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碗可是了不起,是华夏宋朝时期制造的,现在早已失传技艺,据说这样神奇的曜变天目茶碗本有两只,流传到日本后,立即成为王公贵族们争相追捧的宝物。其中一只为织田信长所得,可惜当时杀伐征战频繁,此宝物不幸毁于本能寺之变中。而另一只则归于德川家康,被尊为秘宝,后三代将军德川家光将它赐给自己的乳母春日局。
    不管他是什么朝代流出去的,步泽履准备把这件宝贝讨回来‘要不是老子空间不够,把所有古董圈都搬回去。’
    步泽履作为一个外国人,好吧,他现在的样子可是扎克布朗,随着人潮开始排队进入展览馆。
    不知道是托大还是小日本自大,稻叶天目就那么摆在最中央的一处展台上,四周拉着隔离绳子。
    不过来餐馆的民众都很规矩,围着站台转圈最多不会停留超过10秒,除了四周站着一个警卫外,就只剩下普通游客。
    在灯光的照射下,甚至都没有进行玻璃防护,就是为了让民众欣赏这件宝物。
    “嗤……”一股烟雾冒了出来。
    “嗤……”
    “嗤……”
    连续三颗烟雾弹顺着步泽履的袖口丢了出来,一步跨过警戒栏,伸手就抓到了稻叶天目,回手就藏在了衣服里面,同时也到了空间内。
    人群一下骚乱了起来,步泽履跟着散乱的人群很快被警卫开始疏导出这片区域。
    跟着人群跑出来后,忽然一声爆炸声再次造成了现场的混乱。
    人群开始四散跑动,步泽履不时的顺手丢出一个个烟雾弹,接着一个空,步泽履快步跑出博物馆。
    跑到目标地点后,步泽履很轻易的发动了预留的汽车就这么直接逃之夭夭了,顺利的步泽履自己都不敢相信,除了之前在一处房屋墙角布置了一块塑胶炸弹外,只用了不到10颗烟雾弹就搞定了。
    步泽履不慌不忙的来到了东京国立博物馆,这一次他已经准备大开杀戒了,毕其功于一役,跟着人群进入到目标建筑物后。
    这里的防御等级可不是一般的高,每隔10米就有一个站岗保安,同时还有3个训练小队不停的在场馆里面巡逻。
    烟雾弹,还是烟雾弹,这次他在欧洲买了很多烟雾弹,这个东西很容易购买,甚至步泽履自己都能制作,他当兵的时候可是学习过。
    一个垃圾桶突然冒出浓烈的烟雾,就在一队巡逻员过去查看的时候,猛然的爆炸声一下惊动了场馆内的所有人。
    尖叫,慌乱声,步泽履直接在脚底下丢下一个烟雾弹,等到烟雾遮盖后,立即换上了防毒面具,和夜视仪。
    步泽履疯狂的在烟雾中扔着烟雾弹,似乎要把这个场馆全部变成烟雾。
    “哐哐哐”的砸玻璃声在吵杂的人群中不是很起眼,但是步泽履还是听到了有人喊着‘抢劫’
    一颗手榴弹直接扔到那堆人中间,随着尖叫,呻吟,痛苦的嚎叫开始,整个场馆都乱了起来。
    ‘这玻璃这么硬?’步泽履没有办法,找到了一个位置,立即贴上了塑胶炸弹,躲好后按下启动装置,玻璃轰然碎裂。
    ‘丧乱贴,希望你是真迹啊!’
    今天是丧乱贴借调到东京国立博物馆展览的最后一天,而稻叶天目的展览第一天。
    步泽履连续奔波了大半个东京才拼死赶了过来,为的就是这个王羲之的丧乱贴。
    直接收进空间后,步泽履又飞快的扔出五六颗烟雾弹补充烟雾。
    通过夜视仪的热成像下步泽履发现已经有一群人似乎在往这边跑着,步泽履也不管是谁,直接开枪射击,瞬间把几个人打到后再次扫射了一下补枪,飞快的钻进玻璃柜里面,手一摸就是一件画作消失。
    步泽履完全就是烟雾弹开路,书画这里离开后,步泽履直接跑到了瓷器区。
    步泽履这回就是为自己的了,直接冲到了玻璃展柜下,这一次的玻璃不像之前的那种双层防弹玻璃。
    而是普通的单层玻璃。
    步泽履把手边所有的紫砂壶收走。
    烟雾弹再次开路,步泽履没有时间浪费,他只是收取了4套紫砂壶后就往珠宝区冲。
    但是刚刚冲到珠宝区步泽履就发现这里已经落下了一道卷帘门。
    ‘mmp,撤退!’步泽履看到这情况毫不犹豫的跑到二楼,扒开一个通风管道就钻了进去,他这一个月在日本可不是白混的。
    警报声不绝于耳,等步泽履从通风管道爬出来后,已经来到了博物馆的顶层,从空间里取出一条绳索,栓在预定好的位置,再次按下了启动器。
    整个博物馆发生了大面积的爆炸,停车场,花坛内,某个建筑的墙角。
    顺着绳索攀爬下去后,步泽履正在奔跑,发现一名警卫冲着他喊了一嗓子就准备向他这里跑来。
    手一伸一把消音乌兹冲锋枪就出现在手里,对着警卫就是一梭子,如果这都不死的话,步泽履就没有话说了。
    三两下翻过2米高的围墙,一下落在了街道上,此时的步泽履三两下就窜到街道对面,随着进入一家商场,再出来的时候,步泽履已经变装完毕。
    步泽履很小心,没有搭车也没有开车,而是凭借步行在日本的街道里面四处乱窜着。
    最后才搭乘城市火车离开了东京。
    似乎现在博物馆抢劫已经不是新闻了,欧洲才被抢了三家,东京这里又被抢了两家,而且极为频繁,这个世界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当晚间报道出来的时候,整个日本民众全部惊呆了,稻叶天目被盗,借展的王羲之的丧乱贴,国立博物馆本身的红白芙蓉图,潇湘卧游图三大画作全部背盗外共计5副山水画。同时还丢失了三套展览的明代供春壶。
    这一下不仅日本震惊了,真个亚洲都惊了,尤其是华夏,这些全都是华夏的国宝啊。
    至于网上有人猜测是哪个华夏大盗干的,随后东京警方就公布了对方模糊的影响,但是非常确定这是一个棕色头发的白人。
    而这个人有意识的避开了所有的监控设施。
    继而话锋一变,只要对方敢出价,华夏人就敢买,这时候华夏可是正处在经济大爆炸的萌芽阶段,也开始在世界范围内买当年流失的文物了。
    短短不到2个月,从欧洲到亚洲连续5家博物馆被盗,预计损失已经达到了10亿美元,这一数据公布后,现在全世界的博物馆都不敢自大了。
    全都开始闭馆装修,要么就是开始限定人数展览,并且有着极其严格的审查程序。
    一周后,根据应该bbc再次爆料,除了法国博物馆的情人节盗窃案外,另外四起已经猜测是同一批人所为。
    根据国际刑警放出的资料,他们已经分析出所使用的烟雾弹残留成分系同一种,而且还有残留的烟雾弹材质都是同一批型号。
    此时的步泽履染了一头的金发,正四仰八叉的躺在北海道的温泉里面,三个女人正赤裸的帮他按摩。
    ‘nnd虽然知道是自己的身体,但是总是觉得不得劲啊!算了,还是不搞了。’
    ‘文物现在搞定了,该给空间搞点零食了。’步泽履想起空间内此时的进度条已经达到了百分之八十五,这可是他从未抵达的高度。
    不过步泽履没有贪心,能不能百分百完成他不纠结,至少这一次是差不多摸清了人物空间的进度条要怎么完成了。
    要知道在这个世界,系统就给他发布了一个任务。
    在北海道逍遥了半个月后再次启程,他准备干一次大的,之后他就直接离开这个世界。
    步泽履看着面前这座北海道分行,此时坐在黑色的汽车里面,此时的步泽履已经是全副武装。根据查到的消息,这里有北海道最大的地下金库,这就是步泽履今天的目标。
    不过这次车里不仅他一个人,而是还有另外3个人,这是他找到3个同伙,计划不算严谨,但是对于步泽履专业的分析,这三个日本小混混完全相信了。
    毕竟步泽履告诉他们只是抢劫银行,不是抢劫金库。当然了,现金都放在金库里面。
    经过一周的蹲点,他们已经摸清了押运过来的时间,步泽履告诉他们的就是因为有一批美金以及瑞士银行不记名的存根,他们的目标就是这个。
    “行动!”步泽履说完就拉开了车门,四个全副武装穿着避弹衣堂而皇之的就这么下了车,直接冲进了银行。
    没等步泽履开枪,其中一个家伙直接对着门口的两名警卫射击直接击毙了。
    银行大厅对于闯进来的四个蒙面劫匪一愣,就开始尖叫了起来。
    “全都趴下,不想死的都趴下,我们抢劫银行,不是抢劫你们,都老实点……”
    按照之前的计划,步泽履没有出头,全部让井边执行,这家伙曾经是社团的一个小组长,出狱后没有什么收入,是在北海道泡温泉认识的。
    而且步泽履也是听到这家伙和一个同伴说着醉话提到了北海道这个支行存放着大量黄金和现金之类的。

章节目录

位面氪金系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71阅读只为原作者冻顶仙人掌.QD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冻顶仙人掌.QD并收藏位面氪金系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