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马现在最尴尬的就是4级士官,这不高不下的同样要面临专业的问题,而且步泽履也推算出了现在的时间轴,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三多明年就来了。
    而老马就面临这年限到达专业退役的情景。
    从现在开始算,满打满算也就不到两年的时间。
    如果能转入5级士官,那就相当于在部队退休了,在营区部队是给你分一套房子的,以后即使退伍也是在部队的相关部门专业。要知道5期士官就相当于当了20多年兵了。
    而老马当初还是3年义务兵的时候,5期结束后那就是22年兵,22年兵什么概念,就是现在部队的营长都都老马带过的人。
    而5期士官也是副营级了。而现在部队已经很少见6期士官了,为啥,因为能当到6期士官的人,那都是在部队奉献了一声,而且升级为六期士官也不是很容易的,在部队里面五期士官就基本上是极限了,等你退伍就是部队的人,直接给你算退休的。
    六期士官有的话,那就是国宝,别说团长,师长了,****都会亲**问的,六期士兵是什么情况,咱们就算你19岁当兵,1,2级士官个3年,3,4级士官各4年,5级士官5年,6级士官要9年以上,咱们就算9年。
    光士官就47年,而且能当6期士官是部队还没有改制的时候加上3年义务兵,也就是说你当了50年的兵,加上你19岁,70岁是什么情况。
    建国才多少年,恐怕都是抗美援朝下来的真正的老战士了,能不是国宝么。
    而一个军校毕业生下连队就是副排长,咱们就说这个排长没有任何资源,不懂得承上启下,那就3年提一级,而5级士官就已经干了21年的兵了,你算算,别说营长了,团长都有可能是你带过的兵。
    现在的老马只要能渡过这个坎回到团部,凭他的老资历,混到5级士官完全没问题。
    只要成功转到5期,老马也就真正意义上的以军营为家,轰轰烈烈的干了一辈子,培养了多少士兵。
    “哥几个,我虽然是新来的,但是在这两个多月了,你们觉得班长咋样?”步泽履等到老马去检查后面的管道的时候把班里面的几个人叫到一起说道。
    “你年轻,鬼点子多,想干嘛。”李梦一脸兴奋的说道。
    “我想帮班长修路!”步泽履很认真的说道。
    “我还以为你要整老马呢,你别当真啊,老马就说一说,过两天这事就忘了。”老魏挥了挥手说道。
    “步泽履你啥意思?”薛林多少还是听懂了一些。
    “班长的4级士官再有2年了吧。”步泽履说道。
    “怎么个意思?”李梦这时候也激灵了起来,很是严肃的问道。
    “所以我想,不对,我想哥几个一起帮老马把路修了。”步泽履说道。
    “帮班长元个梦吗?”薛林点了点头说道。
    “蠢货,这是政绩,只要咱们班长把路真给修了,他有这份荣誉就能回团部了,到时候转5级士官就有希望了。”李梦还以为薛林有多聪明呢,结果连一点政治智慧都没有。
    “没错,班长再有2年就要面临复原了,他4级士官很尴尬,回到地方年纪太大了。”老魏点了点头说道。
    “你们跟班长的时间长,感情深厚,我一个新兵蛋子才跟班长了两个月,所以我觉得大家辛苦上一年,不半年我觉得就差不多了,我年轻体力活都交给我,正好当锻炼了,咋样。”步泽履想了想说道,他需要全班的帮忙,然后推着老马站在最前面,要不然他到是能把路修了,就修成许三多那种的就足够了,他绝对能引起团里面的注意。
    可是老马咋办,任务咋办。
    不管步泽履自私不自私,他想过修路,可是现在他能借着大义修路,这修的不是路,也是修正着他的心。
    “哎哎哎,你们几个嘀咕什么呢?不是说玩牌么,赶紧玩啊,输了换人。”老马班长检查完各项设施后,又吧厨房,浴室收拾了一下,刚一进门就喊叫着。
    步泽履使了个眼色,另外三个人秒懂,就招呼着大家开始玩牌。
    这里面就李梦鬼点子最多,步泽履找了个机会就让老魏和薛林陪着老马挖斗地主,俩人就出了宿舍准备商议一下。
    没一会,步泽履找了个藉口和三个新兵说想跑远点布置点陷阱,让老马在家做饭四个人就跑出去了。
    “泽履,我觉得这事还是要商议一下,不过我原则上同意,只要能帮到咱们班长,可是班长的性格你也知道,如果咱们提出来,班长肯定不愿意沾咱们的光。”老魏毕竟年长一些,他可是20岁才当的兵,虽然和李梦是同年兵,不过除了老马就他年纪最大。
    “没错,在部队呆了这么久,说实在的咱们这个地方是偏远了一些,但是没有那么多尔虞我诈,我以前在连队可没碰上这么好的班长。”薛林点了点头说道。
    “我也没问题,不过你们也知道,我的体力方面还不如老魏,不过我能让班长把修路的事情提出来,当然了,我也不会拖后腿,我也会干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李梦点了点头说道。
    “那李梦给咱们合计一下,到时候你想办法让班长提出来,咱们这边先分工好。”步泽履点了点头说道。
    “主力肯定是你,搬运石头啊这些都要靠你,不过步泽履你可想好了,你干着最苦的活,可是到时候也是最无名的。”李梦点了点头说道。
    “这没问题。”步泽履无所谓的说道,倒时候他有机会走出五班。“不过我觉得真要修一条路不现实,咱们一点一点来,先把咱们宿舍门口修出来,你们看咱们宿舍门口的面积……”
    “对啊,咱们到时候在这里整个五角星……”
    “嗯,这个可以有……”
    “这样最容易出成绩,只要上面能看到,班长就能回团部,至于后面的,班长走了,咱们如果想要提干,那就把路继续修下去……”李梦说道。
    “别,我这辈子就像完成一个正确的事情,我就想帮一把班长,如果谁想提干那就自己去修,我可不干。”老魏赶紧说道。
    “泽履呢,你还年轻,你以后自己整,我们没事陪你说说话到是可以的。”薛林乐呵呵的说道。
    “我要当特种兵,所以我会坚持锻炼,所以哥几个不用管我,只要特种兵的口子开了,我就要去参加考试。”步泽履直接把自己的底牌放出来。
    “我艹,你小子认真的?”老魏一巴掌拍在步泽履的肩膀上。
    “对啊,这小子确实有一副好体格,不当特种兵可惜了,这也是一条提干的路,我呢就算了,当几年兵到了年限就回家啊,在这里虽然不受欺负,但是也有点虚度光阴,还不如回地方呢。”薛林才转的一级士官,想着要在这里在耗3年,他已经想到了以后无聊的日子了。
    “别说你了,我当完这期士官也想回家了,我家人早就催我回家结婚生孩子了。”老魏无奈的耸了耸肩膀说道。
    “好,咱哥几个为了不留遗憾,帮助一把咱们的老大哥,然后也为我们军旅生涯做一件有意义的事情,这事就干了。”李梦认真的砸了一下土地说道。
    “没错,不过这个需要步泽履你来督促我们,我们都懒惯了,只有看着你,我们才有动力,你可不敢掉链子啊……”
    四个人在野外密谋了很久,当然了,他们完全就当是散布,还真去又布置了一圈逮兔子的陷阱。
    第二天又商议了一次后,就开始执行这个不完美的计划,不过即使不完美大家也要推着老马往前走。
    第三天,步泽履没有在去背砖头,而是拿了两个背包出去,然后背了两大包的石头回来。
    要么说李梦厉害呢,在加上身边几个人怂恿,老马还真的虎躯一震表示修路。
    大家就开始分工,李梦负责规划,老魏负责挑拣合适的石块,薛林负责二次转运,步泽履负责干苦力,把石头背回来,老马负责铺路。
    用哥几个的话来说,最苦的活当然要让班长来做了,反正这事情是他提出来的,他不干谁干,几个人负责给他打下手。
    当然了,初期工作就是这样,为了不让步泽履的功劳压过老马,其他三个哥们也轮流帮这一起去背石头回来。
    这么一干就是半个月,而且现在一条从宿舍延伸出去的石头路已经有20多米了。
    “我说兄弟们要不算了吧,你看咱们都铺了这么多了,真铺到村里那要多少年啊。”老马在下午吃饭的时候第一次提出来。
    老魏,李梦,薛林三个人也有些意动,实在是太累了。
    “班长,这可是你说的,你班长的形象还要不要了啊,我们就负责给你帮忙,反正你不干的话,到时候石头全都堵在宿舍门口,到时候你自己处理。”步泽履赶紧给几个人使着眼色,给他们打气,这几个惫懒的货初时是一股勇气,这会差不多也消磨了差不多了。

章节目录

位面氪金系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71阅读只为原作者冻顶仙人掌.QD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冻顶仙人掌.QD并收藏位面氪金系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