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天后,步泽履翘着二郎腿,眯着眼睛躺在床上,叼着烟,微微一张嘴,老马就把一瓣橘子递道他的嘴里。
    “太酸了!”步泽履眨巴了两口撇了撇嘴咽了下去又丑了口烟。
    “那要不给你削个苹果?”老马倒是没在意说着就准备从果篮里面找个苹果。
    “算了,算了,我说班长,我啥时候能出院啊,这伤口都愈合了,快躺废了啊。”步泽履很是无聊的说道。
    “还出院,你脑子是不是进水了,咱们班有着条件吗?好好的住着,住上十天半个月的又不用你掏钱,你急什么?”老马没好气的骂道。
    “班长,不会让我退伍吧,还有,狼也携带狂犬病吗?”步泽履有点小白的说道。
    “废话,不过医院已经给你做了完全的检查,过几天报告就下来了,就算感染了……啊,呸呸呸,不可能感染的,还退伍,你小子立功了好不,在危机时刻保护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至少是个2等功。”老马气呼呼的喊道。
    “财产?我把他整个拖拉机都炸了,这玩意不用我赔吧,我可没钱,哎呦,白瞎了那一袋子酒了,我可是扛了一路来着。”步泽履很是遗憾的说道。
    “想喝酒?”一个湖北口音突然从门口传来。
    步泽履赶紧按灭手里的香烟,扯着被子躺好,然后一脸疲惫的躺在床上。
    “团长好!”老马赶紧帮着布置好,立即站起来敬礼说道。
    “马雷子,好啊,现在都学会掩盖证据了,怎么,屋里这么大的烟味别告诉我是你抽的。”团长那特有的湖南口音再次响起。
    “团长对不起,一时没忍住就抽……”
    “想好了啊,这可是医院,可是不允许吸烟的,尤其是在伤员房间抽烟,这可是危害伤员的健康,你确定是你抽的?”团长王庆瑞笑呵呵的说道。
    “团长,是,是我,我犯了纪律,请求组织对我处分!”老马梗着脖子说道。
    “喂,那个兵,你就这么让你的班长帮你顶罪吗?”团长王瑞庆笑呵呵的走到床边看着微闭着眼睛一副昏昏欲睡的新兵。
    “士兵,步泽履!”
    “到!”
    步泽履一个激灵从床上爬下来,立正敬礼的吼道。
    “稍息!”
    “好了,坐下吧,我今天是代表团部来看看我们的英雄战士,瞧瞧,这才是咱们的团的战士,我看也没什么事嘛。”团长招手示意着两个人坐下。
    步泽履这时候才看见病房里面进来了一堆人。
    随意的看了一下,认识的就有3个,他们3连的指导员何洪涛,7连长高城,以及团长王瑞庆。
    其他人说真的一点不认识,当初下连队就是3连指导员接待的他,然后把他送到5班去,至于7连长和团长都是剧情任务,哪能不认识啊。
    “报告,我刚刚还跟我们班长说出院的事呢。班长不允许,说着条件多好啊,还有自来水,马桶都是抽水的,还有空调。”步泽履再次站起来敬礼的说道。
    “瞧瞧,我怎么听着话意思不是要出院,是来诉苦的。”团长回头看向其他人好笑的说道。
    “别乱说,没,团长,我是为了他身体健康,让他多呆着,而且检查都没完成呢。”老马班长赶紧把步泽履扯到身后跟几位上级说道。
    “马雷!”
    “到!”
    “立正!”
    “向右转,齐步走,关门!”
    随着团长的话,马雷看了看众人,只能走出房间,不过竖着耳朵听着房间里面的声音。
    “步泽履!”
    “到!”
    “好了,不要紧张,坐下说话,来,都坐下,今天呢就是来看看我们的团的英雄士兵……”
    步泽履不得不再次把当天发生的事情口头报告给团长听,当然了,他也没有隐瞒班长让他去镇上买酒的事情。
    “团长,我一定回头严肃批评马雷,同时我也要做检讨,对于各班的教育检查做的不到位。”何洪涛听到买酒的事情赶紧站起来说道。
    “这个先不说,为什么要去买酒啊。”
    “那个,我们班长带领我们修了条路,那天正好全部完成,想着庆祝一下,班长就掏钱让我去镇上买点酒,我们那去镇上太远了,就我体力好,能把啤酒背回来……”
    “呵呵,体力好,从你们班到镇上直线距离就有100多公里,你背了多少啊?”团长好笑的说道。
    “25瓶,外加4瓶白的,再多就放不下了,还要带一点其他的肉啊,调料啊,乱七八糟的吃的。”步泽履想了想说道。
    “吹牛了吧,25瓶啤酒就快50斤了吧,再加上其他,你这少说也有70多斤的负重,100公里?”王瑞庆打趣的说道。
    “那啥,我可以搭车的,本来那天想着搭车到草原,在走个20公里就到了,谁知道就遇到后面的事了。”步泽履有些无奈的说道。
    “好啦,不逗你了,在医院好好休息,另外也别跟我表功了,你们班长修的路团里已经知道了,你的功劳谁都抹不掉,你们班长的功劳同样在,3连好啊,一下子给我们培养出这么好的两个士兵,都要表扬……”
    半个多小时的慰问结束后,老马班长送走一帮大佬后才又回来和步泽履聊天。
    “行了,我也赶紧得回去了,占你的光,团长还专门给我留了个车,你给我好好休息,哪都不许乱跑,听见没,等我下次在来看你!”
    医院再次清静了下来,步泽履住在单人病房,叼着烟无聊的发起了呆,这次的事情总算完了,虽然他听老马说地方上的牧民已经抬着锦旗跑到部队去了,本来李建国和木扎想亲自感谢他的,结果听他现在还在医院进行救治只能暂时放弃。
    步泽履在医院足足住了一个月,这才总算第二次见到老马来接他。
    “哟,这什么情况?”步泽履看着老马肩上的肩章已经是一杠一星的排职干部了。
    “我现在是咱们3连的副司务长了,不过年后才能晋升,现在的工作仍旧是带你们几个混蛋。”老马喜不胜收的说道。
    “哟,带4个兵的排长,我还真是第一次见啊。”步泽履乐呵呵的吐槽道。
    “去,前天我才经过授衔,这几天一直在团部,行了,你也跟着我去团部,你小子可是立了一个个人二等功,实打实的。”老马心情很好的说道。
    “发钱不!”步泽履眨着眼睛问道。
    “滚,这是荣誉,荣誉懂不懂。还有今天团长要亲自跟你问话,不准提钱,你一个士兵整天把钱挂嘴边算什么。”老马说道。
    “团长问话,上次在医院不是说了么,怎么还问啊,团长那么忙,我一个一年兵要不算了吧,咱赶紧回班里,路上买点吃的,回去做顿好的。”步泽履可是在医院呆够了,他现在在医院跟大熊猫没啥区别,团里面的不少人都跑来看他。
    “这是命令,你给我老实点,记住到了团部,不准说咱们5班有多苦,当兵不吃苦,你来当什么兵。”老马再次叮嘱道。
    随着汽车的发动,步泽履现在已经换上了夏常服,脚上也穿着皮鞋,可不是作训服和绿色胶鞋了。
    步泽履突然想到,剧情中三多兄弟好像也单独去见了团长“班长,你是不是也去见过团长了。”
    “当然了,要不然我怎么可能升职……”
    和老马一阵聊天很快就来到了团部,经过各种哨卡后,老马被拦在了团部的楼下休息室,一个士兵把步泽履带到了团长办公室。
    “报告!”
    “进!”
    “三连5班,步泽履前来报道!”
    “嗯。”
    等了大概10分钟,团长王瑞庆才抬起头,看着这个立功的战士,一阵好奇,上一次在医院没怎么细看,那时候对方还穿着一身病号服,今天穿着一身军装,怎么看怎么舒服。
    “别紧张,今天我就是好好看看我们的英雄战士,顺便听一听上次的事情,要知道你这事情可是已经传遍了军区的。”王瑞庆说着招呼步泽履坐到了旁边的沙发上。
    “抽烟不!”
    “报告团长,士兵不许抽烟,酗酒……”步泽履看着团长一阵揶揄的笑容,就讪讪的坐了下来,不过还是没敢接,看着团长自顾自的点了跟烟。
    “还不抽烟呢,你进来就带着一股烟味,行了,你小子就别拘束了。”团长再次说道。
    “团长,怎么都传到军区了,就杀了几只狼吧。”步泽履想不通。
    “几只,你知道后来对事发地进行侦查,你小子一共杀了14只野狼,一个人赤手空拳在草原旷野上,而且还保护了两名当地牧民没有受到丝毫伤害的情况下,你说说你还不厉害吗?”团长前段时间听到了完整的报告也是吓了一跳。
    “这么多?我当时都不知道啊,我就堵在洞口,它们进来了我就砍,而且我也不是赤手空拳啊,那两把刀可是立了大功的。”步泽履听到这里自己也吓了一跳,14只,好家伙,这也太恐怖了吧。

章节目录

位面氪金系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71阅读只为原作者冻顶仙人掌.QD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冻顶仙人掌.QD并收藏位面氪金系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