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走停停,一抹阳光出现在了车厢内,随着闷罐子车门被打开,所有人都下意识的往门口凑一凑,实在是里面的味道让人受不了。
    步泽履仗着身强体壮直接拨拉开几个人贪婪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
    “哎呦……”
    “艹,……”
    “你大爷……”
    “都给我回到原位,那个兵,给我立即回到原位。”随车班长一把抓着步泽履的领子往后拽了拽。
    步泽履根本不为所动,这破车厢里面的味道他实在是受够了。
    “跟你说好呢,耳朵塞驴毛了是不!”班长说完一脚就踢在了步泽履的屁股上。
    “我艹!”步泽履一个没抓稳,直接摔到了火车下面。
    眼睛一闭连着几个滚,吐着嘴里的土,这幸好是慢速行车,但是这也让步泽履摔了个狗吃屎。
    随着步泽履掉下火车,这一下把所有人都惊呆了,尤其是那个班长一下子也愣了,赶紧跳了下去。
    车速也就5公里的速度,班长几个踉跄就站稳了,随后赶紧向步泽履的方向跑去。
    “你怎么……”
    班长的话还没说完直接就晕了过去。
    步泽履气炸了,看着这个混蛋跑过来想都没想一拳就砸到了班长的下颚上,直接就给打晕了过去。
    “怎么回事……”突然一声爆喝从路过的车厢中响起。
    步泽履瞟了一眼,直接拎着班长的皮带在一甩,抗住班长的身子到肩上迈着大长腿就往前面跑去。
    一连跑过5个车厢,步泽履看到他们所在的闷罐子,这时候战友也都赶紧伸着手,准备吧两个人拉上来。
    步泽履把班长的身体直接丢进了车厢,这才拉住车厢边缘,几个战友七手八脚的把步泽履给拽了上去。
    扔下背包,步泽履这才急忙情理身上灰尘。
    这时候车厢里面安静极了,步泽履环顾四周,一群人都很自觉的把车门口的位置给让了出来,而步泽履身边躺着的就是昏迷不醒的班长。
    没过两分钟,两个老兵就从火车下面跑了过来,拉着车厢边缘一把就跳了商量。
    “怎么回事?”老兵直接就问向了门口正蹲坐在车门口的步泽履。
    步泽履也不吭气。
    另一个老兵赶紧检查了一下此时昏迷在躺在车板上的班长。
    “昏过去了,没事!”
    “你,站起来!”此时就站在步泽履面前的老兵直接指着步泽履说道。
    “是!”步泽履翻了个白眼,就站了起来立正。
    “怎么回事,为什么动手打人!还有你,谁允许你下火车的!”老兵厉声问道。
    步泽履也不吭气,完全就是一问三不知。
    “怎么哑巴了!说话!”随着老兵班长的爆喝吐沫星子都喷到了步泽履的脸上。
    步泽履反正就是打死不吭气。
    “士兵,你叫什么名字!”另一个老兵班长眯了眯眼睛同样站在步泽履面前。
    “报告,步泽履!”步泽履就这么一脸呆滞的说道,拉着个马脸。
    “士兵步泽履归队!”老兵说道。
    “是!”步泽履转过身就直接越过两人再次站到了车厢门口。
    而在车厢内随着步泽履站好,门口的人立刻往后退把位置让出来。
    刚刚车速不快,随着步泽履和班长先后掉下车,这帮人都趴在门口看,自然看到了步泽履一拳就揍到了班长。
    在部队还从来没有过新兵敢打老兵的,这帮新兵多多少少都打听过部队的事情。
    新兵去部队挨揍都是正常情况。
    两个老兵看着车厢内一群新兵也知道问不出什么东西,赶紧要了一瓶水撒在昏迷班长的脸上,一翻拍打总算吧班长给整醒了。
    醒过来后,清醒了一下的班长似乎想起了了什么直接撑着地板站起来就要往步泽履方向扑过去。
    一个老兵赶紧一把拉住他“冷静点,连长叫你过去一趟。”
    随着两个人再次跳下火车,稍微和颜悦色一点的老兵压了压手“行了,都先坐着休息吧。”
    步泽履自然坐在了门口,脑袋一歪正好靠在门框上贪婪的呼吸着清新的空气。
    从早上到中午,步泽履就这么发着呆,之前的班长也回来了,似乎早上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不过整个车厢里面也没有了各种聊天谈笑的声音,更没有了因为离家而哭泣的新兵,整个车厢略显压抑。
    所有人都知道现在只是暴风雨前的宁静,一切等到新兵连自有计较。
    中午军列总算停了下来,车厢内的班长招呼着所有新兵下车。
    ‘不是吧,真不是和许三多同期,这下麻烦了啊!’听着新兵连长的自我介绍后,所有新兵跟着物资就登上了卡车赶往部队。
    ‘703团,高成应该是702团吧,那应该不远就隔了一个番号,不对,mp一个师个团的驻扎地肯能会相隔很远,这玩尼玛啊。’步泽履蹲坐在大卡车里面忽然意识到。
    ‘难道老子要把这个穿越的世界玩成主世界?’步泽履有点怕了,尤其是当兵,这可不是说走就能走的,逃兵更麻烦,跑到哪都会被抓回去。
    不完成任务就回不了主世界,可是系统没有给他分到高城的连队就没法接触剧情主角,也就没法触发剧情了。
    想那么多都没用,步泽履现在还要想想接下来怎么迎接老兵的报复吧。
    打架,肯定是打不过的,这帮人都是训练多年的老兵,什么格斗擒拿都练得不要太熟,而且能来带新兵团的自然都是连队里面的业务熟练的老兵。
    不过步泽履也不是没有优势,身体素质好,抗揍,只要打倒要害都要倒。
    步泽履不怕这帮人暗地里找他麻烦,就怕在训练中找他麻烦……
    新兵连的第一天生活很好,到了驻地放下行李先胡吃海喝一顿,之后就是安排床位。
    “步泽履你睡上铺!”刘兴看着步泽履直接把他分到了门口的第一个床位的上铺,而下铺就是刘兴他们这个新兵排的班长位置。
    步泽履自然没意见,按照刘兴随后的指挥有样学样的把行李和背囊都开始摆放和整理。
    由于第一天到了新兵驻地就已经晚上了,吃完晚饭并没有多余的训练,而是让大家都尽快休息,明天才会正式开始训练。
    部队想要整人不要太简单,随着第一天训练三大步伐步泽履就深深感受到了恶意,而这整是他预想的最坏的打算。
    “下一个科目,停止间转法,流水作业,从排头到排尾,向后转……”
    然后就没有声音了,步泽履被分到了2排4班他的班长就是刘兴。
    保持着重心在一直脚上,而两只手还有保持紧贴在腿侧,这可要人命了,这才第一天,也就是稍息立正,向左转,向右转什么的,要是过两天的正步分解动作……
    扛了一天下来,步泽履这个班里的人明显对步泽履有了意见,他们都知道班长这是故意整步泽履,他们只不过是受了无妄之灾。
    等所有人回到营房,4班的人一个个发着牢骚,步泽履也没工夫搭理他们练了一早上,他的两条腿也有点软。
    半个月后,三大步伐的痛苦总算熬完了,在这期间,步泽履也不吭气,知道刘兴在整他,他们的训练比其他班多了不止一成,别人在休息,他们仍旧在训练。
    “同志们,咱们走队列都走烦了吧!”
    “不烦!”
    “呵呵,不烦才怪了呢,那今天咱们玩个别的花样,今天俯卧撑好了,全体都有……”
    “俯卧撑200个!”
    “噢……”一片哀嚎响起。
    “200个不愿意?那咱们就做两个好了。”
    “耶……”
    “1”
    “2”
    “1”
    “2”
    步泽履怎么也没想到还tmd能这么玩,2个,还不如做200个呢。
    老兵油子刘兴就在那喊着1,2,绕着他们班的10个人在那转圈圈。
    “不行了,不行了,班长我做不了了!”一个战友忽然趴在地上喊道。
    “行,没事,做不动可以歇着,来,张顺,坐地上些,别趴着,地上多凉啊。”刘兴和颜悦色的说道。
    随着张顺瘫坐在地上,其他九个人都眼巴巴的望着,包括步泽履也在其中。
    “其他人继续,咱们等刘兴歇够了再说,1,2,1,2……”
    ‘艹’步泽履一下就愣住了,之前在班里虽然没人搭理他,但是也抽烟休息的时候听到老兵说过。
    ‘新兵营是什么,就是要在精神上摧残你们,肉体上折磨你们,把你们从地方带来的坏习惯全都改好了……’
    而张顺现在所受的就是精神摧残,他歇着,其他战友全都继续做着俯卧撑。
    不仅他们班这样,隔壁的1排2班正好在他们旁边,本来还有一个人也喊着做不动了,可是听到刘兴的话,马上闭嘴继续做了起来。
    张顺一个人坐在地上,其他九个人在继续俯卧撑,脸色极其难看,喘了几口气默默的再次趴在了地上。
    这一下子所有人都眼巴巴的望着刘兴,而刘兴仿佛没看见一样,仍旧机械的喊着1,2。
    步泽履在主世界和当过兵的朋友喝酒时候聊过,新兵营那是真的往死训练,反倒下了连队训练都会减少一些。
    “累了?没事趴一会,其他人等你们亲亲的战友什么时候休息好,什么时候再说。”刘兴完全和颜悦色的说道。

章节目录

位面氪金系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71阅读只为原作者冻顶仙人掌.QD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冻顶仙人掌.QD并收藏位面氪金系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