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连三天步泽履仿佛变成了姥爷的玩具,整天指挥着他训练,步泽履心说这玩意到新兵连不都要体验么,这会玩有意思么。
    算了,就当让老头过一把新兵连长的瘾了,他这一走还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到时候就剩下老头子一个了。
    这三天步泽履也没敢问,不过趁着老头子出去买菜的功夫在家里翻腾了一阵也翻腾出来不少东西。
    尤其是一套老军装和十几个勋章压在了箱子底,这玩意还真是压箱底的东西。
    不过随着老头子偶尔蹦达出几句闲聊,也知道,这老爷子当年是指挥过对越反击战的参战营长,是正儿八经在前线指挥战斗的。
    计算了一下年龄后,这老爷子应该是打印度的时候才参加的部队吧。
    就在老爷子玩的兴起的时候,部队上家访的人到了。
    “营长好!”一个看起来40多岁的军官老远就跑过来大声的喊道。
    “你是……小煤球?”老爷子回了个礼回忆了半天才说道。
    “3连3排9班的梅长顺向营长报道。”梅长顺激动的说道。“营长您还记得我啊。”
    “喊什么喊,显你嗓门大。”老头子看到路过的行人有的驻足站住往这边看了起来“你们是来家访的?”
    “是,营长……”梅长顺好像知道老营长的脾气,站在旁边低声说道。
    “就这小子,你们按规矩来吧。”老爷子说完就招呼着大家进屋。
    政审,这是华夏特有的一个环节,步泽履以前没当过兵,此时坐在小马扎上还真有点紧张,虽然挺老爷子的口气他是打过招呼了,但万一没过去他任务可就完蛋了。
    “咱们就是聊天,不要紧张,有什么说什么,而且来之前,我们对你的具体情况也都了解了下……”
    一顿忽悠后,步泽履还真有点扛不住。
    “你想当兵吗?”梅长顺问道。
    “额,不知道,咳,应该想吧。”步泽履看到姥爷又眼睛一瞪离开低声的说道。
    “什么叫应该,想就是想,不想就是不想。”梅长顺余光看到老营长又在那瞪眼睛,不过一点都不怯,正儿八经的问道。
    “杂说呢,当兵后悔三年,不当兵后悔一辈子,而且我现在在外面继续这么混下去早晚打死人,到时候只能进监狱。”步泽履想了想说道。
    “我去你们学校了解过你的情况,你们的老师和校长对你的评价可不是太好”梅长顺说道这里沉吟了一下“不过,你虽然打架,但是没把人真的打坏过,你跟老营长有学过吗?”
    “这个我可以拿我的党性做保证,我三天前才交了他格杀术,并且从来没对他进行过训练。”老爷子一下子站起来激动的说道。
    “老营长,老营长,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在想如果他要是从小接受您的训练并且还能对普通人下手有分寸这就是一个好孩子。”梅长顺赶紧解释道。
    “哼哼,我说这个就是有点后悔真没从小教他东西,我就交了他三天,你可以去试试,这小子可真是一块当兵的料。”老爷子很是得意说道。
    “老营长您意思是?”梅长顺有点不动老营长这是什么意思。
    “他体检完我简单的测试了一下,这小子做俯卧撑俩个小时后起来气都不带乱的,灌了一缸子水就跑外面抽烟去了,这混蛋玩意,我都差点忘了,你跟谁学的抽烟”老爷子说道这里又气呼呼的喊叫了起来。
    “这个,老营长,咱们现在征兵可不是说身体好就能当兵的,现在的部队可跟以前不一样了。”梅长顺说道。
    “在变,一个当兵的身体素质也是第一,别以为我不懂,不就是什么立体作战,现代化作战么,新闻上不老说么。”老爷子不服气的说道。
    步泽履心说不是政审么,怎么成一个现役军官和退伍老头讨论军队改革的问题了。
    还有,哥们穿越的是‘士兵突击’改制不是早晚的事么。
    ‘还有,这人没见过啊,到底是不是钢七连的人啊。还有前往别穿过头了啊,只需要和三傻子同届兵就行,要不然太耗时间了,万一让给哥们一个什么进入a大队的任务,那不得十年八年才能回到现实世界啊。’
    最后步泽履把两位军官送走,而姥爷一个人在家又吹胡子又瞪眼的,脾气大的很,准确的说是把俩人给赶走的,他这政审到底是个什么情况,步泽履心里有点悬啊。
    随着两个军官出去,步泽履看着街坊里围了一大群人在周围在那看热闹,而且还指指点点的。
    他姥爷那嗓门,得了,还是别说的好。
    “泽履,你这是要当兵了?”回来的时候邻居阿姨好奇的问道。
    “还不知道呢。”步泽履随口应了一句就回屋了。
    三天后,步泽履收到了入伍通知书,这一下他们家可是附近几个街坊的人都惊讶了。
    “走了啊,你老注意点身体,实在不行找个老伴……”步泽履话还没说完姥爷一巴掌就拍在了桌子上。
    “混账话,赶紧滚蛋,总算不用操心了,还有,到了部队老实点……算了,总之你不要丢我的脸,要是让我知道了,我亲手打断你的腿,听见了没。”老爷子今天穿了一身军装,虽然没有领章和肩章,但是格外的精神。
    “是,保证完成。”步泽履少有的敬了个礼说道。
    “礼毕,滚吧!”老爷子回了个礼拉开门一把就把他给推了出去,瞬间就把门给摔上了。
    步泽履一步三回头的看着这个住了不到半个月的小平房,他知道这个老头子此时肯定趴在窗边偷看呢。
    随着步泽履一个被背着行囊赶到了他们这片区域的集合地点,登记过后就直接上车坐在了大巴里面,然后看着窗户外那些一个个家长哭天抹泪的看着自己即将离家的孩子有些吃味。
    “士兵,你家人没来送你吗?”突然一个军官走到了车上,看着坐在汽车中间。
    “啊。”步泽履点了点头应了一声懒得搭理他,他整琢磨这个系统呢,前两天接到入伍通知书的时候,他就已经完成了‘任务:应征入伍’可是才给了百分之一的能量条。
    然后又开始宕机了。
    前几天一直珍惜跟老头子在一起的时光,都没怎么注意,今天正式踏入军营了,他要开始琢磨着怎么完成任务了。
    按照他的估计应该是完成度达到百分之五十就能回归,或者做完主线任务。
    可是他现在有点害怕了,这尼玛要是真在这个世界当十几年兵他就阵瞎了。
    十几年啊,回去后不得奔40啊,他还没结婚生孩子呢。
    “其实这样也挺好,不过你也别难过,有哪个家长不爱自己的孩子呢,都能理解,他们不来可能是怕到时候心情太过激动……”
    步泽履真想说他只想‘静静’在他穿越前大致的看了一下士兵突击,虽然只有一个小时,但是步泽履还是针对性的收集了不少有用的信息。
    现在他担心跟三多子分不到一个新兵营,他可是从长安走的兵,三多子和成才是河南兵。
    要是没分到一个地方,他可就触发不了任务了,当兵他是愿意的,当个几年兵进行专业性训练,可比外面找人或者偷偷练要强太多。
    而且他有信心靠他这个身体素质当上特种兵,用姥爷的话来说,他这身子骨基础实在太好了,这还是没训练过的情况。
    他几乎不眠不休的双修了1周的时间,当是白双修的,要不是怕被当成外星人,他也不用打一枪换一个酒店。
    随着时间到,在军官的催促下所有士兵都登上了大巴车,前往火车站统一上车。
    随着汽车发动,步泽履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似乎在远处看到了一个老头子背着手站在一颗树边。
    当汽车拐过街角的时候一群同龄的男孩开始互相攀谈了起来,都是这一片的同龄人,一会就聊了起来,步泽履身边坐的一个哥们随口问了步泽履几句,只不过没得到回应撇了撇嘴就找别人聊天去了。
    大巴车开的不快,但是半小时后也抵达了火车站,随着划出一片特定的区域,入眼就是一片绿色的海洋,而且每个人胸前都带着一个大红花,包括步泽履一样。
    此时步泽履还真感觉不到‘入伍光荣’恐怕只有离开的那一天才能体会到是真的光荣。
    步泽履也不吭气,他知道暂时是不可能遇到主角两人组的,一个在长安,一个在河南,而且他们这些兵还都不知道是分到哪个军区的呢。
    随着哨声,人群开始排着队进入火车站,继而逐个登车。
    这种老式的绿皮火车,步泽履也就小时候去华山的时候坐过,而且他们这些新兵都是硬座,天呐,步泽履真的有点后悔了,当兵真的好吗?
    咣当咣当,不时的切换火车头,而且还要在某个站点下车,然后等下一趟军列过来。
    总之步泽履发现身边熟悉的人越来越少,等到了郑州的时候,步泽履身边的长安老乡就剩下了5个,而身边重新站在一起的人已经是五湖四海过来的人了。
    晚上再次登车后,步泽履都快崩溃了,之前好歹还是硬座车,现在直接换成了货运火车,他们这帮人直接就是席地而坐在一个完全密封的大闷罐子里面。
    根本不知道走了多久,走到哪里去。
    “艹,那个狗日的放的屁,是不是人啊……”
    “哎呦我艹,哪个哥们把鞋脱了,要中毒了……”
    “天呐,我tm受不了了,这情况谁在吃孜然?”
    “蠢货,那tm的是狐臭啊……”
    “nb,听见没有,这情况还有哥们在打呼噜……”
    在黑灯瞎火的闷罐子里面,步泽履都快疯了,放屁脚臭也就算了,那个有狐臭的混蛋是怎么过的体检啊。
    嘻嘻闹闹了一阵,车厢里面再次安静了下来,步泽履靠在铁皮上半梦半醒的就这么靠着,不停的回忆着在现代社会那些欢乐时光。
    ‘曰’步泽履赶紧换了一个想法……

章节目录

位面氪金系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71阅读只为原作者冻顶仙人掌.QD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冻顶仙人掌.QD并收藏位面氪金系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