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送陆捕头一行人带走了那少年,还有少年身边女扮男装的小厮。
    杨玉英舒展了下筋骨,回家吃饭去。
    没错,那小厮是个女孩子。
    易容手段还是满高超,她也没认出来,还是抓人的时候,人家自己把喉结咳出,换回女音,似乎生怕这帮捕快太粗鲁,女子的身份才曝光。
    不日考核将至。
    徐大山长本来打定主意,在考完之前不与杨玉英联系,省得将来让人说三道四的,他自己不怕,却担心影响杨玉英的心情。
    可终究有点耐不住性子,打发了徐梦等得意门生轮番送讲义和笔记过去。
    杨玉英也就高高兴兴地笑纳了。
    虽然论及资料,她手里的更全,但是长辈一片慈心,总该感激。
    这日,纯王世子赵奕猎来一鹿,肉质鲜美,特意向杨玉英献宝。
    小世子如今与杨玉英重逢,正在兴头上,得了什么稀罕东西,都想在她面前显摆一二。
    天色晴好,万里无云。
    赵奕一袭紫衣华服,迎风而立,指挥着三个大厨油炸蒸煮炖,很快就准备了一大桌全鹿宴。
    杨玉英笑起来,举杯邀其共饮。
    赵奕登时就脑子一晕,酒到杯干,连喝了三大杯,耳朵根霎时间通红,身量也不挺着了,歪歪扭扭地依靠在柔软的坐垫上,大口啃了口鹿肉,虽然长得好,怎么都好看,可笑得还是……有点猥琐。
    他这几日很在乎自己在杨玉英面前的形象,结果一喝酒可好,原形毕露。
    “哈哈哈哈,夏志明那小子也有今天,该,活该。”
    “师父,你知道夏志明吧,柳国公府的世子,十二岁中武状元,十三岁中文状元,我皇伯父器重他到什么地步,有一年皇家年夜宴,我伯父邀他坐在自己左侧下首,位置还在他爹柳国公之上,满朝文武皆侧目,何等风光!”
    “一道豆腐汤,他多喝了两勺,皇伯父直接连御厨一块送他家去了。”
    赵奕心中显然是积怨已久。
    “得意了吧,一得意就张狂,一张狂就该他倒霉,皇伯父欲将掌上明珠义成公主许配给他,他偏偏不要,不要也就算了,竟迷恋上一青楼女子,还定下了婚约,闹得满城皆知。”
    赵奕即便在醉中,也很是不解,还带一点幸灾乐祸。
    “这也就罢了,风流韵事而已,偏他入了魔障,竟为那青楼女子大闹镇南王府,闹得不可开交,以至于在京城站不住脚,不得不辞官去职,远离京城。”
    赵奕唏嘘道,“他自己重情重义,那青楼女子可记他的好?不过半月,就与一书生私奔,临走还卷去柳国公宝库里一颗三百年的人参和其它珍贵宝物数件。”
    “柳国公气得责令京兆尹将那小贼捉拿归案,夏志明却说那些药材乃是他所赠,弄得柳国公当着朝中几位重臣的面下不来台,哎,人人都说我赵奕纨绔,我爹不容易,真该让他们过来瞧瞧,这人中君子,夏家明珠,不是东西起来什么德性?”
    赵奕絮絮叨叨说了半天京城逸闻,扑通一声倒在桌子上睡了。
    杨玉英听得也满津津有味,人嘛,谁不好八卦?
    转眼间就是长平书院考核的日子。
    杨玉英:“……”
    她一时觉得自家游戏系统真的鼓励她去当个盗墓贼去。
    唔,还是先考试要紧。
    这些时日,登州城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商铺都挂上禁止喧哗的牌子,连酒水都禁了。
    各个书铺很应景地挂出‘长平书院内部讲义’‘王先生论中庸’等宣传画。
    书院里几位出名的大儒,著作再一次卖到脱销,每次书院考核都要畅销一回,估计这些大儒们也就盼着到日子好给家中儿女添两回顶贵的,平日里舍不得买的玩物,也给自己买两册相中许久的古书典籍。
    到了正日子,这类喧嚣反而平息。
    第一场初试,综合考经义,诗赋,算术,顺律,时务策,格物。
    时间为三日。
    一众学子排着队徐徐走入考场,两边分男女,检查搜身,比起科举取士还要严些,而且一旦发现有作弊行为,会通告天下,作弊考生从此不能再考任何一所书院,前程也就算完了。
    近五年多,各大书院从没有出过任何一个作弊的考生,比科举还要显得纯净些。
    今年考生比较多,书院那边已经尽力安排,不光是先生们悉数到场主持,就是师兄,师姐们也都来帮忙,但是考生还是顶着秋雨过后的寒风,在黄土道上冻得瑟瑟发抖。
    “玉英,这边。”
    徐梦从考棚旁边的暖房里探头出来,笑得露出两颗雪白贝齿,“奶茶,来一杯。”
    立时有跑腿的小厮捧着奶茶送到杨玉英身边。
    左右的考生皆侧目。
    杨玉英失笑,自不拒绝徐梦的好意,虽然她比较抗冻,可是她自己给的方子,做的奶茶,她还是很喜欢。
    奶茶的浓香在瑟瑟冷风里诱惑力更大。
    旁边几个考生心下不满,不免吵吵:“怎么这般区别对待,我们也要喝奶茶。”
    徐梦冷笑:“我家玉英要是喝奶茶喝坏了肚子,我乐意为此负责,你们算老几,一会儿进了考场,闹个肚子,生个病,怪到我的奶茶上,我找谁说理去。”
    一众考生皆无语。
    别说,还真挺有道理的。
    便是几个刺头都偃旗息鼓,没再多说什么。
    没一会儿,徐梦又指挥着给杨玉英送了斗篷,给她搬来了椅子,椅子上铺着厚实的毛皮,还有脚凳,旁边再置一圆桌,桌上安放一瓶插花,几块点心,寥寥几块好消化的,不足以饱腹,却也解饿。
    众考生:“……”
    这很明显就是明目张胆地偏爱了。
    “锦儿。”
    沈若彬一伸手,扶住虚软倒过来赵锦,看她脸色惨白,嘴唇发乌,登时心惊肉跳,抬头冲徐梦和旁边负责主持秩序的几个学生道,“我朋友身体不好,能不能行个方便,先让她进去?”
    说着,目光落在杨玉英身上,略一蹙眉,心下不悦。

章节目录

花瓶女配开挂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71阅读只为原作者弄雪天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弄雪天子并收藏花瓶女配开挂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