躺在床上,步泽履一夜几乎没有合眼,只在早上迷迷瞪瞪的睡了一会,随着神父在那倒腾东西被吵醒后,迷迷糊糊又想睡个懒觉,可是下一刻就立刻就从床上弹坐了起来。
    跟神父打了个招呼就出门了,昨晚步泽履已经想明白了,之所以呆在教堂就是为了接触到剧情人物,而昨天恰巧就触发了任务,那么作为主角的小东北绝对是任务中心,只有接近他这个又臭又硬的系统才回出现反应。
    ‘这会这小子应该是被关在了拘留所。’步泽履决定去蹲点,他已经想通了,必须要跟着小子再次实验一下触发任务。
    只有完成一次任务,步泽履才能根据系统的反应做出调整,继续在这个时代耗下去早晚有一天要横尸街头。
    以他这现代人的性格,哪能忍受这个时代平头老板姓的苦楚,一个多月来的格格不入让他在后厨都有些被孤立了。
    拘留所很好打听,为了不暴露自己,步泽履还是观察了一下地形后,在小巷子里面捡了点破衣服烂帽子,在脸上抹了点灰找了个破碗才重新回了拘留所附近,找了个角落就再次坐了下来。
    盘腿对于步泽履来说恐怕是这一个月来学会的唯一技能了,生活在黄土高坡的步泽履要他蹲着蹲上一个多小时都没啥问题,可是盘腿完全盘不住,可是这会步泽履很自然的就盘着腿坐在了角落,低着头也不吭气。
    要饭,步泽履从来没想过他会有这么一天,即使是装的,他也没觉得自己要走到这一步,实在是太丢脸了,作为一个现代人,受过九年义务教育的人完全干不出来这种丢脸的事情。
    低着头也不吭气,偶尔走过的人他也不敢开口讨要。注意力全都放在了不远处的拘留所大门那里。
    枯坐了一上午一分钱没要到不说,而且还没等到人,被送进去不少人,但愣是一个人没见到出来。
    揉了揉腿站了起来,从身上摸出昨天的一块钱工钱,在贫民区的小摊前买了四个窝头。
    1角钱4个窝头!贵吗?步泽履觉得好贵,他现在兜里就剩9角前了,这么下去他也最多抗10天,而且这还是他一天的口粮。
    在店家那讨了一碗水,混着窝窝头一口气就咽了俩,剩下两个揣到了兜里,这可是他今晚的晚餐。
    再次赶回了蹲点的位置,步泽履开始蹲点,倚着墙壁步泽履很是专注,他觉得自己又当警察的天赋,至少此时他耐得住这份寂寞与煎熬。
    他不想在这样耗下去,必须要启动系统任务,哪怕是给他奖励点粮食也好啊,他现在真的是弹尽粮绝了。
    扛到了下午,步泽履看到有几个人从拘留所里面出来,这时候才想起了他可是近视,恐怕是正睡觉呢就被系统给带穿越了,眼镜都没带。
    起身后快走两步幸好出来的几个人没走远,而且还是向他这个方向走来,错身而过的时候倒是没有看到熟悉的面孔心里才送了一口气,继而绕了半圈就蹲坐在了马路对面。
    刚刚坐下不久,步泽履肚子有些饿,从怀里掏出俩窝头准备寻思一个地方搞点水,正看发现两个小孩顺着墙边走了过来,而俩小人走到近处盯着他,或者说盯着他手里的窝头吞了吞口水,这才迈着腿绕过他走了。而其中一个小女孩眼睛完全都没有放开过,任由小男孩牵着手头扭着盯着他手里的窝头。
    步泽履心里一抽,盯着手里的窝头看了看,随即冲着小女孩招了招手,示意窝头给他。
    小女孩拽了拽男孩的胳膊,俩人转过头后,看着步泽履冲他俩递着窝头的手有些迟疑,但还是慢慢的走了过来,很是乖巧的蹲在了步泽履的面前。
    “吃吧!”步泽履把手里的两个窝窝头递了过去。
    俩小人看着步泽履接过了窝头后就这么蹲在他的面前默默的吃了起来。
    步泽履虽然近视,但是这么近的距离还是能看清的,两个似乎只有4-5岁的小人双手捧着窝头,脸埋在手上小口小口的吃着窝头。
    就好像两只小猫小狗在吃饭,不过步泽履知道,俩小人这是害怕,害怕窝头的渣滓掉到地上,用手捧着吃窝头的渣子不会掉到地上。
    看着他们细嚼慢咽混着口水艰难的咽着窝头,步泽履不着痕迹的摸了摸眼睛,在现代,这样的小人怕是在家正坐在沙发上看着动画片喝着牛奶吃着零食呢吧。
    而在这里呢?
    两个在日占去的东三省的小人除了上街乞讨外就剩下饿死了。至于的他们的家人呢,步泽履不用想,也不敢去想,扭过头再次盯着拘留所大门。
    寒风扫过街道,即使步泽履还裹着一层捡来的破衣裳都是一阵发颤,不经意间看到俩小人就那么依偎在一起坐在他身旁不远处依偎在一起。
    步泽履想了想冲着俩人招了招手,俩小人犹豫了半晌挪到了他的身边,小男孩靠在了他的身边,步泽履明显能感觉到小男孩冻得发抖的身子。
    “你俩不回去吗?”步泽履不敢说‘家’这个字。
    “桥洞让人占了,不让俺们去。”小男孩雀生生的开口道。
    “唉……”步泽履长叹了一口气,伸着手揽了揽俩小人,把他们抱再了怀里。
    步泽履现在就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他能做的或许也就给这俩人一点温暖吧。
    闻着有些发馊的味道,步泽履强忍着呕吐的味道,靠在了墙角,俩小人没一会竟然在他怀里睡着了。
    世道艰难,都说穷则独善其身,可是步泽履还是忍不住拉一把这俩小人。浑浑噩噩的睡着,晚上被冻醒了好几次,但步泽履没有回教堂,他现在唯一的信念就是小东北这个主角了。
    随着清晨的曙光洒在身上,步泽履觉得自己好像活了过来,一夜的寒风吹得他整个后背都是凉的,昨晚还觉得俩小人臭到不行,可是这会在他怀里却像两个小火炉给他提供温暖。
    从地上爬起来,步泽履脱下外套盖在了俩小人的身上,看着清静无人的街道活动着四肢,一晚上的煎熬尤其是9月份的东北,再有一个月就入冬了,此时早晚温差和中午极大。
    贝爷说过如果你身子觉得冷了,那就做几个俯卧撑,步泽履依葫芦画瓢,咬着牙做了12个身子就出了点汗,直到做了15个步泽履趴在地上缓了好几口气这才站起来继续活动四肢,让身子保持着热量。
    或许是晨雾太冷,两个小人在步泽履活动完后也醒了,坐起来后,小男孩的手掌不停的给小女孩四肢搓着,让身体热起来,随后才自己开始搓着四肢。
    看着这样的动作,步泽履不知道作何评价,这种事情恐怕是人类的本能,可是对于两个小孩仿佛习惯一般的动作实在是不敢想更多。
    俩小人就再次依偎在一起裹着那件破衣服蹲坐在墙边,也不说话,就睁着那无神的大眼睛望着地面。
    待到路上渐渐有了行人,俩小人才把衣服递还给了步泽履冲着他鞠了个躬俩人拉着小手就这样慢慢的消失在街角。
    拍了拍脸,步泽履扫开脑海里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他现在只有一个目标,就是剧情主角,他要触发任务,然后完成任务,等待系统给他发奖励。
    这是他唯一能想到自救的办法,如果等到剧情结束他还没有办法后,他就准备去中原,去哪里加入部队抗战,死之前也要弄死几个小鬼子,也不枉此生了。
    至于在这里弄死小鬼子,他不敢,不仅害己还害人,在战场上就不一样了。
    随着行人渐渐多了起来,太阳总算出来,步泽履抓紧晒着太阳驱散再次有些发冷的身体。
    没有一会,肚子就饿了起来,强忍了一会,实在忍不下去,这才起身裹着衣服准备去买点吃的。
    ‘昨晚露宿导致体能消耗才会饿的这么快,不行,在抗几天就麻烦了。’步泽履一边走着一边想着对策,他不知道小东北何时出狱,如果不抓紧和对方接触,只有回到教堂去守株待兔了。
    他记得剧情中有一幕是那帮救国会躲到脚教堂,而其中很搞笑的一幕就是小东北假装耶稣靠在十字架上的画面。
    可是那时候剧情怕是过半了,他可不想错过机会,万一到那时候触发不了任务就麻烦了。
    来到老地方,再次买了四个窝头后,步泽履不知怎么想的又多买了四个,用纸包住放到了怀里,再次讨了碗水,混着俩窝头三两口就咽了进去,这玩意迟到嘴里实在喇嗓子,又喝了两碗进肚子这才快步走回街道。
    转过街角后这才慢慢悠悠的走到了老地方。
    ‘嗯?’步泽履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发现马路对面坐了俩人有些熟悉,但是又认不出来。
    压下心里的羞耻感,端着碗走了过去“大爷,大爷,行行好,赏口吃的吧。”
    “赶紧滚蛋!”嘴上虽然骂着,但是手里还是丢了两角钱的纸币到他碗里。

章节目录

位面氪金系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71阅读只为原作者冻顶仙人掌.QD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冻顶仙人掌.QD并收藏位面氪金系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