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南方吹来的海洋气流越过阿尔卑斯山,滑过博登湖来到了拉芬斯堡,乌云密布很快下起了小雨,渐渐的转到中雨,雨幕之下,步泽履已经挪到了屋前的遮雨棚下。
    一杯红酒,一直雪茄,拿着一本达芬奇密码的原著开始读着。
    “先生,要毯子吗?”莉莉娅现在仿佛变了一个人,从之前的高冷御姐一下子变成了知心大姐姐。
    “我觉得我们要谈一谈!”步泽履扣上了书说道。
    “好的!”莉莉娅一下很激动,赶紧坐到了旁边的椅子上,而透明玻璃后面就站着卡琳娜那恶狠狠的眼神。
    “两个选择,一……”步泽履说道一半停了下来,然后拿起雪茄不知道该做什么选择,很是苦恼。
    莉莉娅并不作声,就那么等着对面的男人。
    “第一,我雇佣你,你不是当过雇佣军吗,从现在开始你要负责我的安全,作为我的保镖。”
    “好的!”
    “工资的话我会按德国普通工资来支付”步泽履打了个手势“我需要一份交税证明,和支付工资证明。”
    “第二,你们姐妹俩以后在农场工作,至于卡琳娜她做力所能及的东西,我不强求,同样给她发工资。”
    “第三,还没想好,作为保留条款,唔,说不定也会增加。”
    “没问题!”莉莉娅明白,步泽履明显还没想好怎么处理她们,所以这是变相的软禁,可是莉莉娅相信,只要可以治好卡琳娜的病,她愿意一辈子跟着这个男人,哪怕是去杀人放火。
    没一会莉莉娅再次出来,然后拿着一堆文件“先生,这是卡琳娜的病例,您要不要看看?”
    “我说了,我真的不会治病。”步泽履说完,莉莉娅仿佛听不见一般就那么的站在他身后。
    ‘mmp!’
    步泽履随手拿起来卡琳娜的病例,好嘛,步泽履第一次听说现实中真有人心房是长在右边的,根据医疗报告,卡琳娜的心房由于在右边还有一些畸形,另外还压迫很很多神经,尤其是改变了呼吸道的路线。
    这么一个奇葩的身体步泽履脑子一下就炸了‘双修大法真的能包治百病吗?哥们还没达到百毒不侵呢,靠!能活下来也是奇迹啊!’
    好嘛,除了先天性心脏病,供血不足,还有哮喘,反正一大堆的并发症,步泽履也是看了不少书籍的,尤其是中医方面。
    ‘上了她万一治不好会不会被这个女人杀了啊!人家可是有实战的,哥们就当了2年兵而已。’步泽履心头一震叹息,不过翻看到最后发现,这俩娘们竟然都加入了奥地利国籍,奥地利国籍有多难加入,瑞士有多难加入,奥地利就有多难,都是出了名的高福利的永久中立国家。
    在看了一眼,好嘛莉莉娅今年24岁,卡琳娜16岁,不过俩人的资料有些怪异,一个之前是俄罗斯的,一个是乌克兰的。
    好吧,步泽履一想就明白怎么回事了,这俩国家冷战结束后就是剪不断理还乱的存在。
    放下这么一沓子资料,后面对于莉莉娅手写的一些她在俄罗斯打击车臣的东西也就随便看了看。
    “好了,你回去吧,那丫头的眼神都快吃了我了。”步泽履指了指身后的窗户“对了,煎两块牛排,这个会吧!”
    “不是太好吃,几分熟?”
    “全熟,撒点盐和辣子,孜然就行了!”步泽履权当吃烤肉了。
    到了晚上步泽履浑身不自在,只能无奈的走在客厅大电视前开始打游戏,好久都没玩过,权当熟悉剧情,万一哪天让他跑到游戏世界里面咋办。
    “喂,我说你俩能不能别呆在这,你看,我又死了!”步泽履气呼呼的说道。
    “我都没玩过游戏,看看怎么了,好笨,还有,别以为我们现在住在这里,你就可以随便欺负我们,我姐姐可是当过兵的,杀过人,你小心点,哼!”卡琳娜恶狠狠的瞪了步泽履一眼。
    “啊啊啊!”步泽履懒得搭理她,这女孩的变化实在太大了,之前还挺粘他,自从昨晚和她姐姐交易过后,这个女孩就是视他为恶魔,撒旦,反正一切贬义词都能丢到他身上。
    “你哪来那么多钱,是不是偷来的,抢来的,还是骗来的?”卡琳娜对于面前这个邪恶的男人恨极了,尤其是看到姐姐跪在他面前求他的时候,而且她还发现了自己姐姐脖子上已经青紫的手印。
    “你白吃白喝还有理了,我告诉你,在喊叫就一起滚蛋,是你们赖在我这里的好不好!”步泽履瞪着眼睛吼了一句。
    “先生,对不起,对不起,你别生气,卡琳娜不准这么说话!你忘了,你答应过姐姐什么吗?”莉莉娅扯了扯卡琳娜的手臂。
    “哼,恶魔!你到底给我姐姐施了什么魔法!我早晚会拆穿你的!”卡琳娜说完就抱着抱枕靠在了沙发上。
    “你说我要是现在跑回国内,找个地方一躲,你觉得你姐姐会不会发疯?”步泽履挑了挑眉毛说道。
    “不要,先生,求求你,卡琳娜,你难道不相信我吗?”莉莉娅带着哭腔看着卡琳娜说道。
    “我,哼!”卡琳娜不说话了扯过毯子就那么靠在沙发上,不是她不想回去休息,而是姐姐要在这里陪着这个混蛋打游戏,她为了监视姐姐,只能陪着。
    “走吧,我们回去休息!”莉莉娅也看出来了,今晚这个家伙绝对不会在找她了,想要再次体验那个脱胎换骨的感觉只有慢慢来。
    两个女孩走了,步泽履有些烦躁,身体特别虚弱,可是又觉得有使不完的力气。
    气呼呼的把手柄砸到沙发上,跑到健身房开始压榨自己的体力。
    3个小时高强度的训练,步泽履打的沙袋碰碰作响,这才拆着绷带,浑身是汗的钻到了浴室里面。
    ‘体力过剩就是后遗症吗?不行,明天要进城,没时间跟她们在这耗,大不了一走了之,世界这么大,到哪不行。’步泽履泡在浴室里面闭着眼睛想到。
    不就是一个阴极体么,步泽履就不相信以后还碰不到了,要不是第一次遇见这种事,他绝对有机会让女方发现的这么快。
    ‘还是太急躁了!’
    “咯吱!”一声门响,步泽履一转头就发现莉莉娅裹着浴巾走了进来,眼巴巴的看着他,想进来,又不敢。
    “卡琳娜呢?”步泽履好奇的问了一句。
    “她睡着了!”莉莉娅听到这话,心里有些兴奋,赶紧扯掉浴巾,跨进浴池。
    “哼,我才没有睡!姐姐,你说过24小时不离开我的!”
    莉莉娅一只脚跨进浴池,另一只脚还在外面,有些尴尬的两只手不知道挡在哪里。
    “我,卡琳娜,你看这里什么都没有,我,我只是和他……不信你进来找找看!”莉莉娅知道卡琳娜担心什么,可是他没有经过步泽履的同意,不敢把这么神奇的事情说出去,她怕她说出去,这个男人跑了。
    她去过华夏求医,哪里人口众多,随便到一个城市租一个小房子,她就在没法找到这个男人了。
    “我不会打扰你们的x生活,不过我要看着,莉莉娅,我们说好的,不是吗?”卡琳娜气呼呼的说着就直接坐在了浴凳上,这么直直的看着两个人。
    莉莉娅咬了咬牙,如果让卡琳娜知道了效果,就不会在拒绝了而且她也知道,如果想要治疗,恐怕卡琳娜也要通过这个方法。
    莉莉娅有些局促不安,虽然以前和卡琳娜体验过,但是面对男人她昨晚也还是第一次。而且昨晚她也明白,这个男人只是需要她的身体做一些别的东西,并不是沉迷她的姿色。
    步泽履闭着眼睛想了想,身体反正很难受,管他呢,这女人现在算是认定他了,先办事再说。对于他这种老司机,很容易就让莉莉娅进入了状态……
    半小时过去后,在卡琳娜面红耳赤下,总算发现了不同,因为她看到似乎是莉莉娅从毛孔里面排泄出一些黑泥。
    可是这个黑泥太多了一些吧,仿佛一层油脂从身体内挤出来,并不是平常洗澡时候搓下来的黑泥,这个是纯黑色的。
    莉莉娅躺在浴缸里面有些瘫软,但是看着浴缸内漂浮的那些脏东西心里很是兴奋‘是了,就是这样,果然是这样,身体好轻松!’
    步泽履直接放了水,继而站在淋浴下“一边玩去!”
    “那,那个是什么?”卡琳娜有些颤抖的指着漂浮在浴池水面上的一层黑色膏状东西“黑,黑魔法!撒旦,你果然是撒旦!”
    “是是是!”步泽履打开淋浴冲掉身上的脏东西。
    “先生,这个,这个是我体内的病毒,毒素?还是杂质!”莉莉娅也赶紧从浴室走了出来,用手沾了一点嗅了嗅,一股恶臭。
    “差不多!”步泽履随口应了一声,然后身后一暖,就知道莉莉娅从后面抱住了他“去去去,我刚洗干净!”
    “我帮您洗……”
    (说是一会2点有推荐,也不知道是不是,兄弟们给点票票!)

章节目录

位面氪金系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71阅读只为原作者冻顶仙人掌.QD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冻顶仙人掌.QD并收藏位面氪金系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