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泽履刚和陈国涛准备装成伤员躺在床位上呢,就被一个突然进来的卫生员给发现,上去一把抱住她捂住她的嘴。
    “慧慧,怎么了?”帐篷外突然一声喊叫。
    “慧慧!?”步泽履一听,脑子一转赶紧小说的叫了一声示意了一下。
    “啊,没事!”慧慧瞪了步泽履一眼然后示意他赶紧躺床上去。
    步泽履这会给陈国涛使了个眼色,俩人赶紧躺到病床上,这时候慧慧也帮着步泽履拉好了单子给他盖住。
    “怎么了?”进来的另一个女卫生员好奇的问道。
    “还不是这两个兵,你俩现在是伤员,外面跟你们有什么关系,你们要配合我们卫生连的演习。”慧慧说着还回头瞪了两人一眼“对了,外面怎么回事啊,乱糟糟的。”
    “嗨,听说有人把咱们团长和好几个连长都给杀了,破坏了咱们团的指挥系统,这不附近的5连正在往回赶呢么。”
    “谁干的啊!”慧慧一脸惊讶的问道。
    “还能有谁,特种兵呗!咦,这人?”
    步泽履看到另一个女孩看向他,一个翻身起来,在她脖子上一划“嘿嘿,你死了啊,不准乱喊,听到没有。”
    “你,步泽履?流氓!”女孩直接打掉步泽履的手瞪了一眼“你个死流氓不是去当特种兵了吗?……”
    “喂喂喂,你已经死了,咱不带玩赖的啊!”步泽履赶紧拉着女卫生员到后边来。
    “就玩赖,松手,不然我喊了啊,说这有个特种兵。”
    “别别别,姑奶奶,咱有话好好说,来来来,哥这里有巧克力,来吃一个。”步泽履赶紧讨好的从兜里掏出一块巧克力,这可是他从空间里面拿出来的。
    幸好上面没有包装,只是一层锡纸。
    “咦,还挺好吃的,哪个牌子,回头在给我买点。”
    “姑奶奶,我这是去县城顺的。”步泽履头有点大。
    “给我一个!”楚小慧这时候也伸手说道。
    “咳,那啥就俩,真没了,你们翻!”步泽履赶紧又掏出来一颗。
    mmp,一个50美金好不好。
    “县城,县城也是你们搞的?”楚小慧刚问完就听到外面好像有人跑过来。
    步泽履两步窜到病床上赶紧给俩姑奶奶使眼色。
    突然三个士兵冲了进来,楚小慧转过身直接喊道“干什么,进门不知道打报告吗?万一我们换衣服呢,你哪个连的!”
    “那个,我们来看看有没有人在这里!”士兵吃了个闷亏,在部队可以惹自己的顶头上司,但是绝对不能惹女兵,这可是部队有限的资源啊,万一得罪了,这帮女人能把你的名字传到全师都知道,好名声就罢了,万一说是流氓,那别想在部队找个对象了。
    “废话,姑奶奶不是人吗?还有这两个7连的人是死人吗?”另一个女孩咋咋呼呼的喊道。
    “没别人了?”另一个士兵再次问道。
    “老娘裤子里面还藏了一个人,要不要看看啊,你叫什么名字,那个连的!”
    “走走走,对不起,对不起啊,齐姐我们错了,这新兵蛋子不懂事,别介意啊,别介意啊。”
    “谁是你姐,你叫谁姐呢,你是不是说我老……”
    话还没骂完呢,几个士兵赶紧逃跑似的出去了。
    楚小慧这时候蹲在了步泽履旁边手直接伸到被子里面开始摸索。
    “哎哎哎,干嘛,小慧咱们是大姑娘了,男女授受不亲啊。”
    “哼,你偷看我洗澡怎么不说啊!”楚小慧直接把被子掀开直接在步泽履的每个口袋都开始翻,刚刚的巧克力那么好吃,她可从来没吃过,这混蛋肯定还有。
    “刘姐,别,别,真没了,就俩……”
    “臭流氓,齐姐也是你叫的,叫我朵朵!”刘朵朵瞪了一眼,和楚小慧一阵搜索后果然没发现这时候才开始审问。
    “说,咱们团长是不是你干掉的,我早看那个老秃头不爽了。”刘朵朵很是兴奋的说道。
    “别,别,两位姑奶奶,咱们能不能遵守点演习规则啊,不带这样的好吧。”步泽履哭的心都有了。
    “好吧!”刘朵朵说着从兜里翻出一个小药片直接塞到嘴里“ok,满血复活了。”
    “还能这样?”陈国涛在旁边看的直接傻眼了。
    “闭嘴!”x2
    陈国涛看着两个姑奶奶的样子果断翻个身继续装死。
    “药不能乱吃啊!”步泽履赶紧说道。
    “维c没事的……”
    “齐朵朵,齐朵朵……”
    “来了,来了,催什么催,老娘换卫生间呢!”刘朵朵说着瞪了步泽履一眼“不准走,等老娘回来收拾你,敢跑我就告诉全团的人说你偷了我内裤。”
    步泽履看着这个彪悍的妞走出帐篷也不走远就在门口不远处跟另外一个女人说话,这时候才注意到楚小慧,这个夏莹的闺蜜。
    ‘好凶!不对,军装好白,啊,不对!’
    步泽履看着楚小慧,楚小慧也看着他,然后胳膊就被使劲扭了一下。
    “你怎么跑咱们团来了?”楚小慧小声的问道。
    “碰巧赶上了你信不!”步泽履讪讪一笑。
    “我信,那你们现在怎么出去?外面都戒备了,要不你就跟着躺着,有我和朵朵没人能发现。”楚小慧低声笑道。
    “不行,不行,我还有任务呢!”步泽履赶紧摇着头说道。
    “那行,有本事你就出去呗,或者我给你当人质啊!你看那帮家伙打不打死你!”楚小慧得意一笑。
    “小慧,慧慧,我知道你最好了,要不,你帮帮我呗。我保证回头给你单独邮一盒刚刚的巧克力。”步泽履小声的说道。
    “谁要你的巧克力。”楚小慧这时候才发现步泽履这会正抓着她的手,还挠着她的手心,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帮帮我啊。”步泽履说道。
    “那我去问问朵朵,她我们班长。”楚小慧挣开步泽履的手一阵小跑就出去了。
    “我发现有时候会泡妞真的挺有用的。”陈国涛这时候幽幽的说了一句。
    “羡慕吧,不知道我们连的卫生队女孩都是我的后宫佳丽吗?”步泽履得意的说道。
    “哟,那陛下什么时候翻臣妾的牌子啊?”齐朵儿放下帐篷一脸嬉笑的说道。
    “咳,开玩笑,开玩笑,那个朵朵姐,朵朵,准备怎么把我们送出去啊!”步泽履赶紧坐起来讨好的说道。
    “现在肯定出不去,等一会我们要出去接伤员的演习,到时候你俩跟在车上。”刘朵朵捏着步泽履的下巴说完狠狠的捏了一下说道。
    ‘这个记忆植入到底乱成什么了啊,怎么感觉跟得罪了全连的女兵一样。’
    “行,我听你的!”步泽履对于这个死而复生的齐朵儿的实在没办法,这女人根本就不按常理出牌啊。
    20分钟后,702装甲步兵团已经变的井井有条,虽然一种高官被灭了,现在还有几个连长在外面,回来代理执行任务。
    这时候演习仍要继续,各个部门都要珍惜这次演习的机会尽量的达到实战的训练。
    齐朵儿作为卫生连的3班长带着一帮小丫头开始出任务,这时候步泽履和陈国涛也趁机钻到了车厢里面装作被齐朵儿拉来的壮丁。
    “咦,步泽履?”汽车刚刚发动,步泽履就被其中一个女孩发现。
    陈国涛看着步泽履的眼神那叫一个怪异,总算见识到了这小子果然在连队出名,好像所有人的女兵都认识他。
    这不步泽履被认出来后,车上的几个小丫头全部叽叽喳喳的起来。
    “姑奶奶,姑奶奶们,我当初到底在连队做了什么孽啊,咱说出来好不,让我死个明白?”步泽履这会被几个女兵按在车厢里面一双双皮鞋全部踩在他身上,耳朵,脸蛋全被扯着。
    “哎呦,你还好意思说,偷看小慧洗澡就算了,竟然还敢钻到我们宿舍里面偷朵儿姐的内裤。”
    “我冤枉,冤枉啊!”
    “什么叫就算了,偷看你洗澡好不好。”
    “狗屁,给老娘闭嘴,老娘在说一次,那次是老娘抓他过来审问他,结果真混蛋跳窗跑了,正好扯到我晾的内裤,还有那破绿裤衩有什么好偷的,和男兵的不一样吗?”刘朵儿抱着双臂很是傲然的说道。
    “看,看,我真的是冤枉的啊,再说我也没看过小慧洗澡啊,那是翻墙,我去炊事班吃东西被发现了,谁知道翻墙正好和你们的水房正对着啊,再说了,你们在水房能脱光了洗澡吗?”步泽履是真的冤枉啊。
    “咦,又怎么了?”
    车里的众人忽然发现营地内再次乱了起来。
    “你个臭小子又干了什么?”齐朵儿直接蹲在步泽履的头顶捏着对方的鼻子哼哼不平的说道。
    步泽履从这个角度看过去,齐朵儿完全是倒过来的‘一线天?咳咳’
    “那个,油库,应该是油库炸了,另外我把车库里面的履带都拆了一个放到了库房。大姐大,快让姑奶奶饶了我吧。”步泽履哪敢瞎想,这会被一个班的女战士凌辱,他还要不要面子了,尤其是坐在角落抬头仰望星空的陈国涛。
    “你就是这么回娘家探亲的嘛,哼,为了702全体官兵,揍他,不要给我面子!”齐朵儿说着使劲在步泽履的脸上揉了起来。
    幸好此时的汽车已经开出了营地,步泽履只能选择投降,其实被八个女人折磨完全就是按摩,说出来你可能不信,其实蛮舒服的。

章节目录

位面氪金系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71阅读只为原作者冻顶仙人掌.QD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冻顶仙人掌.QD并收藏位面氪金系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