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次有人关心是什么时候了,哪怕是骂一句也好。
    步泽履在厨房洗了个手走回到饭桌上,此时盘子都已经掀开了,四菜一汤,两荤两素,老爷子甚至拿了一瓶没有标签的白酒就坐在那里。
    “以后当了兵可不敢在在外面打架了,知道不。”老爷子少许的有些温柔的说道“再说了,到了部队你也就是挨打的料,就你这小身板,呵。”
    “万一当不上呢?”步泽履拿着筷子扒拉着空碗说道。
    要知道刚刚穿越来的时候步泽履就已经看了一眼,没想到这次系统很给面子,在任务栏就已经给他发布了任务。
    ‘任务:应征入伍’
    虽然步泽履对自己的身体很自信,虽然整体都有些削弱,毕竟他这一下子回到了18岁,可是就18岁的身体步泽履反倒是把所有的能量提纯了一遍。
    配合这18岁的体质,步泽履都有点咋舌,实在是不知道说什么好。
    “当不上?老子第一次求人就是为了你个小兔崽子,我到是想让你上学,你学了吗?整天在学校打架,现在倒好人家把你开除了吧,你说,你不当兵干什么!”老爷子越说越激动直接拍着桌子吼了起来。
    ‘擦,打架退学,怪不得18岁就去入伍了,那岂不是哥们这个世界还考上高中了?’步泽履心里一阵吐槽,不过想起老头子第一句话,一下激动了起来‘难道老头子还有部队的关系?’
    这可是真实的世界,步泽履明白在华夏想要当兵的难度,并不是电视剧里说的那么简单。
    这年头当兵要么塞钱要么托关系,是不是很神奇,别的国家当兵都避之不及,可是在华夏想当兵不是说你报名就能去的,首先一个城市要有招兵指标,比如长安市招5000个士兵,然后分到各个各个辖区,一个辖区就恐怕就有10几个名额。
    10几个名额在一个有着块几万人口地方这要怎么分,分给谁?
    不塞钱,不拖关系能当兵,做梦呢吧。
    “求谁了?”步泽履好奇的问了一句。
    “求谁,我用求人吗?我当营长时候他还是刚入伍的新兵蛋子呢。”老头子一拍桌子愤恨的说道,老头子倔强了一辈子,没想到临老临老丢了一把人。
    ‘得,哥们还是个红二,不红三代,不对啊,这老爷子正营退休的话,怎么可能窝在这呢。’步泽履可是认识他们现在住的地方。
    他家小时候拆迁的时候,想这种私自搭建的房子都属于违章建筑,都不算赔款面积的。
    而这个世界老爷子就住在这种违章建筑里面。
    在看老爷子那吹胡子瞪眼睛的架势,还是少问为妙,就这脾气在这年头能混的了好才有怪了呢。
    “那我要真走了,你咋办!”步泽履不知道怎么的忽然问出来这么一句。
    “我?我一大活人还能饿死?我没退休工资吗?”老爷子说道最后拿起酒盅干了一口“吃饭,哪来那么多废话。”
    步泽履忽然觉得系统挺混蛋的,突然搞出这么一个姥爷给他,现在又要让他去当兵,他如果按照剧情来说,至少要当十几年兵啊,老头子今年至少60了吧。
    沉默无言的吃着饭,老头子光在那喝酒,很少下筷子,尤其是那两盘肉菜是一口都没动,而且摆在了步泽履面前。
    “我吃饱了,出去转转晚上回来!”步泽履三两口把米饭扒拉完喝了碗汤就准备出门。
    实在受不了这种气氛。
    “坐着有事跟你说。”老头子瞪着眼睛说道。
    “我,我就在门口。”步泽履说完也不管老头子在喊直接开门走了出去,就在门口台阶上坐着。
    看着周围的环境仿佛真的回到了小时候,苏联时期建造的3层小楼,步泽履小时候就住在这种楼里,一个单元三四个邻居,公用厨房,公用厕所。
    以前这种小平房就在他家楼前,而这个世界他却住在了这种小平房里面,看着加盖出来的一个厨房,步泽履有些怀念起以前放学后在院子里面和一群小孩不玩到天黑不回家的场景。
    而这个世界仿佛一下子吧他拽回了童年,只不过是不同位面而已。
    偶尔路过的几个小孩看到步泽履后都快步离开,没有一个跟他打招呼‘看样子我在这边应该不讨喜啊,唔,这个年头不是学习差,就是爱打架才会有这种瘟疫效应。’
    ‘这应该是一个工厂社区,类似于我小时候那种社区。虽然同样在东郊,只不过路名,街道名字都变了,甚至我现在的位置应该是一片城中村。’
    ‘果然是不同位面啊!’
    步泽履是长安长大的,怎么可能不知道大致的地方呢,这里的长安和他所在的长安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不自觉又点了一根烟,刚刚抽了半根,好嘛,不止小屁孩,连门口一些叔叔阿姨看他那眼神都充满嫌弃。
    想想也对,18岁的小孩坐在自己家门口抽烟,到底是家里缺教,还是小孩太混蛋。
    “咳咳,进来,少在外面丢人。”窗口又传来老头子那威严的声音。
    步泽履捻灭香烟后低着脑袋进了屋。
    “去把那些东西都搬开。”老爷子指挥着步泽履把屋子中央清空后招了招手。
    “还干嘛?”步泽履靠在墙上低着头问道。
    “站中间来。”老爷子指了指中间。
    步泽履一脸不解,不过还是老实的站到了屋子中间,突然腿弯猛然受到攻击,接着衣领被一拉,脖子就被扣住了,往后一扯。
    没动。
    步泽履侧过头一脸皱着眉头奇怪的看着这老头,难道以前都是这么挨揍的,也不对啊,这明显是要把他撂倒制服的意思啊。
    “咳咳,老了,以前就这么一下子就能把土猴子给制服。”老头子松了手有些奇怪的看了看自己的手‘不对啊,这小子怎么这么抗揍?’
    “噢。”步泽履转过身挠了挠下巴,一脸奇怪的盯着老头子。
    “嘿!”
    步泽履的胃部在受攻击,接着一个手掌直接向脸部袭来,吓的步泽履连忙头一歪躲过去,连忙后腿了几步。
    “你干嘛!”
    “你不疼?”老头子眨了眨眼睛有些奇怪,在看了看自己的拳头,然后猛然打到木柜子上发出‘嘭’的一整闷响,一个很明显的凹陷就这么窝了下去。
    “啊啊啊啊啊,好疼,好疼,后劲,后劲疼!”步泽履配合的叫了几声。
    “混账话,不疼就是不疼,疼就是疼。”老头子一怒走了过去拉着自己外孙的胳膊捏了捏,瞪了一眼后,打开外孙的手掀开看了看他的肚子。
    “你平常锻炼。”老爷子退了两步问道。
    “打架算么?”步泽履想了想说了个莫宁两可的的话。
    “没想到你小子身子骨这么结实,倒是小瞧你了,俯卧撑能做多少。”老爷子这会拉了个小马扎坐到了单人床旁边第一次认真的打量自己的外孙。
    以前每天只用给他做好饭就行了,不敢在用管女儿的方法管孙子,别到时候又搞的关系僵硬了,愣是最后一眼都没看到成了白发人送黑发人。
    可是没成想,外孙不敢强硬的管反倒是块当兵的材料,刚才那两下一个普通人绝对受不了。
    可是看看自己的外孙,屁事没有,早知道是个这情况从小就应该把外孙接受军事化训练。
    “不知道。”步泽履挠了挠头还真不知道能做多少个。
    “做着我看看。”老头子强硬的说道。
    “别了,这大冬天弄一身汗又洗不了澡,有啥就直说呗。”步泽履骨头一软又靠在了墙上。
    “我是教你两招,免得你到真到了部队挨揍。”老爷子当了一辈子兵怎么能不知道这里面的勾勾绕绕。
    要知道老兵打新兵直到步泽履主世界还是存在的,只不过少了很多,对于变相体罚什么的已经明令禁止了,而且现在小孩多聪明啊,你敢揍我,我就告你,而且现在是一告一个准。
    步泽履可是有一个初中当兵退伍回来的同学,当初喝酒没少说这事,和现在的时间轴也就差了5-6年而已,那么这时候的部队是什么鸟样,步泽履早就有了心理准备。
    “军体拳?”步泽履。
    “屁,那是给民兵练的,你别管什么拳学不学?”老头子说道。
    “学!”步泽履一下反应过来了,这老爷子这年纪八成是上过战场的,那格斗功夫都是杀人的招数。
    “以前不教你是怕你把人打坏了,这马上去部队了,免得被人当沙袋,不过记住了,这玩意是杀敌的,手上留着点。”老爷子说完这才站了起来。
    “过来,看好了……”
    “你小子手劲怎么这么大……”
    “轻点,轻点,好小子是块当兵的料……”
    “臭小子,让你留着点手,这是对敌的,不是打架……”
    教习了半个小时老爷子气喘吁吁的瘫坐在床上可是眼睛却很亮,他是真没想到自己外孙这身体这么强悍。
    要是当年在他部队,那就是侦察兵的料,这还是没进行过训练的体质。
    “你以前在外面跟人家打架没打坏人家?”老爷子好奇的问了一句。
    “不敢下手,怕真打坏了,一把打肚子一下他就倒了。”步泽履胡乱的说道,他哪知道以前的事情啊,而且这身体明显都是他18岁时候的,身上的痣都没换位置。
    “行,在打一遍我看看。”老爷子缓过气拿了杯水喝了一口说道。
    “噢。”这会步泽履一点都不介意,这可是交他真东西呢。
    步泽履自从双修后,体质提升的不是一点半点,只不过没有进行过正儿八经的训练,心明眼亮不说,记忆力,和领悟力都在增强。
    在姥爷交了一遍后很快的就能记住,偶尔在姥爷的提醒下纠正一下。
    “行了,现在做俯卧撑。”老爷子看了看心里高兴坏了,不过也想看看这小子的身体到底有多强。
    得,老头都交了一套格斗术,不久是测试一下身体素质么。
    也没问做多少个,脱掉外套,就传了个秋衣秋裤开始……

章节目录

位面氪金系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71阅读只为原作者冻顶仙人掌.QD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冻顶仙人掌.QD并收藏位面氪金系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