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的皇宫,朱怡成半躺在塌上翻看着奏折,而在他两侧的几案上各放着几叠合起来的奏折,左手边是还未看的,右手边是已看完的。
    随着大明的疆域越加庞大,再加上同满清的战争继续,另外还有每日不断从各地而来的消息,中枢所接到的奏折和信息几乎可以堆成山一般。
    亏得朱怡成从一开始就设置了军机处和军机大臣,用来协助自己打理政务,假如以他一人的话,别说批阅了,每日里就算是不休不眠也不可能看完那么多的奏折,处理那么多的政务。
    就算这样,经过军机处删选和先期处理,除去已解决的事外,剩余那些必须要朱怡成过目的奏折每日里加起来也不是少数。当皇帝并不像传说中的那样轻松,只需上朝由太监大喊一声“有事启奏无事退朝”的话,或者说随着自己的性子来个民间私访,处理一下各地贪官那么悠闲。
    从某种意义来讲,皇帝可以说是这世界上最辛苦也最累人的工作了,当然朱怡成也可以把这些工作全部交给别人来做,比如说由军机处全权处置,又或者重设司礼监用以牵制,而他彻底做一个撒手掌柜,和万历皇帝一般躲在后宫悠闲地度日。
    可是这样一来,朱怡成就将彻底失去控制大明的权利,文官集团和太监集团失控的破坏力在前明早就得到了应证,而到那时候,大明的皇帝又将成为前明时期那样,整个大明也将慢慢变质,最终走上党争亡国的老路。
    作为后世之人,朱怡成非常清楚这条老路是一条根本走不通的死路,但一步步靠着自己重兴大明的朱怡成更清楚,眼下也远远不到改制的时候。神州未复,满清尤在,再加上整个大明正在高速发展和壮大,这种情况下一个强大的集权制的中央是最为有效的机构,而这个中央大脑和决策者就是自己。
    或许等到未来,等一切尘埃落定后,朱怡成才会循序渐进着手改变,但这起码是十年甚至二十年后的事了,反正他现在还年轻,有这个时间,更也有这个耐心。
    就着烛光,朱怡成聚精会神地看着手中的奏折,嘴角渐渐浮起了一丝笑意,他提起搁在案上的朱笔在奏折空白处写了几个字,随后满意地把它放到了一旁。
    “皇爷,歇息一下吧。”皇后李娟儿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抬头一看李娟儿已来到自己身边。
    “?儿睡下了?”朱怡成问道。
    “好不容易哄着睡下了,这孩子越大越不让人省心。”李娟儿说道,话语中虽有些埋怨,但眉目之中都是慈祥和溺爱。
    如今已是永业六年,嫡皇子朱伯?也已五岁了,五岁的孩子在民间正是鸡嫌狗厌的年龄,尤其是朱怡成并没有太过囚禁孩子的天性,其实不仅是朱伯?,就连他的几个弟弟妹妹也是如此,再加上朱怡成的皇位不是继承而来,而是他实实在在打下来的,自然不敢有什么人对此指手画脚。
    不过,该是有的规矩还是得有,毕竟皇家弟子有皇家弟子的不同,但在这方面,李娟儿却有别样的想法,这不她又忍不住劝起朱怡成来,让他尽快给皇子找个好师傅,这孩子渐渐大了,总不能再像之前那样方式管教吧。
    朱怡成微微点头,李娟儿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自己的孩子总不能再这样放养吧,就算在后世像这么大的孩子也早就进幼儿园接受学前教育了。
    “这样吧,之前我说过要在宫城外择一处建立皇家学堂,如今也是着手处置这事的时候了。明日我就让邬先生去办这事,对了,邬先生一直同我说想退出军机处,如果实在挽留不住的话,或许把这学堂交给邬先生也是件好事。”
    “皇爷,您真的打算让皇儿去这学堂?难道就不能选师傅入宫教导么?”听到朱怡成这么说,李娟儿有些担心道。其实这皇家学堂的念头朱怡成早就有了,而且之前也同李娟儿提过,但李娟儿却没想到朱怡成还真的把这事上了心。
    “我知道你担心什么。”朱怡成见李娟儿微躇着眉,顿时笑着在身边拍了拍手,示意她挨着自己坐下。
    “有道是慈母多败儿,我大明自宣宗之后,几乎每个皇帝都是养自深宫,虽有师傅教导,但能成名君者又有几何?娟儿,你我结识于微末,深知民间之事,九死一生,历尽艰辛才有如今大明之复兴。但你想过没有,一旦你我百年之后,我大明再出几个不肖子孙的话,又如何守得住这天下?如今可不是几百年前了,这世界之大早就不同往昔,日新月异,不进则退,大变就在眼前,我如此安排不仅是为了?儿,同样也是要为后代立下规矩!”
    朱怡成郑重其事道:“出宫入学,不仅能让?儿和其他孩子接触外界,让他们了解民间,同时也是为他们未来着想。你试想,入学的孩子不仅有皇家子弟,更有勋贵和大臣子弟,甚至等以后还会有豪商的子弟入内。这些人同皇子们朝夕相处,一起成长,不正是他们将来的臂助?再者,等孩子们长大了,朕也不会任凭他们当个逍遥王,我朱怡成的孩子就算不能同我一样开拓疆土,可绝对不能成为废人!大明皇族自朕而起,之前的老规矩要改一改了!”
    在同李娟儿在一起的时候,朱怡成通常只称呼自己为“我”,可一旦自称为朕的时候,那就表示朱怡成已下定了决心再也不会更改主意。作为他的皇后,也是经历过流离颠簸朝不保夕的岁月的妻子,如何不知道他这个习惯?
    不过,李娟儿对此还有些担心,虽说朱伯?是嫡长子,可朱怡成的孩子还有不少,而且他现在又是青春鼎盛,未来还会有不少孩子。假如和朱怡成设想的那样,这固然是好,但同样也给朱伯?带来了地位上的挑战,一旦有其他皇子在入学后拉拢党羽,这不就给朱伯?带来不必要的麻烦了么?
    或许是看到了李娟儿的这种顾虑,朱怡成又笑着道:“?儿如今也五岁了,他又是嫡长子,挑个好日子吧,是应该到册立太子的时候了。”
    听到这话,李娟儿猛然抬起头来,眼中的惊喜丝毫掩饰不住,她没听错吧?朱怡成要正式立?儿为太子了?这对于她来讲是这天下最好的消息。

章节目录

大叛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71阅读只为原作者夜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夜深并收藏大叛贼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