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说了,是男人吗?一言既出驷马难追,这可是我到咱们五班接受的第一个正式命令,就这么半途而废了?”步泽履一脸鄙视的看着大家“我一新兵都没说啥,你们随意,一群老兵就这素质啊,唉,看不起你们。”
    步泽履说完都觉得自己的激将法有些拙劣。
    “艹,我啥时候说不干了,反正只要老马能铺,我就给他砸石头,对了,李梦你今天做的饭是什么东西啊,连盐都不放。”老魏直接咋呼了起来。
    “这关我屁事啊,咱们没盐了啊。”李梦也喊了起来。
    “那明天我去买盐,顺便买点补给回来。”薛林眼睛一转立即表示这个活他可以接下来。
    “要去也是我去,你干活,明天到你做饭了。”李梦再次和薛林打起了嘴仗。
    “都闭嘴,你俩有钱么?”老魏一嗓子直接吼住了所有人。
    是的,别看老魏一天懒懒阳阳的,但是这是整个五班的后勤支柱,这货他家是有产业的,除了正常的工资外,五班想要改善生活都要靠老魏家里支持。
    “魏哥,魏哥,是不是到日子了啊。”薛林离开变成小舔狗,饭也不吃了,站到老魏身后开始给他按摩。
    李梦也不遑多让找了个纸板给老魏扇风“老魏,差不多到日子了吧,没事明个儿的活都是我的了,您放心大胆的去,晚点回来也没关系。”
    “最近肚子里没油水啊,兔子你们几个也不去逮了,这整天的体力活还真受不了。”老马也不着痕迹的说道。
    “魏哥,我这几个月的工资都没处花,你帮忙都给买成物资回来吧。”步泽履有钱吗?他有钱,宝石随便卖一个就够了,可是他不敢拿出来,在这个世界他现在是一名士兵,也没有机会出去,到现在也攒了半年的工资了,虽然不多,但是买点物资回来还是行的。
    而且在部队也不花什么钱,尤其是在草原五班,想花钱都没地去花。
    “嗯哼,我之前给家里写信了,这次应该能多给我打一点,明儿个我就去一趟镇上,好好的买点东西,咱们我多买点肉,回头咱们风干了,冬天也能吃。”老魏很是享受的说道。
    “魏哥威武!”
    “魏哥霸气!”
    “魏哥威武霸气!”
    随着中午的笑闹,老马也忘记了打退堂鼓的事情,再次忙了起来。
    而第二天,除了老马,步泽履他们四个送着老魏去村上借车,把活又撂给了老马。
    “哥几个,你们昨天什么情况,是不想干了?”趁着这功夫,步泽履必须要给他们警告一下。
    “没呀!”薛林第一个表示。
    “对啊,咱们这不是买补给物资么,干,为了班长咱们说什么也要坚持下去。”李梦肯定的说道。
    “好了,步泽履说的对,我昨天确实想开口了,最近是真的累啊。不过我要检讨,我已经认识到我的错误了,感谢步泽履同志对我们的鞭策。”老魏是真想把这条路修出来,但是他自己真的坚持不下去。
    “是啊,泽履,幸好有你,说真的,我也有点干不下去了,昨天要不是老魏的事情,唉……”薛林也点了点头。
    “对不起,步泽履,不过我也要批评你,以后这样的工作你需要给我们3个多讲一些,时刻提醒我们,昨天幸好你发现了我们的苗头。”李梦这时候也开始承认错误。
    “几个都是做哥哥的,咱们干这事,不仅仅是为了班长,也是为了咱们自己,至少我们干成了一件事,哪怕以后退伍了说出去也有自豪的事情,难道退伍以后人家问咱们你当兵这么多年都干啥了?”步泽履点了点头说道。
    “哎哎哎,我怎么听着这声音,你小子把自己当指导员了啊……”
    “就是,是让你小子提醒,没让你教训我们……”
    “揍他……”
    老马远远的听到几个人大呼小叫的声音看了看周围的石头,挠了挠头叹了口气再次弯下腰开始铺设。
    石头都是几个人帮他砸好的,背回来的,他的任务就是铺设,每天不用他做饭,也不用他巡视营地,这些活那几个小子都做完了,他的任务就是完成自己的梦想,铺一条路。
    “干了,这辈子在部队这么多年不能白混了,至少要在退役前完成这个事情,今年干不完,明年接着干,最好以后五班的任务就是真的铺一条到村里的路。”老马咬了咬牙说道。
    部队一般都是6月份开始准备演习,一般大军区的演习会进行2到3个月左右,步泽履的想法就是在演习期间把这个空地铺设完成,就好像三多干的那样,想要出成绩,也需要把成绩送出去啊。
    只要在演习期间能把广场铺设完成,总会被人发现的,要知道他们草原5班的任务可不仅仅是看守这片营区,还有给演习部队提供燃油补给,到时候他们这块也会成为一个屋子贮藏的地方。
    步泽履把这事都跟哥几个都说了,接下来大家的工作热情都开始增高,老马也矫正了自己的心态,决定真的把这条路给完成了。
    耗时3个月,老马几乎凭一己之力铺设了一个有篮球场大小的广场,至于五角星,在老马的提醒下并没有真的完成。
    不过在宿舍入口处放了一个小的五角星。
    这不是电视剧,老马可是有一个老兵的觉悟的,在这铺设一个大五角星这不是泄漏机密么,给敌人提供了一个打击坐标么。
    要知道他们这里可是铺设着部队的石油管道呢,要是在战时被定点攻击了,岂不是要出大麻烦。
    这就是现实和电视剧的差别,在广场上铺设五角星,卫星摄像机照射下很容易就能定位。
    老马,就是老马,这才是一个老兵应该有的觉悟。当初步泽履提出来的时候只是按照剧情的方式,初时大家还是很认可的,但是在老马的否决下,所有人再次对老马班长的素养提高了一大截。
    当然了,在宿舍门口楼梯下面弄个小五角星没问题,最后就弄了一个拳头大小的五角星。
    “班长,今晚喝点酒吧。”老魏躺在有些隔人的石头上,不自觉的摸着这些他们的汗水劳动成果有些感慨的说道。
    “喝,批准了,喝醉都行。”老马激动的说道。
    “嘿,酒啊,这玩意多少年没尝过了。”薛林不自觉的舔了舔嘴唇。他记得上一次喝酒还是新兵营结束的时候吧。
    要知道在部队,除了放假外,其他时间是不允许喝酒的,当然了偷着喝的也有,可是在这鸟不拉屎的草原,买瓶酒都要跑上3个小时到老乡的村里去。
    来回一上午就为喝瓶酒吗?谁会把这玩意给拎回来啊,哪怕是一箱也够沉的。
    “那谁去买?”李梦问出了关键的问题。
    “步泽履!”所有人包括老马也指着步泽履说道。
    “没问题!”步泽履咧着嘴看着脑海里面的任务,此时已经是完成状态了,而且能量条直接显示了百分之30,这多么恐怖啊,上一次还是他盗取了八吨黄金才给了这么大幅度的完成度,而这还是他当兵的第一年,紧紧三个月无惊无险的就背了些石头就完成了。
    “真的假的,哪怕一人一瓶也行啊。”老魏也是激动的说道。
    “那还不如买白的。”老马建议到。
    “没事,我拎着行李包去,全都塞满,白的整4瓶,其他全买啤酒。”步泽履完全没有任何压力,到时候吧这些酒往空间里面一扔,快到营区才放进去就好了。
    “那你现在就出发,平整地面交给我们了,咱们晚上好好的喝一顿。”老马说道。
    “ok!”步泽履说着就爬了起来,准备去换一身衣服。
    “有钱没!我的在柜子里,你看着拿。”老魏翻了个身喊道。
    “拿我的,我给你去拿,今天这顿酒我来请,谁都不许跟我抢。”老马撑着腿一下就站了起来。
    “哎呦,行,总算吃上班长一顿了……”
    老马可是结了婚的人,每次的工资都是寄回去,前两年还申请了一个探亲假回去呆了一段时间,今年他准备等演习的事情结束后,他回去呆一个月,赶在冬天前回来。
    事实上老马完全可以冬天申请探亲假,可是他不放心班里面这几个小子,他要是不在,冬天一个多月这帮小子还不把营房给拆了,就算拆不了,那这几个混球也会懒死在宿舍里面。
    所以一般来说他都是在4月份左右回去,要么9月份以后回去。但是今年开春,他一直在忙着修这个广场,也就把这事给忘了。
    拿着老马塞到手里的500块钱,这可是老马将近三分之一的工资,老马4级士官一个月才1800而已。一下子拿出500块可是要了老马的亲命了。
    可是今天不同,今天他们已经彻底的完成了广场的铺设,刚刚洒了一层沙土好让石头的缝隙进行紧固。
    由于没有压路机什么的,当初可是老马一榔头一榔头砸紧得,不过还是要走一走才能让沙土从缝隙渗下去,等到这些石头稳定了,把沙土扫掉就算彻底完成了。

章节目录

位面氪金系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71阅读只为原作者冻顶仙人掌.QD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冻顶仙人掌.QD并收藏位面氪金系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