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长没有忘记他这个班长这就是最大的荣誉,这么多年在草原上驻守什么都苦都值了。
    荣誉,对于士兵而言是最为重要的。
    而最能让士兵内心感动的还是他的老上级,全团1200多人,团长还记着他这个当初的新兵,那就够了,什么也不用说了。
    “那行,兵我就交给你了,我连部还有很多事情,你也知道新兵入连有很多东西要整理,我就先赶回去了。”何洪涛说道。
    “指导员吃了饭在回去吧!”老马又习惯性的露出了那忠厚的性格劝说道。
    “不了,老马,好好带这个兵,不是连里,而是团里在看着你呢。”何洪涛说着转身登车走了。
    老马看着指导员上车走人只能站在路边敬着礼目送指导员离开。
    ‘咱连饭都不吃一口呢,唉,这整的。’老马心里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转身回屋。
    等走到门口的时候看到几个探头探脑的家伙,在看到他们身上那身军装,才反应过了,这是部队,不是家里,指导员不是客人,而是长官。
    老马脑海中立刻把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扫开,摆正自己的态度,这里呆的太久,太久了,甚至把这个不大的小屋子已经当成了家,可是看到新兵的到来,这里是军营,不过同样是他的家。
    老马回来后看到新兵还站在那里,再次露出那忠厚,和蔼的笑容“步,泽履,没错吧,好了,先坐下,吃饭,咱们这里虽然是部队,可是就咱们这几个人,用不着太拘束,饿了一天了吧,先吃饭,吃了饭在说。”
    在老马的招呼下,老魏,薛林,李梦自然还有新来的步泽履一起坐在了大方桌前开始吃饭。
    饭桌上,老马作为班长询问了一些步泽履具体问题,例如多大了啊,来自哪里啊,新兵训练苦不苦啊。
    “步泽履,咱们这个班呢,就这么几个人,来的路上你也看到了,想要去连队都要借老乡的车走上3个小时才能到车站,所以呢,咱们这个班就一条要求。”老马指挥着其他人去收拾碗筷再次开口到“团结!”
    “我明白,班长,咱们班人不多,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我明白,如果我哪里做错了,请班长指出来,我一定会改正。”步泽履完全没有什么意见,在这个草原五班才是最适合他的地方。
    “唉,这就对了,就像你们在新兵学的,最重要的是安全,安全,还是安全,但是在这里就要改一改,团结,团结,还是团结。”老马庆幸这个新兵懂事,不用废太多口舌。
    “那班长,现在干什么?”步泽履问道。
    “额,那个今天刚来,先休息,然后我带你熟悉熟悉咱们班的驻地,别看咱班人数少,驻扎远,可是咱们守的地方是咱们团重要的输油管道以及很多物资,休息一会,下午我带你看看。”老马笑呵呵的说道。
    “好的班长。”步泽履点了点头看到收拾好的床铺也没什么事干,就找个马扎坐下,虽然他看着这干净的不像话的内务,但是用不着两天,不,明天早上就能看到变成大学宿舍。
    几个老兵在厨房嘀咕了一阵,正好老马班长过来,几个人说了几句,老马还想坚持一下,但是想了想刚才才说的‘团结’也就随这帮人去了。
    三个老兵回来,看到新兵坐在马扎上互相对视了一下“新兵,你叫什么来着。”
    “报告,我叫步泽履。”步泽履知道这是个什么地方,但是新兵训练了3个月,下意识的还是站起来敬礼说道。
    “没事,没事,来过来坐,会玩扑克不?”老魏很熟练的从枕头下面找出一副扑克牌说着就坐到了椅子上开始洗牌。
    “会一点!”步泽履反应过来后自然就主动的融入这个集体。毕竟在这里是真的轻松,来这里不是来当兵,而是来养老来了。
    随着牌局开始,步泽履渐渐的忘记了当初还信誓旦旦的发誓要在军营轰轰烈烈的干上一辈子,可是到了5班后用了不到半个小时就忘记了初衷。
    环境,真的能把很多东西改变。
    “李梦,今天不是你的哨位吗,赶紧去!”老马从厨房收拾完毕后,看到步泽履已经跟几个老兵油子玩了起来心下一松,不过刚刚才跟指导员保证要带好这个新兵,立即板着脸说道。
    “啊,班长,在今天之前,咱们这已经3个月没来过人了,上一次还是来给咱们送冬天的物资,而且外面这天气……”李梦一脸惊讶的说道。
    “额,执行命令,快!”老马很是严肃的说道。
    “行行行,为了班长您的形象我去还不行么,老魏我的棉袄呢……”
    草原的4月雪还没化呢,步泽履很明白,电视剧是为了艺术效果,毕竟不能真的在雪天拍摄,不仅是画面,还是人员都消耗不了。
    可是现实世界就是这样,12月份当兵,3个月新兵连下来,此时4月初草原上才刚刚开始进入到化雪期。
    有句老话怎么说的,下雪不冷,化雪冷。
    李梦磨蹭了半天,恨不得吧自己裹成一个粽子在门口晃悠了半天始终不想把腿探出房间。
    “班长,你看外面又开始下雪了。”薛林趴在窗口很是大声的喊道。
    “哎呦我去,怎么又下开了,看着架势明天门口都要堵住吧。”老魏也配合的喊道。
    这俩人可是知道,一旦让李梦出去,那今天的哨兵他俩也要去的,但是班长的命令又不能不听。
    “额,算了,回来吧。”老马扒拉开李梦,站在门口看了看外面的天气叹了口气“去,弄点煤回来,把炉子烧起来。”
    李梦一听不就是搬煤么,只要不去站哨什么都可以“那个新兵,走跟我去搬煤。”
    “自己去,还是去站哨?”老马眼睛一瞪。
    “我去,我自己去,我就是想带咱们新兵熟悉熟悉咱们这的环境么。”李梦嘿嘿一下就跑回屋里把身上那些冗余给摘了下来。
    “步泽履,走趁着雪不大,我带你把咱们这地方转一转。”老马很快的记住了步泽履的名字。
    “去吧,去吧,回来再玩!”老魏和薛林笑呵呵的说道。
    营区大么,很大,眼睛看到的地方都算是5班的营区,但是真正地方也就是两个平房,一间是他们班的宿舍,厨房,仓库为一体的主要区域,另一个就是物资仓库,仓库中是埋设的输油管道连接口,他们班的任务就是没事才排查点看一看输油管道的压力表,记录一下。
    而这个平房区距离他们的房子大概有个100米左右,在正后方和他们的房子正好是两条平行线,接着两堵围墙把这里圈起来。
    中间的空地平时老马为了改善一下生活还种了点菜,不过现在是冬天没什么办法,当初还想整个大棚呢,但是连里批不下来资金,所以只能作罢。
    同时这个后院的空地也有几个简单的器械,好吧,事实上就是一个单杠,一个双杠。
    最后带着步泽履到了武器库,里面放了一个班的军械,当然了,也就只有枪和弹夹,连子弹都没有,甚至是空包弹都没有。
    在这里步泽履也按照手续配发了一把八一杠。
    真正的部队就是这样,新兵营苦上三个月后,下了连队就轻松很多了,要知道新兵连是以连为单位进行统一训练的。
    可是到了连队是以班为单位组织训练,除了每个月硬性的训练任务外,平常都是由各班班长组织训练的。
    如果你碰上老马这样一个班长,那就真的是享福了,是部队里面像老马这种,好吧,老马有些极端以及剧情需要,但是真正的班长不会把班里的人一个个往死里训练。
    就像老马说的‘团结’,没有班长不想着让班里团结的,当然了要真到了那种精英部队,在大环境的影响下,所有的班排都是按照守则进行训练的。
    “喜欢玩枪?”老马看着步泽履三两下就把一把八一杠给拆卸了,很是欣慰的说道。
    “男人么,谁不喜欢这玩意,也是为了这玩意才当兵的啊。”步泽履到是没有掩饰的说道。
    “在咱们这也就这样了,毕竟咱们班是没有战斗任务的,所以你爱怎么玩怎么玩,不过只有一条,不许弄丢了。”老马说道这里很严肃的说道。
    “是!”步泽履敬了个礼“要是玩坏了呢?”
    “坏,这玩意是枪,不是烧火棍,只要你不是故意破坏,这玩意坏不了,不过就算是坏了,也要把零件给我带回来。”老马说道这里想了想“只允许在宿舍里面进行拆卸包养。”
    “好的,那班长我拿回宿舍玩会,在新兵营都没过瘾就收走了。”步泽履说着就把八一杠重新组装好背在了肩上。
    “行,批准了。”老马并不是不近人情,再说了,这可是武器,碰一下,磕一下根本坏不了,要是能坏的话,那这玩意怎么能给士兵配发。
    士兵需要的就是一把在各种环境里面仍旧能够照常使用的武器。

章节目录

位面氪金系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71阅读只为原作者冻顶仙人掌.QD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冻顶仙人掌.QD并收藏位面氪金系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