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日,周三,首都高校春季大学生田径运动会也进入倒计时。
    欧教练最怕乐同学放自己鸽子,到运动会倒计前三天每天打乐同学手显示关机,他都想跑去找美少年好好说一顿,当在比赛倒数前一天,早上起来仍如既往的打电话,终于不是再关机,他惊喜的嗷嗷叫,也没继续打,收拾收拾,开着座驾飞冲学霸楼。
    到达学生宿舍,欧教练飞奔小晁同学宿舍,爬到一半楼,看到美少年下来,飞冲上去抓住少年:“小晁,小乐回来了是不?”
    “回了,小欧同学,你再抓着我,我妹妹看见你欺负我,你就去角落哭吧。”被小欧抓住,美少年嫌弃的扳开他的爪子。
    “嘿嘿嘿,有话好好说,别总冤枉我欺负你嘛,咱们是男子汉,要有男子汉的光明磊落。”
    “小乐乐说我是美少年,没说我是男子汉。”
    “我去!”欧教练想吐血,妹控的家伙最难搞定!追着美少年小晁下楼,发现少年去东楼梯,他瞬间比打鸡血还振奋,麻溜的跟后面当跟班。
    美少年到四楼开门进女生宿舍,欧教练兴冲冲的冲进门,欢喜的嚎:“小乐,我刚才打你电话了,你有没听到。”
    乐韵在厨房忙着,早就听到上楼的脚步声,分析出是谁,对于欧教练的到来淡定的不能更淡定:“我听到了,共响了三声,我还没去接就断了。”
    被小同学直揭老底,欧教练不说话了,跑去坐下。
    早明白小欧是什么个性的美少年,懒得跟那家伙计较,帮小乐乐打下手,早餐有煎饼,面条,还有一盘松花皮蛋。
    欧教练哧溜哧溜的吃掉面条,捧着煎饼就着皮蛋美美的吃,吃饱了,死皮赖脸,各种不要节操的问小同学要松花皮蛋,小女生给四个皮蛋给他打包带走,他才笑咪咪的随美少年滚蛋。
    实际上,他也只消失不到三个钟又出现,再次跑小女生宿舍坐等午餐,美其名曰“盯着她免得忘记下午的比赛”。
    对于大众来说,日子一天一天过,没啥变化,对于万俟教授来说,夫人不在家的日子简直太难熬了,就算隔个一二天会通一次电话,可是每天回到就自己一个人孤零零的,感觉好冷清。
    一个人寂寞的过了半个多月,他都快闷得长毛,当收到自己小学生的电话叫他中午去吃饭,万俟教授那颗快被闷得长毛的心骤然开花,激昂的跑去小学生住的宿舍楼。
    他赶到学霸楼自己小学生宿舍,直接无视欧教练,坐下就大倒苦水,告诉小学生说她师母不在家的日子自己过得有多苦催,一阵叽喱哗啦,把半个月没人听的话像竹筒倒豆子似的倒给小学生听。
    以至于当美少年回来时,老教授还没完没了的在吐苦水,憋得美少年那么好的修养都想拿冷水泼他。
    因为心疼导师没有师母的日子不好过,乐小同学也特别尊师敬老,拿袋子装一袋子皮蛋给教授,让他不想烧菜就煮面或者在外面买个饭就着皮蛋吃。
    万俟教将皮蛋放自己车里,他则钻进晁同学的车里,他要陪自己的小学生去比赛哒,至于下午的某节课,他通知学生助教帮代课。
    首都高校田径运动会预定25日开幕,但有些项目因为太耗时间,如果在正式田径赛时间内比赛,那么原本预定的时间远远不够,所以1000米跑和竞走项目提前举行。
    虽然只有几个项目提前举行,各校参赛运动员和学生会等人员都很积极的到场加油,有些没课的同学也会去当啦啦队。
    青大去的学生挺多,共派五辆班车,一辆车是运动员们所乘,其他的是学生会成员和观赛同学。
    美少年开车载自己的妹子去比赛场;燕行和柳向阳也旷了下午的课去看小萝莉万米跑。
    本年的高校大学生田径运动会由理大承办,赛场在理大的分校,它的分校就在离青大不远的科技园区,青大班车不到二十分钟就到达目的。
    有项目赛的各高校的校车也将各校参赛选手送至,每个学校人员到达,跟随校队教练们去理大分校的运动场。
    各个项目预定1点开始,要求各校运动员提前半小时到达去检录,到相应赛场区域等候。
    提前举行的项目有:男女10000米决赛,其中女子只有甲乙两组;万米竞走也只有女子甲组一个组,乙丙组人数不足,取消;男子有甲组有2万米竞走,万米竞走排在正式比赛期内。
    另外有男子甲乙组撑秆跳高,男子甲乙组链球赛,丙组因报名人数不足取消项目。
    乐韵到达理大分校准备要下车时,自己留在后面一点,将长袖运动裤脱掉,只穿短运动装,背包由美少年哥哥帮背,她跟着欧教练去运动场。
    燕少柳少与万俟教授和学生们同行,当大家到达运动场,暗中惊疑,运动场跑道起点终点处好多领导,即有理大校领导,还有体委、市教委、市田径赛事中心、全国田径运动协会、大学生田径运动协会和市体育管理中心等领导代表们,还有很多中青年男女。
    各方领导们和青年男女在跑道外,赛场旁有测量风速的仪器,电子计时器,比赛都采用电子计时,实现公平公正的原则。
    晁宇博和大家一起走到跑道附近,看到国体委和青少年司的几位老大,默默的叹口气,那些人还是没死心啊。
    体委和体院的领导们来干啥,他比谁都清楚,他们来的目的只有一个——他们家可爱小团子,体委和体院还是想将小乐乐拐去当专业运动员。
    小乐乐心有沟壑,还有个小欧同志顶着,晁宇博倒不担心体委那些领导强抢,帮提着小乐乐的背包和她的长外套,和同校的部分同学们站在运动场外。
    柳向阳跟着小美女去检录处,如愿以偿的看到自己未来小媳妇儿,心中欢喜,在稍远的地方看女生们刷脸检查。
    同时检录的还有男子撑竿跳高,因田径运动会采用刷脸仪器检录,速度很快,检录完毕,各自随对应的裁判们去比赛场地。
    女生万米跑共13人,不用分小组。
    去往运动场时,耿静心小跑着溜到某个身材好到爆的小萝莉身边,友好的攀住小巧玲珑的小女孩:“小学妹,看到你原本高兴的,但是,我知道你是我对手,我表示我整个人都有点不太好了。”
    “要打架不?”乐韵笑咧嘴,耿家姑娘看到她就感觉不好当然是因为知晓她跑得快,感觉心塞。
    “打架就算了,我怕晁师姐的拳头,”耿静心搂着个软软的萌妹子,心情非常爽:“小学妹,你不要告诉我你还有五千米。”
    “你除了这项,也有五千米是不?”
    “嗯。”耿静心望天:“我报名的那刻就做了大胆的猜想,你这只小萝莉可能也会报万米和五千米,我就想着冠军是没我份儿的了,好歹夺个亚军也不错,果然被我猜中了,简直不能更心塞。”
    “学姐,加油吧,没到最后,谁也不敢说冠军属于谁。”
    “有你这么个妖孽,别人还能摘走冠军就有鬼了。”
    “学姐,你在帮我拉仇恨呢。”
    “我不帮忙,你也会拉到一票仇恨的。”
    “累觉不爱。”
    “嗯嗯,看到你这样子,我平衡了……”可爱小萝莉一脸郁闷,耿静心顿觉开心不已,小萝莉也会忧伤,总算能抚平她看她也是参赛运动员的那种苦催心情了。
    检录处离起点跑道不远,很快就到,到了地方,裁判们给运动员们发号码,各个运动员们将号码戴配好,做赛前的准备活动。
    赛前十分钟,清场,让在跑道内或挨着跑道的人站到安全线外,免得防碍运动员们比赛。
    赛前五分钟,裁判最后宣讲一次规则,前三分钟,各人上赛道就位。
    标道跑道八条,十三人同赛,人员以成弧形的方式排成两列,乐同学在第三跑道,耿同学在第六跑道。
    柳向阳站在跑道外,紧张的看看未来小媳妇,又看看小美女,最后还是重点观注未来小媳妇。
    青年司的李司长和领导们直勾勾的盯着第三跑道上的小女孩儿,那个孩子是长跑选手当中最矮小的一个,比她两侧跑道上的女生矮了一大截,看起来分外娇弱。
    广播再次提示赛跑即将开始,通知赛场上的人勿横穿跑道或勿在跑道内乱走,做了安全提示,裁判们也全部就位。
    赛前一分钟,主裁判就位,前三十秒通知准备,前十秒喊就位,赛场外一片安静,在喊出“预备”时,主裁判手里的旗帜向下落,发令枪响。
    13个女生冲了出去,红蓝黑紫黄的运动服如一片彩光在跑道上晃动。
    规定在第一个弯弧前不得抢道,赛道上的女生们保持在自己的跑道上奔跑,乐韵排第三跑道,在冲出不到百米时,追上排在前的另一道弯弧上的运动员们,再跑五十米,与耿家姑娘差不多快。
    跑完第一个弯弧,到可以抢赛道的区域,女生们争夺第一条赛道,第一条跑道是标准的400米跑道,其他跑道一圈要多出几米到几十米。
    乐韵不想跟人争,脚底抹油,一溜烟儿甩开对手们,一马当先往前跑,眨眼前拉开五十米左右的距离,当了领头羊,愉快的冲冲冲。
    “我去!不带这么淘汰人的。”柳向阳狂瞪眼,小美女那家伙敢不敢跑慢点?他就不能先让别人在前面,她落后一点么?
    燕行睨一眼发小兄弟,偷偷的抿嘴笑,小萝莉最怕麻烦,她是不喜欢跟人挤来挤去,所以干脆跑第一。
    国体部的几位重磅级人物望向青年司的李司长,眼神就一个意思:那孩子拿出真水平了吗?
    李司长微微摇头,目测,小同学的速度现在仅只是普通的匀速,如果小家伙认真跑,速度会提升几个档次。
    有个小萝莉从一开始就领跑,耿静心暗中丢了数个眼刀子,特么的,一开始就这么快,会把人人折腾疯的,她不敢从一开始就跟人拼,保持自己训练时的匀速跑,保持在第二或第三的位置。
    万米跑共二十五圈,跑了五圈,乐韵觉得可以稍稍提升点速度,所以愉快的加速,将距离从原来的百米左右拉开到二百米,跑到七圈,比其他人快将近一圈,跑到第十圈,比别人快一圈半,第十五圈,比别人快两圈。
    小女孩在前面得得哒哒的跑啊跑,围观的人一脸懵,两圈啊,竟然快八百多米!
    美少年温润的玉面浮上春风阳光,笑看自家小淘气撒开蹄子在跑道上撒欢。
    娇小的女生跑第十六圈时,其他女生还在第十三圈,人员的间距也有所拉开,跑第一的与跑最后一个大概相距离百米,中间十来人相距几米到几十厘米,也有并肩跑的。
    女生们都在第二第一跑道上,当跑到第十五圈时,意外发生了,在弯道时一个女生绊了一脚,扑倒于地。
    有人摔倒,奔跑的女生们愣了愣,距离很近的几个女生往一边绕了一下避过去往前跑。
    倒地的女生是航大的选手,穿白带蓝色的运动服,留一头精致短发,五体投地的扑在地上,试两次都没爬起,比她慢一点的女生停了一下:“同学,你没事吧?”
    “谢谢,你快跑,我没事。”女生吃力的以掌撑地,朝着关心自己的竞争对手露出一个笑容。
    听说她没事,女生继续往前跑。
    航大女生试着想爬起来,只撑到一半,又无力的趴下去,脸上额上豆大的汗珠子一颗一颗的滚。
    女生摔倒好像爬不起来,医务人员和航大的学生们跑向弯道。
    乐韵在隔着有二百米左右的地方看到人摔倒,也看有个女生停了停,她飞快的加速,眨眼间冲到摔的女生身侧,看她又试着爬起来,赶紧蹲下去:“别乱动!”
    扶住女生,伸手摸了她手腕,将自己用眼睛扫描到的伤势告诉她:“我是青大医学生,摸你手脉诊断得出你左腿小腿骨折,骨折的位置在近膝盖的四寸处,同时还伴有筋健拉伤,另外你的腰椎骨受重力扭伤导致有错位突出现象,不能再乱动。”
    女生疼得汗和眼泪一并流,趴着不敢乱动。
    “你腰椎骨突出的角度很危险,弄不好可能造成腰椎骨节脱落或错位断裂,弄不好极有可能导致瘫痪,我帮你乔正过来,会很痛,却能减少二次伤害,你忍一下啊,忍不了可以叫。”女同学的腰椎骨错位位置相当危险,如果不乔正,送医过程如果不是专业人员可能会造成二次伤害,从而导致女生瘫痪。
    乐韵不愿意看到一个大好年华的女生就此凋零,麻利的将女生调整一下位置,让她平趴于地,揭起她的运动衫衣,双手精确的捏住椎骨,一推一合,将扭偏的椎骨推整到原位。
    “啊-”后背专来剧烈的疼痛,女生痛得腰下沉,头向上仰,脸上肌肉因疼而揪在一起。
    一个女生摔到,比别人快二圈多的小女生停留下来,不知在做什么,在围观的人紧张的观看,当听到女生发出的惨叫声,暗中打个激灵。
    “腰椎是整回原位了,去医院后仍然要拍片,再上药,左腿骨折大概贴几副药能好,筋健拉伤不能忽视,要住院几天,不能再用力。”
    乐韵帮女生整好腰椎,俯身,将女生抱着扶坐起来,再弯腰,将一个比自己起码高一头半的女生抱起来,倒退着跑向来接女生的一群后勤人员。
    她跑得快,将受伤女生送到第八跑道边缘将人放在草坪仰躺,交待自己所知:“女同学腿骨折,腰椎有错位,我帮她整回去了,送医后仍然要拍个片子观察。”
    说了自己该说的,乐韵转身跑回跑道,继续自己的比赛。
    当小女生将自己的队员送来,航大的张教练满腹疑问,不知小女孩如何确认他的队员腰椎和骨折,也没再喊她以免耽误她比赛,蹲下身问:“洛心怡,尽量放松,我们送你去医院,很快就会没事的。”
    “嗯。”洛心怡痛得全身都在颤抖,咬着牙应了声
    忌于小女生之前说女同学伤到膝椎不宜乱移动,理大医务组请校医派担架接,校医接到消息就行动。
    青大跑第一的小女孩为一个不认识的女生停留已够让人吃惊,而小女生抱起受伤女生时,远方观赛的人看傻了,那个女孩子那么小竟然能抱动比她还大的人?
    当看着小女生抱着人倒退,直接懵呆,她在比赛啊,已经耽搁了时间,还倒退,岂不会费更多时间。
    燕行柳向阳看着小萝莉停留时就猜着摔倒的女生可能伤得很重,否则小美女不会留下来。
    自己的小学生在摔伤的女生身边停顿,万俟教授先是愣了愣,转而慢慢的笑开眉眼,他的小学生果然是个好孩子,什么时候都记着医者的职责。
    欧教练喜忧参半,看到小女生又跑回赛道,搓了搓手掌:“如果小乐这次拿不到冠军,等有空了我非得去航大找姓田的要他请我吃一个月的饭不可。”
    “欧老师,对乐乐有信心点。”晁宇博不慌不忙:“乐乐快了两圈,现在最快的人追平了一圈半,慢一些的仍然有将近一圈,乐乐就算破不了纪录,冠军也不可能拱手让人。”
    赛场上瞬息万变,乐同学仅只停留不到三分钟,赛跑的选手们已跑完一圈多。
    李司长等人看到小女生在摔地女生处停留时少不得一阵遗撼,当看到她再次重归跑道,生出无限期待。
    守在终点跑道外的一群男女,看着小小的女生从远处跑来,不知是谁带头鼓掌,热烈的掌声似海浪般响起来,青年男女们大喊“小同学,加油!”。
    被夹道欢迎的乐韵,懵懵的,瞅到漂亮的美少年哥哥笑容明亮的望着自己,那双美丽的凤目里满含骄傲和鼓励,咧开嘴回一个大大的灿烂笑容,瞬间加速。
    她答应过晁哥哥和欧教练要破纪录的,不能食言,她要加速了!
    原本预算出大概要以多快的速度跑,中途耽误几分钟,她重新计算过速度,至少要拿出百分之七十的真水平才能达到打破纪录的要求。
    乐韵对自己的潜能了如指掌,瞬间加速,再不看跑道外的人或物,人如发射出的火箭炮,朝着前方呼啸着奔去。
    “好快!”
    小女生猛的加速,大家只看到一团紫色一晃而远,再看,她已去了百余米,大家震惊得目瞪口呆。
    李司长等人也吃了一惊。
    当小萝莉跑到第二十圈时,理大医务人员用担架接走航大女生,就近送医去做检查。
    航大有老师和学生跟去医院照顾受伤的女生,张教练回到终点段,当听到其他学校教练们的细声交谈声,他也认真观看青大的小女生,那孩子以惊人的速度狂奔,听说又再次甩其他人二圈多。
    李司长等人原以为小女孩子在以冲刺般的速度跑两圈后会不得不缓速,然而让人吃惊的是小女生奔跑的速度有增无减,一圈又一圈,21圈,22圈……
    她越跑越快,当跑完第二十三圈时,那速度又再次提升,以长虹掠天之势跑完第24圈,到第25圈的余下半圈,小小的人似彗星袭月的速度一往无前的狂冲,一口气冲过终点。
    守在终点的李司长等人不约而同的看自己手中的秒表,就算手计与电记可能有点误差,也能测出个大概,看看计时表,不动声色的互相交流,大家计时在31分56秒44到31分57秒09之间。
    几位大佬惊愕了,如果小女孩之前不做停留,那么说明她可以在半个钟以内完成万米跑,足以与国际田径老们在奥运会上争夺田径长跑冠军。
    “我的天,天才啊!”欧教练等乐同学跑过终点,和美少年、万俟教授柳燕少几个跑去迎接小英雄,一边看自己的计时器,31分16秒45,就算自己的手计可能与电计略有差误,然而无论怎么说,小乐不仅夺冠,还打破高校大学生春季田径万米纪录,原纪录是36分32秒。
    晁宇博飞奔去接可爱妹子,冲到跑道边,小家伙蹦蹦跳跳的跑出跑道,他冲过去,将娇小软萌的小团子搂在怀里:“乐乐,善良又厉害的小乐乐,哥哥为你骄傲。”
    “嗯嗯嗯,我也很骄傲哒,我可是跑第一了哟。”乐韵眉开眼笑:“晁哥哥,我跑累啦,不想走路。”
    “哥哥背你。”晁宇博摸摸小粉团子的头,戳戳她有点汗微微的脸蛋,转身蹲下。
    乐韵快乐的扑过去,趴美少年哥哥背,还把下巴搭他头顶,乐得见眉不见眼。
    “小乐,你是青大田径队的骄傲,老师今晚请客,想吃什么?满汉全席菜式由你点。”欧教练等小晁同学背起小女孩,伸手揉揉小丫头的脑顶,赶紧帮她按摩腿:“小乐,脚有没酸,要不要请这边医务队帮做专业按摩?”
    “不用,我好着呢,我跑二三十里都不会抽筋,这点距离小意思。欧老师,你说请客的话当真?”乐韵趴在美少年哥哥背上坚决不肯去找什么医务队,晁哥哥就是最好的医生,只要有晁哥哥在,再累都不会觉得累。
    万俟教授站在少年的右手侧,满足的揉小学生生的头,也帮她按摩右脚穴道消除疲劳。
    燕少柳少完全插不上手,嫌妒的干瞪眼。
    “当然当真啊,小乐想吃什么?”
    “欧老师,人家不想下馆子,你买几只大龙虾或者大螃蟹给我自己煮好了。”
    “成,小乐想吃龙虾螃蟹,老师去买,买到再叫上小晁帮你送去宿舍。”
    “欧老师是好人哟。”
    欧教练囧囧的,他被发好人卡啦,正想逗逗小女生,看到体育部的李部长和一些学生急冲冲的跑过来,暗中呲牙,那些家伙现在才来,好戏都落幕喽。
    “噫,小乐乐跑完了?”李少和学生部,体育协会的部分人呼啦啦的跑到欧教练和小晁同学身边,看到趴美少年会长背上的小女孩,一个个恼得想抱头,跑道上的女生还在你追我赶,明明代表着即将进入冲刺前的最后一圈,为什么小乐乐竟然已经出跑道了啊?
    “你们来晚了,没看到小乐帅气冲刺的精彩瞬间。”
    “呜,我们以为能赶得上的。”李少想嘤嘤,因为撑竿跳高那边没有多少人,他们去那边给本校队员们掠阵助威,等队员们比完再看万米跑,谁知小萝莉飞毛腿竟然飞得那么快,比别人快一圈多。
    也在此时到了女生们最后一圈的冲刺段,跑道外的人齐喊加油,大家望过去,十余个女生拿出吃奶的力气在狂奔,不过,相差有点大,落后的几个与前面的相差了大约有半圈多。
    柳向阳伸长脖子,盯着自己未来小媳妇儿,小心心跑在第一,脸上脖子都是汗,运动员们的野性之美特别有魅力,他看得心热眼热,激动的冲出去,跑去等着小心心冲过终点线。
    耿静心拿出最快的速度冲过终点线,继续向前奔跑近二十米作缓冲,之后才小步蹦跳活动腿脚,当看到柳大哥跑来,眼中露出欢喜:“柳大哥。”
    “心心,你好棒!”柳向阳心头荡漾,跑去陪未来小媳妇儿。
    “小乐学妹才叫棒,我比她差远了。”耿静心不好意思的抹汗,乐同学那只小萝莉简直就是只妖孽,真希望来个强大的仙人把那家伙拧走,要不然真的忒打击人了。
    “那只小美女不是地球生物,不要跟那种家伙比,跟小美女比速度会让人怀疑人生,就是我也不敢说我能赢她。”
    耿静心被逗乐了,笑得直揉腰,一边小小的跳跳跑跑,一边跑出赛道,跑向过来迎接的民大的学生群。
    小心心有同学们照顾,柳向阳也不去硬掺一脚影响小心心心情,又跑回自己发小身边,收到小行行投来的眼神,回个幸福的微笑。
    万米跑甲组共13人,中途航大女生意外退赛,只有12人完成全程,最后一个女生与跑第二的耿静心拉开大约有三百米的距离。
    当跑得筋疲力尽的女生们冲过终点线,各校的后勤们涌上去将运动员扶下场细心照料。
    乐韵趴美少年哥哥背上看完甲组女生们跑完,心满意足的爬下去,因为身上汗都干了,穿上外套,长跑都是穿背带式的运动服,讲真,就她那身材太容易走光。
    小萝莉穿上外套,燕行那颗郁闷的心总算好了一丢丢,运动会什么的最讨厌了,每次长跑,小萝莉穿运动服总会被人白饱眼福。
    女子甲组比赛之后紧着是乙组,乐同学和美少年们去其他地方转悠一番,再次回到跑道边。
    女子乙组万米结束是男子丙组万米,之后是男子甲组万米,青大有三人万米跑,其中就有体育部的李部长,同在甲组的还有民大,民大的参赛队员有贺小十五贺明智。
    当运动员们检录到场,乐韵才看到贺小十五,也看跑来看哥哥跑的贺小十六,之前也不知那熊孩子去哪,她竟没有看到他们的影儿。
    男子甲组的万米跑争夺那叫个激烈,李部长和贺小十五展开殊死拉锯战,最后贺小十五大概因为前些日子天天跟着小萝莉在高原狂奔,耐心和速度都得到大幅度提升,在最后一圈一直保持在前,勇夺第一。
    李少排第二,他跑完全程,默默的跑到小萝莉和美少年身边,长叹短叹的叹个不停,嘴里不停的碎碎念说“煎饼花卷没了”。
    甲组之后是男子乙组万米跑,到3点半,女子万米竞走赛,之后是男子甲组二万米竞走赛,贺小十六那个可怜的娃子是参赛队员。
    二万米竞走4点40分开始,共有9人,持续到下午7点多最后一个队员才走完全程。
    男子20公里竞走之后,提前举行的几个项目全部结束,理大的领导们陪同来观赛的领导们退场,各校学生和运动员们回各回各校。

章节目录

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71阅读只为原作者相思如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相思如风并收藏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