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这人呢当过兵,就是个直性子,我向来就是有恩报恩有仇报仇”步泽履重新点了一根烟说道。
    “那你就是这样跟我报恩?”马云飞眯着眼睛看着步泽履说道。
    “不不不,这位三哥,你可能搞错了一点,我呢是欠彤彤的恩,可不是欠你的,所以你最好分清楚,至于彤彤找了谁帮忙那是她欠别人的情,跟我没关系吧!”步泽履笑了笑说道。
    “很有道理,那么自我介绍一下马云飞,彤彤的三哥。”
    “步泽履!”
    两人握着手这才笑了起来。
    “既然今天第一天认识,作为东道主今晚的好好玩玩,全算我的账,把这里清理一下。”马云飞说道。
    站在门口的小胖子点了点头,打开门后又从外面冲进来一群人,把整个包厢里面的不管是躺着的人,还是中枪的人,还是手废了的人。
    桌面上的酒也都全部换了一遍,这一次进来了一群高质量的美人儿,步泽履直接挑了4个最靓的。
    “早听老鬼说你可是男人中的男人,4个够吗?”马云飞哈哈大笑的说道。
    “嘿,这辈子就靠两样混世界,一张脸,一根鞭,哈哈哈!”步泽履搂着身边的一个美女得意的大笑。
    “喝!”
    “走着!”
    日上三竿,步泽履才从酒店爬起来,别看这小镇不咋地,外面破破烂烂,但是内部装修已经赶得上正儿八经的3星级标准了。
    要知道这可是一个破落的小镇子。
    洗了个澡,换上衣服直接离开了美女环绕的房间,刚刚下楼就看到昨晚那个小胖此时已经坐在大厅喝着茶看着报纸。
    “起的够早的?”步泽履打了个招呼。
    “准确的说是没睡,你那屋里可没消停。”小胖说着站了起来示意一起出去。
    “你不会偷听了一晚上吧,没找俩?”步泽履说着递了根烟过去,看到对方拒绝后自己叼在了嘴里。
    “走吧,老板想见见你!”小胖子说着引着步泽履就来到了外面的一辆车上。
    早上坐车,下午才到了野外的一座别墅,不,应该称得上是庄园的地方,步泽履一脸好奇的四处打量,要知道此时的他可是刚刚从部队逃出来半年的人,哪见过这些奢华建筑啊。
    到了地方人没见到倒是安排了一桌子的饭菜,步泽履也是满不在乎的开吃,刚吃几口,彤彤这时候出来,同时马云飞也跟在旁边。
    步泽履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等另外两个人坐下后才说道“好家伙,你们这地方够远的啊,快饿死我了。”
    “别客气,先吃饭吧!”马云飞笑了笑说着也拿起碗筷吃了起来。
    “泽履,你可算回来了,伤好了吗?”马琪彤一脸关心的问道。
    “那必须的,活力四射,昨晚你三哥还请我出去happy了一下。”步泽履一脸眉飞色舞的说道。
    “三哥,你带他干嘛去了!”马琪彤转过头皱着眉毛等着马云飞。
    “我的傻妹妹啊,男人出去能玩什么?”马云飞边吃边说道。
    “哼,你别把泽履给带坏了,以后不准去那种地方!”马琪彤又回头瞪了步泽履一眼。
    “这话可就错了,我这辈子唯一的爱好就是女人,没了女人或者还有什么意思啊,当然了,我欠你一次,不管你说什么,只要我能做得到,保准办到。”步泽履自从坐船偷渡就没有在见过马琪彤了。
    “我叫你去刺杀总统你去吗?”马琪彤没好气的说道。
    “哪国的,美国的有点危险啊,这么危险的事情你不会让我去的对吧!”步泽履办了个鬼脸说道。
    “你以为你特种兵啊,还刺杀总统呢,自己被警察打了个半死。”马琪彤嘟着小嘴说着帮步泽履夹了几块肉放到他碗里。
    “我那是被人出卖了,还有我那小弟,喂,你当初真没报警?”步泽履皱着眉毛说道。
    “我报警干嘛,抓自己吗?你怎么还不信我!”马琪彤愤愤不平的说道。
    “不是我不信你,当初在内河,只有你和那个小白脸见过我们,另外就是……”步泽履皱了皱眉头。
    “弃子?”马云飞抬头说了一句。
    “恐怕是了,这狗日的,别让我找到他。”步泽履撇了撇嘴说道。
    “那你接下来怎么办?”马云飞随口问道。
    “总不能跟你们卖粉吧,我这辈子什么都干就是不干这活。”步泽履摇了摇头说道。
    “这是生意,你现在什么都没有赚点钱以后在转行也好啊!”马琪彤不解的说道。
    “哈,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事情都能做,抢劫我能理解为劫富济贫,杀人是除暴安良,倒卖军火可以理解为促进世界和平,卖白粉是为啥,促进和谐社会吗?”步泽履翻了个白眼。
    “噗……”马琪彤吃着直接喷了出来,一阵咳嗽。
    马云飞听到这里也是一阵咳嗽,喝了口水才压了下去“说的好像还挺有道理的。”
    “你看,这个世界上有很多赚钱的门道,既然我走上这条路,那什么都能干,为什么要干这行呢?抢劫杀人哪天被抓住枪毙了也不会被人指着脊梁骨骂,三哥我说话你别嫌难听,道理就是这个道理,我是当过兵的,怎么说也是受了这么多年教育,这玩意儿的我是不碰的。”步泽履摇了摇头说道。
    “谁告诉你我是卖粉的。”马云飞好笑的说道。
    步泽履偏头看了一下马琪彤“那最好咯,如果不是,三哥要是能给指条门路,都在酒里了。”
    “先吃饭吧。”马云飞笑了笑说道。
    吃过晚饭,步泽履就被安排住下了,晚上被马琪彤叫到客厅,俩人就开始看电视聊天。
    “泽履,你想过以后干什么吗?还是干杀手?”马琪彤抱着双膝坐在沙发上问道。
    “我傻啊,等我搞点钱,先到境外,我好歹也是侦察兵出身,到时候找个雇佣兵当,赚够了钱在国外生活就好了,法国外籍兵团听说过吗?”步泽履说道。
    “没有!说说看!”
    “嘿,我跟你说啊,我当时在部队就琢磨过,退伍费才有几个钱啊,而且里面规矩有多,更过分的是女兵简直就是稀缺资源……”
    “你知道部队哪里是最神秘的地方吗?”
    “放原子弹的地方?”
    “屁,女兵宿舍,那简直就是三步一岗五步一哨,而且这帮女兵别看平时不怎么训练,好家伙那警惕性简直没谁了,一个个都是侦察兵的料,我有一次不信邪……咳,这个就不说了。”
    “说说嘛,你是不是偷进女兵宿舍被发现了。”
    “开玩笑?哥们当年在我们侦察连那也是尖兵,就差进特种大队了,等了几年特种兵都不招人,后来我一想,特种兵那是什么破地方啊,我们整个团就有满打满算还不到一个营的女兵,到了特种大队那岂不是连母的都没了。”
    “吹牛,我看你这样人家特种兵才不要你吧。”
    “嘿,这你就不懂了,知道军事演习吧,哥们又不是没弄死过特种兵,他们也就那样了,无法是比我们装备好点,训练资金比我们多点,打靶的机会多而已,大家都是人,中枪都要死的好不。”
    “那你中枪了不是没事吗?”
    “所以这就是我比特种兵nb的地方啊,再说一群破警察小手枪有多大威力,要不是这帮混蛋预先埋伏了我,我能被捕,要是在野外给他一个连的人都抓不到,城市里面太杂了,这帮人都是便衣我有个毛办法啊。”
    “切吹牛。”
    “唉不是,你还听不听啊,不听滚蛋睡觉去!”
    “听听听!”
    “我们说什么来着?”
    “雇佣兵!”
    “对,法国外籍兵团,这帮法国佬其实很搞笑的,怎么说也是一个欧洲大国吧,为了打仗不死人就搞了这么一个雇佣兵军团……”
    步泽履和马琪彤聊了大半夜,以步泽履的知识,把马琪彤喷的是云山雾罩,俩眼睛都瞪大了,一脸好奇。
    而楼上的马云飞拿着窃听器也是听了大半夜,直到步泽履抱着马琪彤上楼这才结束。
    “我说,三哥,你不会没睡一直在偷听吧!”步泽履刚刚从马琪彤房间里面出来,就看到过道的马云飞。
    “没错,你这种来历不明的家伙要是对你放心才奇怪呢。”马云飞一点都不遮掩的说道。
    “也对,这样吧,三哥,我也想了想,我呢帮你做几单买卖,你赏我俩钱,回头我就想办法出国了,咱俩谁也不欠谁怎么样?”步泽履说道。
    “你不是说你不碰那东西吗。”
    “我是不碰啊,但你难道没有仇家?没有竞争对手吗?没有想做掉的人?你就把我当雇佣兵对待,你给钱,我办事如何?”步泽履耸了耸肩膀说道。
    “那彤彤呢?你走了她怎么办?”马云飞问道。
    “我是个什么人你应该也看出来了吧,我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而且她也算救过我的命,要不然今晚我可就在里面睡了,啧啧,咳咳好吧,毕竟是你妹妹,就不说了!”步泽履耸了耸肩膀。
    “行,既然你和我妹妹是朋友,就先住下,三哥这里招待朋友什么完全没问题,想吃什么想喝什么都跟小宝说一声,想出去玩了呢,也没问题,就先住着。”马云飞哈哈一笑。
    “三哥大气,我这人呢最不懂的就是客气。”步泽履点了点笑呵呵的说完就错过马云飞的身下楼去了客房。

章节目录

位面氪金系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71阅读只为原作者冻顶仙人掌.QD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冻顶仙人掌.QD并收藏位面氪金系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