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次探索再开!
    秋仁明显感觉黑瘴雪山的怪物实力再增强,甚至还出现了黑石雪巨人这种生命值高达两百点的精英级怪物。
    现在秋仁就正控制着啾儿与这只黑石雪巨人展开了搏杀。
    啾儿一个躲闪不及直接被雪巨人给死死的抓住,秋仁不停的摁动着攻击键却发现啾儿的力量之羽太少了,完全无法挣脱雪巨人的束缚。
    闪避技能还在冷却当中,啾儿的生命值以每秒三十点迅速下降。
    这次探索也到此为止了吗?
    秋仁在万念俱灰的情况下,无意识的将手柄后面的四个按键,就是l1,l2,r1,r2这四个按键同时摁下超过了两秒钟的时间。
    当啾儿的生命值即将被清空的刹那,她身上突然爆发出了刺眼的光芒。
    怎么回事?难不成遗物收集多了要超进化了?
    秋仁预想中的超进化并没有出现,啾儿身上积蓄的能量在这一瞬间爆发而出。
    游戏画面上方显示临时遗物的列表中,所有的临时遗物全部都变成了粉末消失不见,只剩下秋仁之前买的永久遗物。
    那只黑石雪巨人头上也蹦出了一个高达一百五十三的超高伤害,结合秋仁之前控制啾儿给它削减掉的伤害,这只雪巨人在这次能量爆发之下直接暴毙身亡。
    与此同时一起暴毙的还有啾儿。
    自爆?
    秋仁看着电脑界面上弹出的死亡结算画面,临时遗物在刚才的自爆中已经全部消失了,但人魂却没有丝毫减少。
    反而击杀了那只精英怪黑石雪巨人提供了足足三十点人魂,加上秋仁这次探索杀小怪得到的人魂一共有五十一点。
    秋仁选择了‘归羽’也就是复活的选项,啾儿再次回到了初始村庄中。
    然掌握了一个游戏说明中不曾有的技巧,让秋仁稍稍的兴奋了些许,这让秋仁没有去休息,再次控制着啾儿踏进了黑瘴雪山。
    这次探索为的就是测试啾儿的自爆技能。
    啾儿刚踏入雪地,秋仁就直接将手柄后面的四个按键全部都摁了下去。
    然后什么反应都没有…
    难不成是需要临时遗物?
    秋仁控制着啾儿向着黑瘴雪山深处进发,现在身怀十件永久遗物的啾儿对付普通尸鬼根本不是问题,这次探索仅仅持续了十五分钟。
    当被一群精英尸鬼给包围的刹那,秋仁再次尝试着输入了自爆的指令。
    结果这一招超出了秋仁预料之外的好用。
    啾儿自爆的伤害是根据目前身上临时遗物数量来计算,这次自爆一共损耗了十件遗物,瞬间造成了一百点的高额范围性伤害。
    这伤害将包围住啾儿的精英尸鬼给尽数秒杀,连带着啾儿自己的生命值也全数清空。
    可精英尸鬼群身上爆出的人魂也一点不剩的被啾儿给吸取。
    「灵羽散尽
    主动技能
    说明:引导两秒后可将体内继承的临时遗物之力给彻底释放,使用后角色必定死亡,请谨慎使用。」
    以生命为代价的技能看起来确实很危险,可这一技能加上啾儿的复活能力就显得非常的bug。
    这技能可以拿来聚怪刷魂!聚怪自爆刷魂流!
    这个想法浮现在秋仁脑海中时,啾儿浑身上下的羽毛都炸了开来,耳羽也竖得直直的。
    秋仁再次推动摇杆输入了让啾儿移动的指令时,啾儿意识到自己再继续装哑巴的话,今后可能会被秋仁当成一个c4或者高爆炸弹来用了。
    于是啾儿憋足了力气憋出了一句话来。
    “主…主人,能不能不要用那招?”啾儿说起话来有些大舌头,可表达还算清晰的说出了自己的感受“那招真的很痛很痛。”
    秋仁在耳机中听见啾儿有些大舌头的声音顿时怔住了。
    “你会说话?”
    秋仁虽然一早就有预感,可真正听见自己所捏的游戏人物和自己沟通,秋仁还是有一种很奇妙的感觉。
    “会…一点。”
    啾儿说到一半时突然捂住了自己的嘴,看样子是咬到自己舌头了,她为此还掉了一点生命值。
    “不要急,说慢点。”秋仁听啾儿说中文还是有些困难。
    羽灵世界的npc们有一套特殊的语言系统,秋仁靠系统的翻译才能完全看懂。
    可啾儿说中文时秋仁听不出任何口音就是有些大舌头。
    更准确的来说中文才是啾儿的母语,她所在世界的语言反倒是啾儿另学的。
    仔细想想眼前这个女孩是秋仁刚创造出来的,啾儿来到这个世界才十个小时,能把中文学得这么好已经很厉害了。
    “你还会说些其他的什么吗?”秋仁尝试着与电脑屏幕中的女孩沟通。
    “嗯,主人在控制我时,我能大概感觉到主人的想法,还有主人偶尔也会说一些很奇怪的话。”啾儿说。
    “奇怪的话?”
    “像是‘给爷爬’‘给爷死’‘崽种你该上路了’这些话,啾儿现在还有些无法理解,可只要努力学习主人的语言,应该能全弄明白…”啾儿有些懵懵懂懂的说。
    “这些话你就不要学了!”
    秋仁在玩游戏的时候,玩到激动时会自言自语,啾儿所提及的这些怪话都是秋仁自言自语说出来的。
    “可是啾儿已经会说了…”
    啾儿的耳羽耷拉了下来,她似乎非常在意秋仁对她的看法。
    “那就不要讲,这些话小孩子不能乱说。”
    秋仁感觉自己以后要好好控制一下已经玩游戏时的自言自语。
    啾儿现在就像是一个心智健全的婴儿,秋仁作为她的创造者,类似于父亲一样的角色,秋仁做些什么啾儿都会尽可能的去模仿和学习。
    “啾儿会听话。”
    她轻点着自己的头,似乎牢牢记住了秋仁嘱咐她的事。
    这么听话吗?秋仁还以为她会有叛逆期之类的。
    “啾儿,你被怪物攻击的时候会痛吗?”
    秋仁之前控制啾儿与尸鬼们战斗时,一直都在担心这件事。
    可啾儿被尸鬼给咬到表情都不带变化的,就连硬直也没有…
    “不会哦,主人一直在担心我这个,我才知道了痛和死是什么意思…啾儿作为神可是没用死这个概念啦。”啾儿的声音听起来像是在炫耀。
    不过这个回答让秋仁略微安心了一点。
    “还有主人…在啾儿的感知中你的身体处在极度疲惫的状态下,还请休息一会。”
    啾儿后续的话让秋仁很难相信她才刚来到这个世界十小时。
    可疲惫感确实已经笼罩了秋仁的全身,现在秋仁只要闭上眼睛随时都能睡着。
    “睡前我还有一个问题,在我不控制你的前提下,啾儿你能自己探索黑瘴雪山吗?”
    秋仁一想自己手下的游戏角色有自我意识的话,那岂不是可以自动肝游戏进度?
    被问起这个问题,啾儿突然低下了自己的头有些不敢看秋仁。
    “可能…不太行,如果没有主人陪着的话…”
    “原因?等等我好像猜到了,啾儿你能做个二段跳的动作吗?”
    秋仁把手柄放到了桌面上,就只戴着耳机和画面中的啾儿进行沟通。
    在秋仁将一双飞跃鞋作为永久遗物买下后,二段跳就是秋仁经常使用的移动手段。
    这双飞跃鞋能让啾儿像是鬼魅一样在黑瘴雪山复杂的地形中穿梭。
    “我试试…”
    啾儿似乎感觉到秋仁把手柄放下去了,没有秋仁的控制她显得有些不知所措,甚至就连走路都不知道该怎么走。
    但在秋仁的注视下啾儿还是有些踉跄的踏出了第一步,随后她从原地跳起很勉强的在半空中轻踩了一下。
    这是一个笨到了秋仁无法直视的二段跳动作,秋仁来控制的话啾儿的连续两段跳跃能跳出五米之高。
    啾儿自己跳可能连一米都没有,她刚踩到半空甚至就连怎么落地都没有想好。
    于是在一声惊呼之下,啾儿脸朝地以一个极其惨烈的动作摔倒在了地上,头上还蹦出了一个-5的伤害数值。
    她那毛茸茸的尾羽和屁股刚好对准了秋仁所在的画面。
    “我大概懂你不能独自去黑瘴雪山的原因了…”秋仁有些头疼的拿起了手柄控制啾儿站了起来。
    啾儿刚出生不久,就连走路都没怎么学会。
    她所做出的那一系列甩手射出羽刃,闪避,跳跃,奔跑等潇洒无比且迅捷的动作。
    全都是游戏系统预设好的动作模组,每一个动作都保持了惊人的一致性,唯有秋仁脑海中想着‘该微调一下,羽刃换个瞄准目标’等等想法时,这些预设动作才会做出一些细微的改变。
    预设动作就代表绝不会出错。
    例如啾儿在雪地里急奔时就绝不可能出现摔倒的情况。
    直观一点来说秋仁在控制啾儿时,啾儿就是一位举世无双的游侠战士刺客魔法师等一系列战斗职业综合在一起的大师。
    可秋仁不控制啾儿的时候,她就只是一个走路都会平地摔的笨比,胆子还特别小。
    “主人…”
    “可是你要练习,我休息的这段时间学会战斗的方法,今后总能用上的。”
    秋仁可没因为啾儿摔红的鼻子,还有满眼泪光的眼神虽然很心疼,可考虑到一个月后的危机,秋仁必须要尽可能的利用所有时间。
    那怕啾儿的动作很笨拙,但羽刃打出去的伤害是实实在在的。
    “啾儿会努力练习的…”她说话期间始终都憋着眼泪,秋仁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她。
    毕竟现在两人之间隔着一个游戏屏幕,秋仁能看见她眼角的泪水,可想伸出手帮她擦拭掉,触碰到的却是冰冷的电脑屏幕,而不是她的脸颊。
    真傻。
    秋仁收回了摸到电脑屏幕上的手。
    “那我去睡觉了,你也要记得休息。”秋仁说着准备摘掉耳机,但耳机中却传来了啾儿惊慌失措的声音。
    “主人…能不能不要…离开啾儿太远,如果听不见主人的声音…”
    啾儿有些慌乱的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
    “会害怕?”
    秋仁猜出了这只鸟孩子的真实想法,可能在啾儿所处的世界中,秋仁的声音就是她唯一的依靠了。
    除此之外就仅有无数危险的怪物和污秽,毕竟她所生活的世界是末世。
    “嗯…嗯…”啾儿再次轻点了一下头。
    小孩子都不希望离开自己父母太远吗?
    “那我就在这里睡吧。”
    秋仁调整了一下身后电脑椅靠背的角度,作为一位职业画师…在电脑前睡觉已经是必备的职业技能。
    为此秋仁还专门买了一个可以变成躺椅的电脑椅,没想到自己在养了个女儿后还会派上这种用场。
    秋仁找了一张毛毯盖在了自己的身上,没有摘下自己的耳机就把周围的灯和床帘关上。
    “我睡了。”
    秋仁和啾儿说了一声后就闭上了自己的眼睛,啾儿在那边似乎也放缓了自己的动作。
    “能听见…主人的呼吸声呢。”啾儿压低了自己的声音在秋仁耳边说。
    “很吵吗?”
    秋仁闭着眼睛想着要不要把耳机的麦克风移远一点。
    “不吵!啾儿很喜欢。”她的声音中带着小小的兴奋,秋仁微笑了一下也没说些什么。
    结果没过多久啾儿那边就传来了‘呼哈,呼哈…’的声音,这是啾儿的呼吸声,她似乎是很刻意的想让秋仁听见一样。
    “你的呼吸声太吵了!”秋仁有些无语的出声说。
    “唔,打扰到主人了吗?啾儿已经把嘴巴和鼻子捂住了!”
    “像是往常一样就行,还有别说话,我真的要睡了。”秋仁有种想把耳机摘下来的冲动。
    但在这之后啾儿也听话了,她的呼吸声逐渐变得非常的平和且让人安心。
    秋仁独自生活了这么长的时间,今天睡觉的时候在耳边能听到另一个人的呼吸声,还是一个女孩子的呼吸声,这种感觉仔细想想非常的…美妙。
    只可惜那女孩在电脑屏幕之中,秋仁现在根本无法触碰到她。
    可一个月后就能在现实世界里见面了…
    期待与害怕的情绪混杂在一起环绕在秋仁的心里,最后秋仁在啾儿平静的呼吸声下陷入了沉睡中。

章节目录

毁灭游戏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71阅读只为原作者姐姐的新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姐姐的新娘并收藏毁灭游戏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