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王拿起兽人妹子的唢呐走到场中心,鬼步出场,全身扭动配合着狂躁的音乐,全场为他欢呼,这一刻,老王就是中心。
    放肆的步伐,胳膊腿蹦跶起来,灵魂出窍一般,人生大起大落真他娘的刺激,老子这是来哪儿了啊。
    兽人的模样变得模糊起来,似乎又回到了曾经,和悦然他们一起的时候。
    长相非常特别的女兽人女号手找到泰坤,“泰坤,这人是谁,……人类吹不了的。”
    “苏媚儿,这是你爷爷选的人。”
    苏媚儿目瞪口呆,场中心作出灵魂鬼步震慑一群没见过世面兽人的老王,兽人们都跟着手舞足蹈的嗷嗷叫。
    拿起了兽人的长颈号,或许只有这玩意才能发泄他的情绪,泰坤阻止来不及了,完了,要尬场了,其他的兽人也是一样,兽人长颈号,看起来容易,但实际上极其难以操控,人类……
    就在此时,一个极其惊炸的长调高音袭来,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兽族爱好音乐,而长颈号是乐器之王,不是谁都有资格吹,也不是谁能都吹好的。
    然而这个人类,只是第一个调子已经慑服了所有人。
    老王放肆的吹奏起来,音乐放肆飞扬,无奈、挣扎、愤懑与死亡,活着就是哭着笑,就像他的生活一样。
    兽人随着音乐在狂吼,这是他们的本能,而黑兀铠突然感觉眼泪竟然下来了,他不懂音乐,但是他懂人,他在这里面听到的是超越死亡的无奈。
    对于一个战士,失去了战斗的能力,这真的比死还痛苦。
    本来还想跟老王斗一下的其他兽人全部停下了手中的乐器,完全一种看大神的眼光顶礼膜拜。
    没人能把长颈号吹到这种程度,刚刚还有点不满的苏媚儿,此时已经完全说不出话来,这……根本不可能,兽族千年历史里面根本没有这一首。
    所有人的精神,甚至连黑兀铠这样的高手的精神都被音乐所感染慑服。
    这就是御九天三大镇魂曲之一——末日送葬,当然只吹了一部分,而且也没有灌注魂力,否则,就真的要送葬了。
    老王嚎完了,也爽了,仿佛来这个世界这么长时间所有的郁闷都发泄出来了,痛快!
    “在场所有的兄弟们,今天的消费,我老王买单!”
    全场爆发出一浪接一浪的欢呼声,黑兀铠也乐了,这他妈的才是真男人,换成是他遭遇了王峰的事儿都不可能这么洒脱,回去先把摩童这小子打一顿,竟然敢黑老王抠门。
    人类里面也是有爷们的。
    “王峰兄弟,你怎么会吹长颈号,这什么曲子???”阿赞班查忍不住惊叹道。
    王峰直接干了一大杯糟啤,奇怪的味道直冲脑门,何止一个爽字了得,豪迈的摆摆手,“这个跟我老家一种叫唢呐的东西差不多。”
    “它……它有名字吗?”一旁的苏媚儿犹豫了一下问道,老王这才看到一个兽人妹子,只是感觉这气质不太像兽族。
    “随便吹吹,喜欢吗,我可以教你。”
    “苏媚儿,还等什么,敬一下王家大哥,‘随便吹吹’这绝对是神技啊!”泰坤立刻上杆子说道。
    王峰白了泰坤一眼,丫的,没文化真可怕,自己是个随便的人吗?
    “王大哥,我敬你!”苏媚儿抬起头,……老王这才看清她的真面目,我去……随便就随便吧。
    喝了,多少都喝,酒不醉人人自醉!
    有苏媚儿在,其他的兽族女孩都很自觉的退避三舍跑到黑兀铠那里了,但心还在王峰这儿。
    凯哥可是欢场小王子,这还是第一次被人抢了风头,但是服啊。
    “王峰!王峰!王峰!”有不少兽人都在起哄的叫着他的名字,伴随着灯红酒绿,热闹非凡。
    毫无疑问,老王今天在兽人的地盘是彻彻底底打出了名头。
    一场酒直接喝到深夜,绝对的宾主尽欢。
    泰坤和阿赞班查都是被人扶走的,黑兀凯和老王也都差不多了,勾肩搭背相互搀扶着,跌跌撞撞的从酒吧里出来。
    外面已是凌晨,风大,即便是夜色繁华的长毛街,此时也都已经冷清下来。
    黑兀凯已经有点高了,满脸红晕满嘴酒气,勾搭着老王的肩膀,“兄弟,你这酒量可以啊,我在曼陀罗可是打遍天下无敌手部的……”
    王峰喝的晕乎乎的,但是状态还真的不错,自己这身体八成是练过的。
    “下次把摩童叫上,这也是我的好兄弟啊,唉,我的亲师弟,他的符文包在我身上,一定让他和音符学好!”王峰哼哼呀呀的说道。
    “那小屁孩儿……噗!”黑兀凯说着说着就笑起来:“成天在老子面前数落你的是非,还是兄弟你大气,等哥哥明天酒醒了就亲自去打断他的狗腿,好好给你出一口气,让他妈的在背后乱嚼你舌根子!”
    “哎哎哎,算了算了,”老王还是有点不太忍心,人家摩童又当自己保镖,又帮自己调教范特西的,几句话就害人家被打断腿,那多不忍心,我老王可一向都是以德服人、以德报怨的正人君子啊:“他还是个孩子啊,……下手轻点。”
    “兄弟你放心,以后……”黑兀凯说到这里时声音突然一顿,原本迷醉的眼神仿佛因为某种刺激而突然惊醒,他一把拉住王峰的胳膊猛然将他扯开到一边,同时左手推剑。
    噌噌噌!
    刹那间黑暗中寒光耀眼,剑芒四射,一道幽灵般的影子与黑兀凯一触即退,两人交错间分开四五米远,对峙而立。
    大街空旷、夜风萧寒,吹拂得两人的衣角咧咧作响。
    黑兀凯的眼睛已然变得沉静如水,与对面那双黑暗中发亮的眸子遥望,可也就在此时。
    噌……
    他宽袖袍在夜风的吹拂下猛然裂开,鲜红的刀口显现,有血滴顺着黑兀凯握剑的右手淌了下来。
    嘀嗒、嘀嗒……
    是刚才推王峰时受的伤!
    老王的酒顿时被惊醒了一半,都怪刚才喝高了,一时放纵早忘了还有刺客啥事儿,以他和黑兀凯的警觉性,竟然没发现暗中有人埋伏,等等,这股气息……
    黑兀凯舔了舔嘴角,眼神中已然泛起一丝浓厚的战意,酒劲和危险双重刺激,整个人笼罩在魂力中散发着强烈的战意,笼罩了整个街区,方圆数十米任何一点异动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这不同于和王峰那种切磋,无关乎兴趣,只分生死,更刺激更血腥!
    哗啦……
    对面那黑影的瞳孔猛一收缩,显然也没想到会遇上这样的高手,紧跟着瞬间从原地消失。
    暗夜潜行!
    黑兀凯直接闭上眼睛,两只尖尖的耳朵在夜风中微微抖动,右手搭在狼牙剑上,整个人一动不动。
    哒哒哒哒哒……
    那是轻盈到几乎不可闻的迅疾脚步声,在黑夜中带出一串串迷幻的影子,像是飘忽不定的幽灵一样。
    在后面!
    幽灵一样影子突然在背后出现,一道寒芒闪光,斩向黑兀凯的后颈!
    噌!
    短剑悬停在黑兀凯脖子的一侧,黑夜中那双发亮的眸子圆睁,不可置信的低头看向自己的胸口。
    那是一道血口,汩汩鲜血从里面冒出来,他甚至都没看清黑兀凯究竟是如何背身出手的!
    这可不是普通的一剑,蕴含了强大的魂能,不但穿刺了身体,还在瞬间剥夺了他的行动力!
    噌……
    狼牙剑拔除,血液竟然如同雨水一样滑落,一滴不沾。
    黑影身子一栽,直接跪倒在地,黑兀凯的长剑放在他头上敲了敲,“这么弱也好意思当杀手?”
    杀手一愣,一大口血呕了出来,咬着牙却发出低沉的狞笑,黑夜中剧烈的收缩的瞳孔中,闪过一丝狠劲儿。
    “老黑等等!”老王赶紧从旁边冲了出来:“别杀他,我有话要问他,我们谈……啊!”
    轰!
    一声震响,那黑影竟直接爆开,那无数的碎块儿血肉蕴含着强大的力量,宛若子弹般朝四周疯狂激射!
    黑兀凯一剑扫开,所有肉块都被剑气挡住,老王也是连忙匍匐,可仍旧是被不少碎块砸中,卧槽,真的痛啊。
    老王都有点被炸懵逼了,心有余悸的看着这满地血肉,一时间竟怔怔的说不出话来。
    这是羞愧到爆炸吗?
    从气息判断,他很确定这家伙就是这段时间一直在暗中窥探的人,铁定是九神的杀手无疑了,只是没想到啊……这帮人也忒猛了些,死得这么干脆都算了,死士一般不都是牙里藏毒吗,要不要这么奔放?
    这打不死,吓也吓死了……
    屋子中血腥味儿弥漫,桌子上摆着的一堆碎烂血肉,有些碎块儿上还裹着随之一起炸碎的衣服布片,看起来触目惊心。
    卡丽妲皱眉细细端详着,一道影子悄然在她身后出现。
    “殿下,分析结果出来了。”
    蓝天恭恭敬敬的说道。
    “衣服的碎料是桑丝织就的,应该是从昆城那边过来,可惜太碎了,追查不了来源,不过碎散的血肉中倒是找到了带着纹身的碎块,再结合黑兀凯的描述,可以确定是九神野组的人。”

章节目录

御九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71阅读只为原作者骷髅精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骷髅精灵并收藏御九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