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去春来,积雪融化,万物焕发出勃勃的生机,在草原上完全是一天一个样,远处的树林已经是一片绿色的枝丫,而野草更是疯狂的生长。
    再加上这个附近的军营,仿佛世界一下子全都变成了绿色的世界。
    老魏今天接了一通电话,是3连的指导员打来的,说是有个新兵要送来,让他们准备一下迎接新兵的问题。
    这一下整个5班都激动了起来,去年来了个步泽履,今年又来了个新兵,5班这是怎么了,一下子成了3连的明星连了,连续两年都有新人补充。
    是不是以后他们这个营地也要扩建一下,到时候多驻扎一点人,到时候也不用就四个人整天玩了。
    四个人吹牛打屁从小时候聊到了未来梦想,就差聊冲出地球,和外星人打仗了。最近班里的一群人开始在步泽履的带领下研究起抗日战争了。
    这是步泽履在未雨绸缪啊,他敢肯定以后世界绝对会回到二战时期,万一让他去亮剑怎么办,士兵突击还算好的,基本上都是在部队的生活,那亮剑完全是战争年代,脑袋别在裤裆里。
    ‘三多要来了啊,不知道任务会怎么触发,不对,这个系统恐怕不是触发主角,而是因为事件才触发的,老马的事情就是很好的证明。’步泽履跟着班里的人一阵收拾,至少要让班里的内务看的过去嘛。
    “团长,这次我要一个兵,你一定给要给我!”高城此时在团部汇报完新兵训练的任务,找了个机会跑到团长的办公室说道。
    “哎呦,我哪个没给你批,这次新兵任务都是你亲自带的,你还想要什么啊。”王瑞庆好笑的说道。
    “嘿嘿,不是新兵,老兵,一个老兵,王叔,来抽一根。”高城讨好的从口袋里面掏出一盒软中华给团长递过去。
    “老兵?咱们团就属你们连的兵最好,你还不知足,其他连长跟我都提了不止一次意见了,见到好兵你就抢,让其他连还怎么训练啊。”王瑞庆根本不接高城的烟。
    “这事我都跟您打了好多次报告了啊,就草原上那个小子,我就要他”高城直接把烟塞到团长的嘴上,很是讨好的把火点上。
    “步泽履啊,这事情我可管不住,人家3连不放人,今年还说要调回连队去呢。”王瑞庆瞪了高城一眼把他推远自顾自的吸着烟说道。
    “您可是团长啊,你的命令谁敢不听,只要团长你发话,让我现场跳下去,我高城眉毛都不皱一下。”高城说着就站到了窗户口说道。
    “不行,那是人家三连的事情。”王瑞庆很坚定的摇了摇头。
    “什么三连的人,有把这样的好兵扔到草原上看仓库的吗?再说了上次的事情还是我们班把他救出来的,救命之恩在古代就要以身相许的,他就要嫁给我们7连。”高城胡搅蛮缠的说道。
    “噗……”高城的话直接把王瑞庆给逗笑了。
    “行了?那您把命令给签一下,我亲自去接人。”高城变戏法一样的从文件夹里面翻出一张调令放到团长面前。
    “不行,这个兵有问题,我还没考虑好。”王瑞庆推了推调令摇了摇头说道。
    “问题?什么问题?不就是在新兵营打架么,我比您还清楚,我亲自走了一趟703,把当初带他的班长叫来问过,你知道吗?这小子不仅打了两个同年兵,连他们班长和另外一个排长,排副,总共四个老兵打了一架,这小子就吃了点亏。”高城对于步泽履可是非常上心的。
    “还有这事?”王瑞庆还真不知道“说说看。”
    “这事其实要从他他在军列上说起……”高城提到军列又想到自己今年遇到那个蠢货,赶紧扫开其他的想法,继续说着去年步泽履打架的具体环节。
    “原来是这么回事,我说老梅怎么给我打电话把兵塞到我这里呢。”王瑞庆说道。
    “王叔,你说的是师部的梅参谋长?”高城觉得有点好玩了,没想到这小子关系还挺硬,怪不得敢打老兵呢,在师部有关系啊。
    “是,这么说吧,这小子是我故意扔到草原的,而且命令也是我签的,我就想磨一磨他的性子,新兵营打架还背了处分绝对不行的。”王瑞庆摇了摇头说道“你别乱想,这小子在部队说有关系真有关系,说没关系也可以说没关系。”
    “什么意思?”高城有点晕“他不是梅参谋长的亲戚?”
    高城可是查了步泽履入伍的档案,是梅长顺亲自家访批准入伍的。
    “这么说吧,他外公是一名老连长,当年打越南的时候因为违反纪律勒令退伍了,他外公和你父亲当时是一个团的。”王瑞庆摇了摇头说道。
    “什么事?”高城一听是正儿八经参加过前线部队的老战士肃然起敬。
    “这个我不能说,具体信息你要想知道问你父亲去,他应该知道。我当年可不是在前线。”王瑞庆摇了摇头。
    “王叔说说嘛。”高城很有兴致。
    “这么说吧,老连长没错,部队也没错,具体的就不能给你说了,所以我听老梅说,老连长第一次求人,就是为了把他外孙送到部队来,这小子在地方上不好好上学就知道打架,老连长年纪大了管不住了。”王瑞庆有些感怀的说道。
    “那我更要要这个兵了,不行,团长,你今天不给我我今天就不走,反正你得把他给我调我们连来。”高城直接耍赖皮的说道。
    “你跟葛军商量去,只要他同意,我立马签字。”王瑞庆摇着头说道。
    “不行,反正我就要他,去年他立功的时候我就要了,你说因为演习之后在说,我演习之后就一直在说,正好今年赶上新兵训练,他跟着一起也能尽快融入部队,反正我今天就说了,人不给我,我就不回去,要么我就跳楼!”高城说着再次跑到窗户边这次直接把窗户都拉开了。
    “行,你今天真敢跳,我就把人给你,还威胁上我了。”王瑞庆说完,在一抬头,看着高城真的直接翻到窗户外去了,赶紧走了两步,到窗口一看,这混小子竟然一路从窗户外给爬了下去。
    这可是5楼了,这混蛋就真的爬下去了。
    气的王瑞庆都不知道说什么好,哪有这样的无赖啊。
    而在草原五班有了接人经验的一群人按部就班的忙了一早上,中午吃完饭也不着急,该安排的哨位,就安排上,今天可是领导要来,所以今天说什么都要表现一下。
    等到下午,薛林远远的看到有扬尘出现,就先一步跑到宿舍里面喊了一声,大家立即把所有的东西都收拾好,再次检查了一下内务和军容外这才到了宿舍门外。
    望山跑死马,有了薛林的预警后,一群人虽然出门了,但是还是在门口坐着等了20多分钟才看到大巴车。
    在老魏的带领下,三个人立刻整装站在操场上进行列队,薛林仍旧站哨。
    迎接指导员和新兵到宿舍,李梦离开把饭端了进来。
    “红三连五班应到4人,实到三人,请指导员指正。”老魏喊完三个人离开敬礼。
    “立正。”
    “稍息!”
    “老魏啊,5班整的不错,看样子还是要有新血液的注入,而且我今天不仅仅是带了新兵过来,同时也要告诉你们,水管已经正式铺设,今年6月前就能完成,我记得去年我带步泽履过来的时候就告诉你们了吧。”何洪涛很是欣慰的点了点头。
    “谢谢指导员,指导员咱先做,去年你连口饭都没吃,今年怎么说也要吃口饭吧。”老魏笑呵呵的说道。
    “好,吃,怎么说也要给我们5班的新班长一个面子。”何洪涛笑呵呵的说道。
    “这就是你们今年的新兵,许三多。”
    随着一番介绍,薛林这会也换了李梦跑进来吃饭了,5班一切都仿佛改变一新,让今天到来的指导员何洪涛心里十分好。
    “对了,步泽履,你今年也算是老兵了,连里正在商量把你调回去呢,你想好去哪个班了吗?有认识的人吗?”何洪涛吃着饭很是开心的问道。
    去年因为演习的任务,步泽履回去比较麻烦,毕竟什么都没有训练,跟不上连里的进度,今年正好和新兵一起训练,这可是3连发现的一个虎将啊,别说连里了,团里几个连都在抢人。
    “指导员,我就是一个士兵,一切服从组织安排,我个人没有任何意见,即使让我继续呆在5班我也没有任何问题。”步泽履站起来敬礼说道。
    “好,好啊,不亏是好战士,行,你就在这边在呆一阵,我估计调令很快就下来了,老魏啊,老马带出来步泽履,今年也给你带了一个新兵,你也要好好带一带。”指导员今天心情特别好,转头跟老魏说道。
    “是,保证完成任务,请指导员放心,我们一定会像去年对待步泽履一样,对待新兵……许三多同志的。”老魏站起来也正儿八经的说道。

章节目录

位面氪金系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71阅读只为原作者冻顶仙人掌.QD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冻顶仙人掌.QD并收藏位面氪金系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