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军还没打到北京城,整个北京城就成了这个样子。
    不仅是城中的老百姓,现在紫禁城里也慌了神。康熙得知明军长驱直入的消息后哪里还坐得住,一日三问各处援军的情况,但清廷就算速度再快,这兵马调集也需要时间,无论是宣化还是大同,或者保定等地的兵马,也不可能插了翅膀飞过来。
    眼下,关键是要守住北京城,康熙已经下旨把丰台大营的兵马全部调入京中,再加上京中原本的兵力,眼下北京城倒也凑出了三万多兵马。随后,康熙故伎重演,下令在京各满清王公贵族的家奴征召,以充军用。
    这一招,康熙在当年平定三藩之乱时候用过,当时王辅臣趁三藩同康熙在中原大战,自西北出直攻北京,北京城兵力缺乏,根本无力抵抗。那时候的康熙就下旨召集京中在旗和王公贵族的家奴,组成了一支精锐部队,由当时大将军图海率领出征。
    图海就是靠着这支部队打败了王辅臣,平定西北后再挥师中原,最终使得三藩兵败,获得了空前胜利。
    如今在这种情况下,康熙当然不会忘记自己少年时的得意手笔,在他看来只要能继续聚集起这一支部队来,不仅能瞬间就有数万精锐大军可用,而且还能同当年平定三藩一样把明军消灭了。
    可惜,康熙的想法不错,可事实上却困难重重。今日早就不如往日,几十年过去了,如今的这些奴才早就不是当年的那些奴才了,别说没了父辈们的勇气,就算兵马都耍不了几下。
    再加上如今北京城里人心惶惶,那些满清王公恨不得插着翅膀远离这是非之地,哪里还会主动帮着出头呢?征召令下达后几日,这凑起来的数字还不足一万人,而且这一万人中大半还是勉强凑数的,真要拉上战场作战恐怕一个回合下来就得崩溃。
    “皇阿玛,这些奴才根本就不堪为用,儿臣以为如今最要紧的是朝廷尽快拨下钱粮来,只要有银子,儿臣就能另招青壮,以固京城。”
    大阿哥如此对康熙道,康熙听完大阿哥的话后呆了半响,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银子?现在朝廷哪里还有什么银子?朝廷一直入不敷出,这银子又花得如流水一般。别的不讲,就说明军登陆天津卫到现在,满打满算才一个月,这朝廷就花了足足五百多万两银子出去,这些银子有的是给各地的开拔费用,有的是调集粮草的开销,还有的是加固防御所用,眼下国库差不多快能跑老鼠了,康熙又不是神仙,哪里变得出银子来?
    “你需多少银子?”康熙问道。
    “三十两一人安家费,再加十两饷,如果再加军械等,预计一人起码五十两。”大阿哥早就算过数字,当即回道。
    五十两银子,如果放到几年前这可是一笔大数,普通人家干个几年都不一定有五十两。而现在随着江南丢失,北京城物价越高,通货膨胀,但这五十两依旧不是个小数目。
    如果按一万人计算的话,就是五十万两,大阿哥意图很简单,那就是多多益善。
    康熙咬了咬牙,他知道这时候小气不得,想当年崇祯皇帝就是吃亏在这上面,国家虽然艰难,康熙还是决定拿二百万两白银出来。
    “这二百万两你需花在刀刃上,另外那些奴才也全交给你了,你带过兵,知道如何用兵,多的朕就不说了,此战要紧,只要守住北京城,这天下依旧是我大清的!”
    “儿臣知道,请皇阿玛放心,儿臣定尽力而为!”大阿哥神色凝重道。
    话音刚落,有人来报说是太子来了,康熙微微一愣,就让太监把八阿哥召过来。
    “儿臣恭请皇阿玛圣安……。”
    “圣躬安,起来吧。”
    康熙淡淡地说道,八阿哥磕了头后从地上起身,这时大阿哥在一旁行礼见过八阿哥,八阿哥连忙回了一礼。
    随着明军步步进逼,这两天康熙和八阿哥之间的关系倒是缓和许多,毕竟大敌当前,父子之间再有矛盾也要暂时放下,面对敌人才是最重要的。
    “你来的正好,刚才你大哥说要招募兵勇守京城,朕考虑了一下决议拿出二百万两来交于你大哥,你执掌户部,觉得如何?”
    八阿哥毫不迟疑道:“皇阿玛圣明!”
    康熙微微点头,这老八虽然为自己不喜,不过大局还是有的,仅这点就比当年的废太子强许多。
    “你来何事?可是前线有军报?”康熙又问道。
    “前线暂时无事,儿臣前来见皇阿玛是有另事相告。”八阿哥说道。
    “哦,具体何事?”
    八阿哥迟疑了一下,直接道:“儿臣刚得到消息,简亲王雅尔江、阿安节郡王华圯同几位宗室在向关外转移家产,其家人这些日子意图乔装出城……。”
    “一群该死的奴才!”康熙瞬间两眼圆瞪,人一下子就站了起来,神情变得狰狞无比。
    “如今京城危急,这些奴才身为宗室不思报国,反而私下做出如此事来!简直是大胆妄为!”
    八阿哥和大阿哥在下首一句话都不说,两人静静站着听着康熙不断咆哮,两个王爷和一些宗室居然打算临阵脱逃,这是康熙无论如何都无法容忍的。
    大骂了几句,康熙这才渐渐冷静下来,他突然想到一件事,这简亲王雅尔江、阿安节郡王华圯不都是八阿哥的人么?当初为了八阿哥能登上太子之位可是出了不少力气,怎么八阿哥现在不念旧情反而出首告发两人?
    康熙不由得目光向八阿哥望去,心中琢磨着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但八阿哥却一副坦荡的模样,平静地站在那边丝毫没有退缩。
    “此事太子觉得如何处置为好?”康熙打算试探一下八阿哥,故意问。
    “这事任凭皇阿玛做主。”
    “朕让你说你就说。”
    八阿哥道:“简亲王雅尔江、阿安节郡王华圯等人本为宗室,如今国家危难不思报国,如此行径已有临阵脱逃之罪,以宗法论可交宗人府严惩,以国法和军法论,当夺其爵位,抄家下狱也不为过!”

章节目录

大叛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71阅读只为原作者夜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夜深并收藏大叛贼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