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泽履听着外面齐朵儿的声音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大喊一声救星来了,赶紧冲着夏莹使眼色。
    “快,外面来人了,你这哭的还以为我欺负你了呢。”步泽履赶紧说道。
    “就你这样还能欺负谁,都差点死了!”夏莹哽咽的说道。
    “这不没死么!”步泽履苦笑不得再次解释道,这种对话仿佛进入了某种循环。
    “医生说要不是肋骨挡着,那颗子弹就打中你心脏了!”夏莹说着眼泪又吧嗒吧嗒的流着,想到这里她就难受。
    “快,先去外面招呼人,我战友可能来了,咱要出的厅堂,睡的了软床,啊不,入的了厨房,快去,给我长脸的时候到了。”步泽履赶紧说道。
    “你,都什么时候!”夏莹听到这才破涕为笑抹了抹脸上的泪痕,又用湿纸巾擦了擦,这才站起来走到门外。
    “咳咳!”夏莹一出来看到齐朵儿正在教训一群士兵,她到是见过这帮人上次在她去驻地的时候见过。
    “你们都是步泽履的战友吧,行了,进去吧!”夏莹说道。
    “是是是!”陈国涛赶紧点着头然后带队进去。
    随着一帮人进来,步泽履的嘴一下就裂开了,来的真是太及时了,什么叫战友,就是这种时刻需要用到你的时候你会出现。
    “哟,我就说你小子怎么不愿意出院呢,这三个大美人儿在这陪护,换我我也不出院啊!”伞兵怪叫道。
    “你放心如果你受伤,我全天候伺候你!”史大凡嘿嘿的笑着。
    一群人七嘴八舌的跟步泽履说着话,这时候才注意到进了屋从头到尾都躲在最后的小庄也不说话。
    “哟,怎么还有个人躲后面呢?咋了,装不认识啊!”步泽履一探头看着小庄笑呵呵的说道。
    “步老大,我……”
    “带没?”步泽履冲着小庄挑了挑眉毛。
    “嗯!”小庄说着赶紧卸下身后的背包就想递过去,想了想还是塞到床底下了。
    “行啦,瞧你那熊样,还夜老虎侦察连呢,你班长,排长都在,别给他们丢人。”步泽履笑呵呵的说道。
    “我……”
    “我什么我啊,队友是干嘛的,就是用来挡子弹的嘛,回头你帮我挡一下就算还回来了行了吧!”步泽履笑呵呵的说道。
    “嗯!我保证!”小庄认真的说道。
    步泽履看着陈国涛嘿嘿直笑。
    “蠢货,这种事还要还吗?给我死死的记在心里,中枪好玩吗?”陈国涛一巴掌拍在小庄的后背。
    “行了,行了,思想教育这种课你们回去自己上啊,我听的耳朵都起茧子了。”步泽履说着看到三个女孩还在门口“那个,我战友来了,能不能让我们单独聊聊?”
    “哎呀,这就是夏莹嫂子吧!”伞兵说着直扑齐朵儿,一把就握住对方的手。
    “夏莹嫂子,你平时可要辛苦了啊,我们兄弟几个都是粗人,照顾人这种活肯定干不来!”
    夏莹愣了一下,然后看到一群人戏虐的眼神就明白了,继续看着伞兵表演。
    “我!”齐朵儿看来一眼夏莹想要解释。
    “别见外啊,我们可都是老步的亲亲战友,而且我是他最亲的战友,你就把我当你亲弟弟就行了,嫂子啊……”
    “靠!”齐朵儿一下反应过来,抓住伞兵的手往怀里一拽。
    伞兵一愣作势就要往怀里倒。
    接着腹部就是一击。
    伞兵马上退后两步,用手一档,看着距离自己命根子只有一掌的距离。
    “让你摸两下得了,老娘的便宜也敢占,来来来,要不要老娘脱光了给你看看!”
    “毛都没长齐就敢占便宜,还抓个没完了,老娘的奶要不要抓一抓啊!”
    “给,给,来抓!”
    噗噗噗,这一下病房里面的人全都笑开了,伞兵尴尬的站在那里一脸无奈。
    “那个,齐朵儿,我们先出去吧,让她们战友聊聊。”夏莹一看赶紧打着圆场,继而看向齐朵儿的面色更好了,就是因为这她才愿意让齐朵儿来照顾步泽履。
    “小帅哥,回头来找我啊,姐姐给你吃乃乃!”齐朵儿笑着说完然后就给伞兵比了个中指。
    这一下病房里的所与人都再次笑开了。
    “够烈,我喜欢!”伞兵看着三个女人出去一改面容,很是兴奋的说道。
    “行了,你没机会了!就别妄想了!她叫齐朵儿,号称702火炮,连她们团长都敢骂。”陈国涛好笑的说道。
    “什么意思,你怎么认识的?喂喂喂,公平竞争!”伞兵一下激动了起来。
    “傻啊,鸵鸟的脑容量就是小,702装甲机步团,我师父的地盘,哪有女兵能逃的出他的手,是吧师父!”卫生员嘿嘿之乐。
    “上次我们就见过了,我和老步去702的时候还是齐朵儿送我们出来的,别看人家性格火爆,但是那要分对谁。”陈国涛说着之乐。
    “不是吧,步老大,咱不带这样的,吃着碗里看着锅里,这样不好,兄弟们都单着呢,匀匀,匀匀。”伞兵怪叫的喊道。
    “闭嘴,小声点,要是夏莹听见了,你想我死吗?那就是个水做的人啊,一来就哭,我的天呐,看看,两卷纸都哭没了。”步泽履指了指垃圾筐。
    “不是吧,老步,你这用的够废的,现在重伤,还是悠着点。”强晓伟一本正经的说道。
    “嘿嘿嘿!”一群人又乐了起来。
    “强子,你变了!”步泽履一脸严肃的说道。
    “我变什么了?我没变啊!”
    “你变的和他们开始同流合污了!”老炮补刀的说道。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快快快,小庄,快来一根,我的天呐,在这里别看享受,这俩女人看的我死死的,拉臭臭都要开着门,生怕我抽烟!”步泽履说道“别说你没带啊,要不然我现在起来就废了你!”
    “带了,不过现在抽不好吧!”小庄不好意思的说道。
    “赶紧,少废话,烟才是我的精神食粮啊!”步泽履看着小庄递过来整整一条烟飞快的拆开,掏出一根,小庄很有颜色的给点上。
    “呼,咳咳咳!”
    “我就说你身体还不行吧,等你好了随便你抽没人管你!”陈国涛说着就像抢过来。
    “哥们是伤到了肺,对了,说道受伤,小庄你是不是傻啊,我当时中枪了,你赶紧叫医生啊,你在那喊打喊杀干什么?你就不知道赶紧救我,就把我扔地上啊!”步泽履气呼呼的骂道。
    “我,我也不知道,那时候我都不知道我在干什么。”小庄委屈的说道。
    “兄弟,我真的可以抢救一下的,别放弃我啊!”步泽履哭笑不得说道“唉,艺术家的脑子是跟人不一样。”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小庄脸色一黑,又往后躲了躲。
    “咳咳!”一群人正欢闹着突然听到声音。
    步泽履赶紧把烟藏起来,强晓伟和伞兵飞快的闪着空中的烟雾。
    “报告,孤狼b组集合完毕,请指示!”陈国涛立即敬礼说道。
    “嗯,我和他有话要说,你们先下去吧,在楼下草坪等我。”高中队看了看众人说道。
    随着众人鱼贯而出,房间里就剩下步泽履和高中队,不过步泽履知道,这时候外面恐怕等着那个全程套路王之称的苗连就在外面。
    “苗连!”陈国涛和老炮看到门口的人一下激动了,要知道当初苗连退伍,他俩都不知道,等苗连已经上火车了,回来的小庄接受处分的时候他俩才知道。
    “嘘!”苗连看着两人笑了笑示意他俩先下楼。
    陈国涛一下就明白苗连过来干嘛了,要知道所有人在这一次演习结束后都做了简报,唯独步泽履还没有做。
    毕竟这家伙到现在才听说可以有限度的接受探视。
    听着老高先是一阵表扬继而说道简报的事情,步泽履就知道怎么回事了“我的简报很简单啊,主要你是想听那部分啊?”
    “你觉得我想听哪部分?”高中队严肃的说道。
    “自然是我英勇无敌单挑1175师继而大杀四方的事情了,那一战,杀的那叫一个血流成河,尸山血海……”
    “好吧,那你肯定想听我英勇炫目的身子飞身挡子弹的事情,作为一名华夏陆军,为每一个战友挡子弹是吾辈之职责”
    “小事,小事,多放我几个月假就行了,高中队,你也知道这伤筋动骨100天,我这是枪伤啊,2枪,一枪至少半年吧!”
    “少废话说重点!你知道我想听什么?”
    “唉,这种事情怎么好意思说么,毕竟我也是有女友的人了,虽然我还在考虑到底选哪个,苦恼啊,三个女人,你知道三个女人是什么情况吗?”
    “你肯定不知道,像我这么帅的男人自然会招花引蝶,唉,帅也是一种罪过,没办法,人见人爱……”
    “ok,ok,县城那小妞是不是!”步泽履翻了白眼,然后转头看着帘子后面“别跟我说那后面站的是某个缉毒人员啊!”
    “不愧是特种兵,自我介绍一下,我姓苗,叫苗连,现在任职滇南省普洱市公安局侦查大队。”苗连敬了个礼说道。
    “你应该听过他,他是小庄,老炮和你们组长当初的连长。”高中队介绍道。
    “那现在还叫苗连?”步泽履说完一愣“你真的就叫苗连?”
    “是的,姓苗,单字一个连,当了半辈子连长,也挺巧的。”苗连笑呵呵的说道。

章节目录

位面氪金系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71阅读只为原作者冻顶仙人掌.QD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冻顶仙人掌.QD并收藏位面氪金系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