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这一点,克雷希公爵边抵挡,边回应道:“不知來者何人,能否告诉一下为何偷袭本公爵,你难道不知道,袭击公爵是犯法的么,”
    “沒有想到,在首都龙城里面叱咤风云的大人物克雷希公爵,号称是剑师,沒有想到实力竟然如此的不济,竟然被我打的毫无还手之力,本來我觉得,今天能碰到一个对手呢,结果真是让我大失所望,”克雷希公爵感觉到,对方像雨点般的打击停止了,
    克雷希公爵稳住身形,朝前方看去,
    令他吃惊的是,站在眼前的是一个看上去十六七岁,模样十分可爱,拥有桃红色的头发和一双会说话的眼睛,体型娇小,怎么看怎么像是一个天真无邪的小女孩,要不是她手中的那把匕首告诉克雷希公爵,眼前这个可爱的女孩就是刚才袭击她的杀手,说什么,他也不会把可爱的女孩和杀手联系在了一起,
    最为主要令克雷希公爵吃惊的是,这个看上去十六七岁的小女孩实力竟然这么强悍,能够把自己身为剑师的他打的毫无还手之力,
    “你,到底是谁,”克雷希公爵这才稳住身体,回问道,
    “难道,布莱恩那个老家伙沒有告诉你我的身份么,”眼前这个女孩收起手中的匕首,立刻变换成另一种脸笑着说道,
    克雷希公爵顿时感觉到眼前这个女孩身份真的不简单,刚才一副杀气腾腾的样子,而随着她收起匕首,顿时感觉不到杀气,反而感觉到是另一个惹人疼爱的小女孩,
    “你是布莱恩大魔导士提到过的首领手下的杀手,负责前來龙城打探消息的那个,”克雷希公爵问道,
    “沒错,看來你是知道我的,”只见这个女孩带着孩子般的语气说道,“容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玲,是负责前來龙城打探文森消息的,顺便劝服文森投靠我们,”
    “文森,”克雷希公爵听到这个名字感觉到很耳熟,但是总想不起这个名字是谁,
    “真不知道首领竟然会找你來帮忙,还要求由我來协助你去打探消息,看來,你真是无可救药了,”玲竟然教训起克雷希公爵來,丝毫沒有晚辈对待长辈的那样,
    克雷希公爵听到自己竟然被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女孩骂的狗血淋头,心里一阵不痛快,
    “不管如何,论辈分,我是你的长辈,有你这么对长辈说话的么,”克雷希公爵忍不住了回敬一句说道,
    “对于我们來说,辈分不重要,重要的是实力,即便年龄老实力差,就像你一样,在我來看,就是比我矮,”玲丝毫不甘示弱的说道,
    克雷希公爵不得不承认,这个女孩的实力真的很强,
    “那么,你为什么刚才这么说我,”克雷希公爵问道,
    “为什么,因为你蠢呗,”玲继续用她那气死人不偿命的话语对克雷希公爵说道,“我们的目的是什么,还不是为了获得魔法王国和神兽王国手里的情报么,而且,首领也对你下达了任务,要你探查文森和一个叫赛丽丝的女孩,从这两人手中來获取情报,估计你沒忘吧,只能说,你连文森都不认识证明你对文森的资料和情报根本沒有得到,否则的话,你不可能不知道文森是谁,那个文森,就是你要找的魔法王国的男孩,我们的目的就是从他的手中获取情报,看來你什么也不懂啊,跟你合作真是费劲,”
    克雷希公爵阅女无数,别的女孩都是对他白班已从,唯独栽倒这两个女孩手里,一个是赛丽丝,另一个就是玲,
    只有她俩,自己那她们毫无办法,
    赛丽丝有魔法王国救援团,神兽王国撑腰,与赛丽丝作对就是与整个魔法王国和神兽王国作对,况且,赛丽丝还是首领指定的目标,万一赛丽丝有个三长两短,那么自己的儿子也会不测,
    另一个就是眼前的玲,自己也拿她沒有办法,论实力,自己不如她,而且,她的背后就是首领,要是自己要对付玲的话,首领一发飙,直接把自己的莱安弄成痴呆,自己哭都沒地方哭去,
    也就是这两个女孩,如此骂着自己也不敢对她们,否则以克雷希公爵,早就反抗了,
    克雷希公爵彻底感觉到,自己的实力已经是微不足道了,自己学习剑术近五十年,才有今天这般成就,而现在,一个十六七岁实力就比自己强大很多,这还让不让活了,
    要说一个倒是可以说的过去,不过最近这段时间他听说比自己实力强大的十六七岁的就有三个,
    首先就是魔法王国救援团的男孩,也就是文森,能够以一人之力,消灭整个沙漠盗贼团,毁灭拉夫瓦帝古山脉,并在他亲眼目睹情况下,完成了连大魔法师级别的牧师和神官都无法治疗的人,要换做是自己,根本不可能,
    第二个就是赛丽丝,后來才知道,赛丽丝的实力与文森实力似乎更要强大,虽然沒有听过她有什么壮举,在自己与霍利安伯爵决斗时候还表现出柔弱的样子,实际上,赛丽丝才是深不可测的,或许,首领想要赛丽丝的目的估计就是这个吧,
    第三个就是玲了,与玲对决只能被动挨打,完全无法还击,而且,随着时间推移早晚自己被玲打败,
    除此之外,听说魔法王国随行的四个魔法试练生的实力除了文森之外的三个人实力都不弱,
    难道今年是天才爆发年吗,怎么这么多还沒成年就这么厉害的人,这要是等他们长大了实力不得恐怖啊,
    想想自己的儿子莱安,二十多岁还是个高级剑士,与他们几人相比,莱安的实力微乎其微,
    “话说回來,你是如何进入这个屋子里的,难道外面的那些守卫都是白吃的,”克雷希公爵平静下來,问道,
    “你说外面的几个守卫啊,对我來说形同虚设,随便的几下就进來了,”玲淡淡的说道,丝毫沒有注意到克雷希公爵此时的模样,
    “你这次前來,不单单是为了与我比试的吧,是不是你们这些杀手跟人打招呼都是用这种方式,”克雷希公爵继续追问道,
    “当然,我们与人打招呼的方式就是这样,如果在‘打招呼’过程中不幸受伤或者挂了,那只能说明,那个人不配打招呼,不过,说起來,你能够坚持到与我打招呼,证明你的实力还算勉强,之前不少我与他们打招呼时候,不小心挂了,”玲继续说道,并且在“不小心”三个字上刻意加重了语气,
    听到玲如此这般的语气对自己说话,克雷希公爵不知道是高兴好还是无语好,
    “说说吧,你怎么打算帮助我对付文森,”克雷希公爵问道,
    玲沒有回答克雷希公爵的话,而是悠闲自得的坐在了沙发上,随口问道:“有喝的沒,”
    看到如此目中无人,根本不把身为公爵的自己放在眼里,竟然像在自己的家里一样,随便坐了下來,还要喝什么饮品,
    要不是她是首领的手下,早就把她赶出去了,
    “管家,过來一下,”克雷希公爵此时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一个身穿管家服装模样的男子走了进來,先是对克雷希公爵鞠躬,这才注意到,原來还有一个人,
    管家不禁愣住了,往常的时候,每当克雷希公爵会客时,无论是什么客人,都得经过门卫再由他來禀告克雷希公爵,而现在,眼前的这个女孩根本不知道什么时候进來的,
    顿时管家心开始突突跳了起來,不会是因为自己渎职的原因把一个陌生人放进克雷希公爵府,惹得克雷希公爵生气这才找他來想要教训自己一顿吧,
    想到之前听说霍利安伯爵府的管家因为惹怒了霍利安伯爵,结果导致他们整个一家人全部送进了卡尔瓦纳苦役营里面,难道,克雷希公爵也想把自己一家送进那里,
    管家战战兢兢的站在一旁,心里祈祷着不要把自己送进卡尔瓦纳苦役营去,
    “去,给这位小姐來点饮料,快去,”克雷希公爵吩咐道,
    “是,”管家听到原來是吩咐自己去取饮料而不是惩罚自己,立马用最快的速度端上了一杯饮料,
    “好了,这里沒有你的事情了,你可以下去了,”当饮料送上之后,克雷希公爵说道,
    随着管家的离开,克雷希公爵继续说道:“现在,你可以告诉我接下來的事情了吧,”
    玲喝了一口饮料,这才心满意足的说道:“之前,首领吩咐由我协助你來对付文森,现在我想了一下,决定我去对付文森,由你來协助我,”
    好一个反客为主,本來自己是主,玲是客,现在倒是反了过來,自己还无话可说,谁叫玲已经打探到文森不少的消息,唯独自己还一个消息都沒有打探到,就连文森的名字都不知道,
    “那好,我换一种说法,我怎么帮助你对付文森,”克雷希公爵平复自己的心情,说道,

章节目录

魔法傲世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71阅读只为原作者欧阳夏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欧阳夏风并收藏魔法傲世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