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军官,营职干部,25岁以下,在团部工作,疑似军二代,军校毕业,非女友有好感,按照当兵年限,最多有半年到一年的接触机会。
    步泽履飞快的分析着这个女人的背景,25岁左右的营职干部必然是军校毕业的,没有强大的背景不可能这么快上升到少校衔,看齐又不像高智商的军事人才,也就不可能立功升值了。
    不过这一切都是猜测。
    在团部工作,那么就不可能是医疗兵之类的,通讯的可能性很大,参谋的话不可能。
    通过一点对话步泽履分析了很多。
    “没啥,其实吧我就喜欢当后勤兵,又不危险,还能偷懒是吧!”步泽履嘿嘿的乐着。
    “哼,你就爱偷懒,那次去炊事班偷东西被我发现竟然敢骗我……”女军官说道这里忽然缩了缩脚,被这个坏蛋揉了半天才反应过来。
    ‘炊事班见面么,很有几率是第一次见面,按照性格来说应该不只是骗她恐怕还跟她动手了,看其样子应该是吃了亏。’
    “要不我在给你揉揉,你都走了这么多山路了。”步泽履再次抓着她的脚说道。
    “你,你怎么这样,现在怎么变的这么坏!你,我自己揉就好了。”女军官说着把腿直接曲了起来踩在石头上。
    ‘没有毛手毛脚过,应该只是言语上的欺骗,继而让这个女人开始关注他,一个女人一旦对男人产生想法,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都会慢慢的变化,现在的情况应该是由恨转爱,mb系统,老子要死分析错了,你就死定了!’
    “那行吧,要不泡泡脚,这水可是山泉水,有很多矿物质的,而且也解解乏嘛。”步泽履说着倒是自顾自的脱了鞋把两只大脚丫子伸到小溪里面泡了起来。
    “凉不?”女军官说着倒是跃跃欲试的探了探水温,有些害羞的把另一只鞋袜也脱了就这么的踩在水里。
    “你找我什么事啊!”看着气氛缓和了,就询问道。
    “我路过不行吗?”女军官说道这也说不下去了,她也知道这路过可不可能找到他们这个破地方来“我,我就是过来看看你。”
    “嗯哼!”步泽履冲着她挑了挑眉毛打趣的看着她。
    “我,好啦,我承认,我就是来找你的,我喜欢你,我要告诉你,我喜欢你,你什么意思。”女军官说完就扭过头去一脸骄傲。
    “什么什么意思啊?”步泽履刚说完赶到对方就要作势离去赶紧拉住“别别别,聊聊么,你这一上来就表白,总要给我个反应的时间吧,对了,谁窜腾你来的?”
    “还不是慧慧,不是,就是我自己要来的,你给个准话吧,咱们都是当兵的,直来直去的好!”女军官这一次直盯着步泽履。
    “这,要不我考虑考虑?”步泽履试探的说道。
    “那你考虑吧,我走了!”
    “别呀,别说两句就走,都多长时间没见了,聊聊天总行吧,你不知道,在这里除了动物,就没有雌性出现过。”步泽履赶紧说道。
    “你,你把我当什么?心灵慰藉品?”女军官瞪着眼睛说道。
    “怎么可能,战友,老战友总算吧,好歹你来看看我,你不知道我在这连个写信给我的人都没有,要不咱俩慢点来,先写写信啊,联络联络感情啊,别上来就谈恋爱,我是无所谓的。”步泽履耸了耸肩膀。
    “你,你怎么无所谓了?”女军官气呼呼的说道“难道是个女的现在对于你来说都行吗?”
    “所以才说咱俩先写写信当个笔友啊,要不跳过这个阶段,今天咱俩直接生米煮成熟饭,反正我是不吃亏的!”步泽履说完歪着头看着他。
    “恶心!”女军官骂了一句直接转过头去。
    “那你看我答应好还是不答应好?”步泽履好笑的说道。
    “我不知道!”女军官愤愤不平的说道。
    “那要不今天先盖个章?”步泽履说着就站了起来。
    “什么盖……”
    步泽履看着对方瞪大了眼睛,然后完全不知道怎么办,好嘛,连接吻都不会,这女孩从小到大都是公主待遇吗?
    家庭殷实,连骂人都不会,单纯,没谈过恋爱,连接吻都不会,公主被部队混不吝吸引也就顺理成章了。
    女人都爱坏男人啊!
    “你,你干嘛亲我!”女军官此时脸红的像个螃蟹,抹了一把嘴角的口水然后使劲的推了一把。
    “写信不都要在邮票上盖个戳么?我这提前先盖一个。”步泽履嘿嘿一笑随即再次坐了下来。
    “难道你给每个女人写信都盖戳啊!”女军官愤愤不平的踩了踩水,溅到步泽履的裤子上这才解气。
    “不错的建议,以后就这么办了!”步泽履一阵思索然后坚定的点了点头。
    “你,你混蛋!怪不得慧慧说你就是个花心大萝卜。”
    “哎呦喂,这可冤枉我了,我一当兵的我就算想花心也没地方啊!”步泽履一脸愿望。
    “哼,还敢狡辩,跑到卫生队偷看女兵,虽然没抓到,但是慧慧说就是你,还有偷看慧慧洗澡是不是你!”
    “冤枉啊,偷看女兵我承认,但是偷看洗澡我绝对不承认,按照我的性格直接就进去跟她一起洗了,还偷看什么啊!”步泽履一脸坚定的说道。
    ‘这个慧慧又是什么情况啊,大佬别搞我了啊,智商实在不足了,这蹦出来一个女军官就死了多少脑细胞了,这又出来一个慧慧,貌似这个女孩应该是团里的卫生队的。’
    “哼哼!”
    “扑哧……”
    步泽履转头一看,随即直接抓了个石头直接丢到了远处的草丛。
    “哎呦,撤……”
    步泽履听到是伞兵的声音翻了白眼,躲开了监控没想到这帮混蛋还是跟了出来。
    结果一看竟然有三四个人影,好嘛,步泽履一看动作就知道是谁,这会恨的咬牙切齿。
    “鸵鸟你给老子等着,回头我就去泡夏参谋,让你鸡飞蛋打!”步泽履吼了一嗓子。
    “夏参谋是谁,你不是说你们这没有女兵么?”女军官一下瞪着眼睛看着步泽履。
    “就一参谋,长的又不咋地,要不我早下手了,还能留给他们。”步泽履说完看到女军官火气蹭蹭的往上窜赶紧一把拽起她再次啃了下去。
    “行了吧,这回放心了吧!”
    “你,你就是一混蛋。”
    “好好好,我混蛋,走走走,还没吃饭呢吧,我带你去大队吃个饭,我们这的伙食可是非常不错的。”步泽履笑着赶紧说道。
    下午又和女军官在会客室聊了2个多小时,这才开车送着她离开,要不然天就黑了,山里天黑的都早。
    背着她走了一段山路后找到了她停在路边的一辆切诺基才依依不舍的分开。
    “诺,给你的,记得给我回信,回去就写,听到没有!”
    送走了女军官,步泽履就打开了对方临走之前给她留下的信封。
    ‘步泽履,不知道从何时起我心里有了你的影子,是我第一次下连队时候看到你在障碍越野上还是你跑到炊事班骗我说你是炊事班班长,似乎就是从那时候起我在连队工作总能看到你的身影,或许你根本不知道有一个女孩在偷偷观察你,好吧,那时候我就是想怎么报复你,可是没有等我报仇,你就去参加特种兵集训了……’
    步泽履走回驻地的时候从这封有些含蓄的表白信里面就看到了很多信息。
    首先这女的是个正儿八经的干部,从团部下连队到他们那里不是体验生活就是公干,继而认识了他,还是炊事班的事情,恐怕把一个小公主骗的不轻。事后发现恼羞成怒然后开始对他有了关注。
    而这个慧慧信里也写了很多,也证实了他的想法,慧慧侦察连的卫生员,而所谓的偷看慧慧洗澡是个误会,恐怕是某一次翻墙不小心看到了,而且对方叫楚小慧。
    女军官最后的留款叫夏莹。
    好吧,这是步泽履第一次遇到这种植入记忆后产生的蝴蝶效应。或者说不是第一次,士兵突击的时候他的姥爷不一样是记忆植入么,只不过这一次是女孩,让他有些措手不及。
    刚刚回到宿舍,就听到伞兵抱着小庄的头“要不先盖个章?”
    “盖什么……”
    “滚开,你真亲啊!”
    “哈哈哈!”
    步泽履翻了个白眼根本没搭理他们继而走到自己的写字台边准备开始回信。
    “哇,有信……咔嚓……啊啊啊,错了,错了,步老大快给我接上,我在不敢啦!”伞兵举着小臂看着耷拉下来的手掌哀号了起来。
    “错了,错了,再也不敢了,我这可是右手啊,这可是战略狙击手的手,快,快安上……”
    要不是伞兵说是狙击手,步泽履才懒得给他装上呢,因为明天有狙击训练。
    这一下没人敢来偷看他的信件了,不过一个个都跟猫爪心一样,都想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平时步泽履嘴里不是烟,就是女人儿,大家以为就是说一说,没想到今天见到活人了,而且还是个女军官,这让所有人都佩服了起来,一个士官泡女军官,这是多么强大的手段啊。
    而且看起来还是女军官投怀送抱的样子,在驻地里面就哭哭啼啼的了。

章节目录

位面氪金系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71阅读只为原作者冻顶仙人掌.QD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冻顶仙人掌.QD并收藏位面氪金系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