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空枪膛,检查弹夹,上保险,这一系列做完给史今检查了一下,步泽履这才抱起饭盒囫囵吞枣的把饭一股脑都塞到嘴里。
    下午的训练就不是枪械了,而是专业训练,坦克啊,火炮啊,步泽履现在是装甲车的副机枪手,这可不是打的7.62mm子弹,可是12.7的重机枪子弹,这种子弹打到人设上直接就是把人打碎了,就跟狙击步枪一个效果。
    到了下午的训练,步泽履的成绩就下滑的很厉害了,毕竟这是专业项目学习,在7连,一个士兵不仅要学会坦克驾驶,坦克设计,装甲车驾驶,重机枪射击,步坦协同,准确的说一个士兵要把机步团所有的玩具都要会玩,至于具体分配到哪个岗位进行深度学习那是后话,前提就是要每个人都会操作和使用。
    在这方面步泽履和新兵没有任何区别,好在今年3班没有新兵,大家对于步泽履的教学也非常方便,谁都能指点他。
    步泽履可不是三多那样的笨蛋,好吧三多不笨,就是掌握的慢,但是在部队掌握专业慢就是笨蛋。随着半个月的野外拉练,步泽履对于机步团的大玩具们掌握还是非常快的。
    虽然说玩的没有老兵精,但是至少都已经会玩了,在哪个岗位上都能很快的进入角色,至于熟练,就跟射击一个道理,多练。
    “哇塞,当兵一年多了,我第一次这样洗上自来水。”步泽履站在莲蓬头下很是享受。
    “不是吧,你们之前的班那么苦?”2排长站在步泽履的旁边好奇的问道。
    “别提了,听我老班长说,他们申请自来水已经4年了,去年批准,今年才进行安装,到我走我都没享受到。”步泽履感叹的说道。
    “那你们平时怎么洗澡啊。”
    “我去年跟我们班上的人订了个木桶,就是古代那种大浴桶,锅台烧水,去年天已经解决了密封性,试没试过外面头顶下着雪,然后你在野外泡在大桶里洗澡,然后抽着烟,就是没酒,唉!”步泽履摇了摇头感叹道。
    “哇塞,这么享受,搞的我都想申请去3连5班了,那里简直是天堂啊。”甘小宁在对面洗着头羡慕的说道。
    “你们怎么不砌个浴池啊,那样不是更方便。”
    “拜托,3排长,我们那里好歹也是营区啊,随便加盖东西不是找死么,我还想弄个炕呢,我敢么。”步泽履说完嘿嘿之乐。
    “也是,不过你们那是真的轻松啊,咱全国都没几个你们那种班吧。”白铁军好奇的说道。
    “还几个,怕是就那么一个。”561随口说道。
    “我们5班有一句话,新兵的天堂,老兵的坟墓,到了那基本上就是年限到了退伍走人。”步泽履耸了耸肩膀。
    “还好你小子被咱们连长看上了,要不然今年干完你就要回家了。”2班副说道。
    “不可能的,哥们可是立过2等功的人,早晚调回连队,到时候万一有特种兵的口子开了,我就去考特种兵,怎么都能在部队呆着。”步泽履说道。
    “你小子还想当特种兵,那可比咱们七连还苦的。”
    “既然当兵,就要当最强的兵,不过我听我们老班长说,特种兵的口子一般都是5年一次,慢慢熬呗,正好在期间提高自己的专业技能。”步泽履说道。
    “小叛徒,来了从3连跑到7连,拿我们7连当台阶啊。”3排长笑骂道。
    “哎哎哎,这话说的,还是3排长会说话,承您吉言,看样子我是一次就能通过啊!”步泽履显摆的说道。
    “滚蛋!”
    洗完澡步泽履才算的上是正儿八经来到了7连3班的宿舍,步泽履的位置很不错,直接睡在了第一张床的下铺,上面是班长史今。
    “步泽履!”
    “到!”
    “你在以前什么样我不管,但是在3班,不允许躺床坐床……”
    得,钢铁无私的561再次说教了起来,不过步泽履也没办法啊,在5班呆了一年别说躺床坐床了,在班里抽烟都随便。
    不过这才是正儿八经的连队,像5班那样的放羊班可没有。
    老老实实的坐到书桌前,琢磨了一会开始找书看了起来。在5班很无聊,想搞到书很难的,除了军事书籍外,其他文学作品是很难搞到的。
    步泽履在这个世界有大把的时间,就像把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都学一下,尤其是历史方面的,但是在部队也有好处,尤其是近代战争的东西很详细,一般是外界接触不到的。
    更别说在部队可以听到很多正儿八经抗战时期乃至建国后几场战争的详细事情,就像7连的前身就打过抗美援朝,你想知道连史,随便询问,自然有人回答你。
    但是在外面,这种东西哪有人说啊。
    “我说步泽履,没看出来啊,学习劲头这么强,来来来,我跟你说说咱们连当年在朝鲜的事……”
    步泽履很清楚,他要在有限的时间内多积累知识,抗战就不说了,但是建国后的3场战争叙述的都很少,只有在部队里面才能听到更多的细节。
    打朝鲜,打印度,打越南,这三个战争算是比较大的了。另外向和苏联的珍宝岛战役,西沙海战,这些东西你不在部队是接触不到太多细节的。
    当然了,没有人会对步泽履这种学习态度阻拦,这些东西在部队里算不上机密,只要申请都能获得这方面的资料。更别说一些战役会拿出来作为学习和讨论。
    在七连的日子过的相当充实,高城是个闲不住的人,只要他那边手头没啥事了,就会立即组织连队进行训练。
    钢七连虽然属于机步团,但是他同样也是侦察连,虽然对于单兵的要求比较低,但是野外以班集体作战的团队协作任务还是很多的。
    更别说,潜伏,搜索,以班与班之间的野外对抗,在七连基本上就没有闲的时候。
    最轻松训练就是保养战车这种任务了,在仓库里面拆卸啊,组装啊,清洗啊,一个班搞一辆车很轻松的事情。在七连只要不是消耗体力的活都是轻松的活。
    “步泽履,有人找!”
    正在擦洗战车的步泽履听到561的话,转头一看,一下子甩飞了抹布,跳下了车“老马?你可算来了!那啥,班长?”
    “老班长好!”史今站起来一看到是老马,立刻敬礼。
    “史今?哎呦,好好好,没想到这小子现在跟你,这小子可不是个安份的主,你可要多管管他。”老马也是一愣,今天本来是听说7连没有什么训练任务了,两个连队也近,就过来看看,他是知道步泽履分到7连的。
    高城从3连抢人在团里闹的人尽皆知,老马现在也是干部了,能不知道吗。
    “这样,你俩先忙,一会咱们去食堂吃个饭,聊一聊。”老马笑着说道。
    “这样,步泽履先去吧,我忙完了在过去!”史今笑呵呵的说道。
    “不用,不用,任务要紧……”老马话还没说完直接被步泽履搂着肩膀“那啥,班长一会过来啊,走走走!”
    “这臭小子,找个空就偷懒!”561气呼呼的说道“不行你也过去吧,这点东西我来就好了。”
    “没事,一起吧,步泽履应该是老班长带的最后一个兵了,让他俩多聊一会。”史今笑呵呵的没说什么。
    都步泽履搂着老马出了战车仓库,在一脸解脱的跟着老马走在去食堂的路上。
    “7连苦吧!”
    “唉,早知道我就还呆在5班了,那才是人该待的地方啊,训练也就算了,战车保养,我的天呐,我们班长和班副那俩恨不得把战车擦成镜面。”步泽履吐槽的说道。
    “所以你找个机会就跟我出来了。”老马笑呵呵的摇着头说道。
    “那必须的啊,擦车好吧,我连自己的鞋都没这么认真的洗过,老马同志现在是正儿八经的军官了,点俩好菜不过分吧。”步泽履很是高兴,不管是老马过来,还是摆脱了擦车的工作。
    “你小子,算了,走,今天我请……”
    步泽履和老马聊了很多,有以前5班的,也有现在各自新岗位的,而且步泽履直到等来史今才开开心心的吃饭,他知道史今能过来,意味着今天的工作完成了。
    老马在702有很多熟人,带过的兵都有1个加强排了,坐在食堂吃饭,碰见了很多熟人。
    聊到最后,俩人说好了到了演习结束,快入冬的时候一起回一趟5班,俩人知道,老魏怕是今年就要退伍了,不管怎么说都要过去送一送。
    现在还没有富二代一说,但是步泽履知道,老魏这家伙是个正儿八经的富二代,当兵几年就算回家也不愁吃喝,所以对于老魏的退伍两个人也没有太多的伤感。
    “谢谢!”
    “谢我干嘛?”步泽履和史今送走老马后,好奇的看了一眼身边的史今。
    “老班长能提干是你们帮着修的哪条路吧。”史今还是从连长那里听来的细节。
    “哈,班长你要是真想谢我,以后这种战车保养的工作给我找点轻巧的啊。”

章节目录

位面氪金系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71阅读只为原作者冻顶仙人掌.QD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冻顶仙人掌.QD并收藏位面氪金系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