照女孩的方向在找一找。
    10分钟后,就在小宝准备回去跟马云飞汇合的时候,马云飞的电话响了起来,告诉了他位置。
    来到一个类似农家院的后墙果园里面,此时小宝看到了正在挖坑的步泽履,以及一个脑袋耷拉在胸口,靠在树上的一个男人。
    “怎么回事?”
    “你别告诉这是你的人?”步泽履瞪了小宝一眼随即放下了铲子。
    “不是,我跟踪你干嘛?”小宝马上解释道。
    “那就没错了,这家伙从我剪头开始就跟踪我,诺!”步泽履说着掀了掀衣服,正好露出一把手枪。
    “警察?”小宝眉头一皱。
    “不是你的人就行。”步泽履再次回头开始挖坑“愣着干嘛,过来帮忙啊!”
    “艹,你就不怕杀错了?”小宝晦气的骂了一句,赶紧去树林里面倒是找了个洋镐。
    “宁杀错不放过,带枪跟踪我没好东西。”步泽履瞪了小宝一眼“还是说你也找人跟踪我?”
    “我怎么这么有时间?”小宝说道。
    “呵,最好没有,要不是丽丽跟我说没见过这个傻吊,我都没敢肯定。”步泽履笑了一声。
    “丽丽,那个鸡?”
    “怎么说话的,人家那也是靠劳动赚钱,捞上几年赚够了到其他省份找个人一嫁过日子了。”步泽履翻了个白眼“你快点,这家有人的。”
    “艹,你弄出事让我给……”小宝说了一半忽然听到院子里传来声音赶紧看了步泽履一眼。
    “走!”
    步泽履毫不犹豫,背起尸体就跑路。
    “干,你先走,我来对付他们,别让人看到,找个地方扔了。”小宝看到已经有人影绕到了果园这边。
    一阵猛跑后,步泽履观察了一下,再次把对方的脑袋给装上“记住了,别tmd过来找我,只有我联系你们,听到没!”
    “知,知道了。”这警察吓了个半死,刚刚脖子被扭断,他还以为自己死了呢。
    “从这里走,到了前面的顺林给我蹲着,等到天黑找人来接你,要是你敢露面,告诉你们队长我就不干了。”步泽履说完看着这傻吊还愣在那“走啊,等着我给你发糖呢?”
    “枪!”警察不好意思的说道。
    “没收了,滚!”步泽履直接踹了一脚。
    看着对方跑远,步泽履又观察了一下四周,一直悄悄的跟着他走了一段距离,这才绕了出去给马云飞打电话告诉他的位置。
    “什么情况?”上了车,马云飞等开出远山镇这才问道。
    “警枪!”步泽履说着从兜里掏出一把黑星退了子弹摆弄了一下说道。
    “你怎么发现的?”马云飞转头问道。
    “我侦察兵出身的好不,这小子跟了我两条街我在发现不了早死了,而且丽丽说根本没见过这个人。”步泽履说完再次检查了一下枪械就揣回了口袋。
    马云飞看了一眼也没说话。对于步泽履把枪械留下他选择了默认,事实上在庄园里面,所有的马仔是不能配枪的,如果有情况会给他们发枪。要知道一群人都是做杀头买卖的,平时赌个钱,吵个嘴都是常有的事万一上头了拔枪把人弄死咋办。
    在宿舍里面,只有有限的几个人有枪,而现在步泽履也拥有了一把。
    “现在去哪?不会是回去吧。”步泽履看着马上就要到了岔路口,赶忙说道。
    “那你意思是?”
    “普洱市啊,我才发现一个好地方,走走走,说好啊,妹子自付啊!”步泽履笑呵呵的说道。
    “酒水又是我掏咯?”马云飞笑了笑说道。
    “你老板啊!”
    “哈哈,今天消费全算我的,随你玩!”马云飞大笑了一声说道。
    “那换一家,老皮,xxx知道不!”步泽履跟司机说道。
    “就去xxx”不用司机说话马云飞直接开心的说道。
    通过小宝回来的说法,在加上步泽履套出了警枪,就更加印证了对方是一个警察了,而且还是一个死的不要太死的警察。
    马云飞是在国外特种兵训练营训练过的,他知道想要把一个人的脑袋扭下来需要多大的力气和技巧。像他就做不到。
    可是步泽履的做法很干脆,在这种闹市区选择了用这种干净的方法来解决敌人,现在的步泽履绝对是惊弓之鸟,任何对他有威胁的人都会干掉。
    普通的杀人犯也就罢了,步泽履可是在部队盗枪,而上次被捕恐怕已经把枪械收缴了回去,但是他现在仍旧是逃犯,一旦被警察抓到,那就是送到部队去,警察和法院可判不了他。
    当天夜里,步泽履搂着几个女人去了房间,玩到大半夜,等到几个女人睡过去,这才跑到了阳台抽着烟,手里却从空间里面拿出了手机,也不敢打电话,开始发消息。
    对上暗号后,步泽履直接骂道‘有病是不,说了我来联系你们,是不是想让我死,再有下一次我直接给我队长打电话,你们这活谁爱干谁干。’
    ‘4月7日,有一大批货进入春城继而到临省,估计有1.5吨。’
    ‘不可能我4月7日也在春城。’
    ‘你也在?和谁!’
    ‘马云飞让她妹跟我去春城,然后他出货了?!’
    ‘好吧,如果有情况我们会按照老办法联系你。’
    ‘有任何紧急情况也不要联系我,就算你们谁被抓或者被杀也不要找我,有价值的情报我才会联系你。’
    ‘明白。’
    ‘还有事么,我关机了。’
    ‘人我已经接走了,没事了!’
    步泽履搞清楚了现状后,直接把手机再次收回了空间。
    苗连正在等消息就看到技侦人员再次给他打了个手势,他明白步泽履手机上面的信号再次消失了。
    “位置!”
    “普洱市,具体位置不清楚。”
    苗连想了想叹了口气,但是他也没办法,这人不是他手下,也不是警察,根本不受他的调遣,只能当做最后的卧底使用。虽然心里非常看好步泽履,但是这样不受控制的人让他心里有些着急。
    尤其是最近关于步泽履的一些报告汇总上来,他完全搞不懂步泽履在干什么,完全把纪律不当一回事,去各种娱乐场所消费,他的那些钱不用想也知道是怎么来的。
    按照卧底的原则,这些钱到最后都要统计以及上缴的,更别说拿这钱去找女人了。
    虽然不清楚这家伙有没有杀人,但至少已经‘干掉’了两个警察了。
    从普洱市回到远山镇山里的庄园后,步泽履呆了一周的时间,马云飞再次通知他见面。
    “小步,这次有个活,有难度,但是也分的多。”马云飞递给步泽履一根烟后说道。
    “我现在只想赚钱!现在都没钱出去玩了好吧。”步泽履接过烟就拿在手里也不抽。
    “这可是好烟,我专门从国外买的雪茄。”马云飞示意了一下。
    “呵呵!”步泽履只是笑着也不搭话。他可是从来都不抽周围所有人的烟,这里可是赌窝谁知道里面有没有掺东西呢,这点警惕性还是有的。
    “放心,这方面我是不会坑我自己兄弟的”马云飞说着点了一根自顾自的抽了起来。
    “三哥,咱还是说正事吧。”
    “行,压一批货过来!”马云飞也不在坚持,对于步泽履的防范只是心里腻歪了一下。
    “从外面?”
    “对,你只用跟着就行,其他的有马夫和向导,就当去丛林里面旅游了。”马云飞笑了笑“这可是你的专业。”

章节目录

位面氪金系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71阅读只为原作者冻顶仙人掌.QD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冻顶仙人掌.QD并收藏位面氪金系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