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无话。
    翌日清晨,贾蔷起床起的有些艰难。
    因为香菱实在是太乖了,满足他希望解锁的一切新姿势……
    差一点点,贾蔷就被这腐朽堕落的封建社会糜烂生活给打败。
    好在,他终究还是明白,若不努力,眼前的这一切都只能是过眼云烟。
    如今在江南的大好形势,大半是仗着林如海这个姑祖丈的光。
    可林如海最多半年也就还京了,回到京后,他贾蔷不过是林如海众多妻族中的一人罢了。
    纵有救命之恩,可在扬州帮了这么多,再加上收他为记名弟子,替他挡下无数骂名,也算是还尽了。
    贾蔷但凡有点自知之明,也该知道适可而止。
    所以,终究还是需要自强!
    正是抱有这样冷静的认知,贾蔷才能从那温柔乡中爬起来,一如往日的锻炼身体。
    他不仅自己锻炼身体,还要求香菱一起。
    这个年代,没什么正经防孕措施,尽管贾蔷最后时刻在体外解决,也要以防万一。
    而女孩子有一副健康的体魄,可助她们度过“鬼门关”。
    只是贾蔷带着香菱刚晨练到一半,就见李婧带着一个面色憔悴的女孩子过来。
    这女孩子一见面,就跪倒在地,“砰砰砰”的对着贾蔷磕了三个响头。
    贾蔷还好,倒把香菱唬了一跳。
    贾蔷看了李婧一眼,李婧忙将这看起来不过十七八岁的女孩子拉起来,对贾蔷道:“她就是孙琴,昨晚被齐家人送了过来。”
    贾蔷见她气色憔悴,微微皱眉道:“齐筠莫非欺负了你?”
    孙琴脸色发白,在贾蔷跟前似不怎么敢说话。
    李婧替她回道:“这倒没有,不过这些日子,孙琴受了不少打击。原以为凭借她的武功,天下哪里都去得。不想在齐家人跟前栽了个大跟头。齐家豢养了几百个江湖高手,齐大公子身边跟着最为顶尖的两个,一个是江湖诨号摘星手,一个江湖诨号鬼见愁。齐家家大业大,江湖上想要从齐家咬一口的数不胜数,齐筠这些年遇到的刺杀不下十次,都是被这两人化解。孙琴撞在铁板上,自然无处可逃。齐家又拿孙姨娘和富贵楼里的人威胁她,这才让她心里备受折磨。”
    贾蔷笑道:“齐筠看起来也不差,既然他看上了你,你何不给他一个机会?”
    李婧没好气道:“人家有个青梅竹马的,是富贵楼……就是孙姨娘名下那座青楼里的一个臭小子,小茶壶。”
    贾蔷闻言有些侧目,打量了小贼婆一眼,道:“嗯,倒是情比金坚,那行了,我这没事,送她去寻那小茶壶吧。”
    不想此言一出,那孙琴居然“嘤嘤”哭了起来。
    李婧恼火道:“齐家大公子也知道她和小茶壶的事,就派人去寻那臭小子,问他在一百两银子和孙琴中间选哪个,那王八蛋毫不犹豫的选了银子跑了。”顿了顿又恨恨补了句:“就是前天的事!”
    此言一出,孙琴的哭声更大了。
    贾蔷暗自好奇,这丫头看起来也不算好看,齐筠怎还好这口……
    他哈哈笑道:“这是好事啊!若没有此事,谁能看出此人的真面目?果真和他过一辈子,那才是所托非人。”
    待孙琴哭声小了许多,李婧又道:“爷,我寻思着,家里内眷不少,只靠嬷嬷们护着,未必总能看顾周全。外男不得入内,不如就让孙琴来府上做事……”
    贾蔷笑道:“你又糊涂了,你自己都不愿拘在二门里,人家就愿意?要是四五十的健妇还行,在二门里守个夜,她才这般大,没必要。让她好好跟着你,学学如何自立自强,如你们这样的习武姑娘,女子又何曾比男人差?”
    李婧闻言笑道:“那成,我就带她几年。虽然眼下比不过齐家那两个顶尖高手,不过也是早晚的事。”
    贾蔷又好奇问道:“那两个诨号牛皮哄哄的人,到底有多强?能飞檐走壁一掌打出十八条龙么?”
    李婧笑道:“哪和哪呀,就是技击手段极高明的高手罢了。遇到大军围剿,十个甲士就能了账,又不是刀枪不入的怪物。不过这些人本也不是和大军斗的,暗地里暗杀,或是当护卫保全安危,都是极好的。爷,你可想要这样的人?”
    贾蔷闻言眼睛一亮,道:“我们能寻到这样的人?”
    李婧指了指孙琴道:“孙琴干娘,就是我说的那位孙姨娘,就是这样的高手。我爹说,他当年全盛时,都斗不过孙姨娘。如今想想也是,若非有如此能为,孙姨娘也护不住这么多人。这些年,孙琴不是头一个失手的……要不是齐家招揽的高手太多,孙姨娘早就将孙琴救出来了。不过想要孙姨娘到跟前做事,还要把富贵楼里的女人都安排妥当了。”
    贾蔷闻言,好奇道:“我听你说过,纵是习武之人,年纪大了后,也会面临血气衰弱的问题。那孙姨娘和你爹差不离的年岁,还是个妇人,居然还这般了得?”
    李婧呵呵笑道:“孙姨娘擅长的是精巧的手段,不是蛮力。要不是孙琴告诉我,我还不知道,孙姨娘明面上是扬州鼓上蚤的诨号,背地里还有一个更了得的名号!”
    “扬州孙二娘?”
    贾蔷轻挑眉尖问道。
    李婧没好气白了他一眼,道:“什么孙二娘,叫千手观音。一来,是因为江湖中人都知道她的善行,活人无数。有侠义心的,还经常送些银子去富贵楼,不过孙姨娘多半不要。二来,则是她使暗器的手段,独步江湖!齐家那位大公子之所以没敢逼孙琴就范,就是忌惮孙姨娘。”
    孙琴终于舍得开口了,咬牙道:“要不是他家财大势大,娘才不怕他们人多。当日我要敢下狠手,也不是不能逃走,就是怕出手后,连累到娘和楼里的姊妹。”
    势不如人,真真让她憋屈愤懑。
    贾蔷看了她一眼,道:“江湖有江湖的路数,世道逼的你们女孩子活的艰难,我就不说你们行窃合不合适了。不过从今以后,我虽给不了你们大富大贵,但衣食无忧总还是没问题的。往后,就别再去行窃了。”
    孙琴闻言,面色一变,张了张口,不过许是顾及什么,到底没说出话来。
    贾蔷却猜透她的心思,道:“我此举并非是施舍,在这个世道里,你们能自力更生,活的比许多须眉男儿更有骨气,我是发自肺腑的尊重你们的。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我觉得你们可以靠其他方式谋生,依旧靠自己的本事吃饭。至于孙姨娘说过,只要救出你来就为我卖命……我不敢保证在我身边做事会不会有风险,因为我不知道我的敌人会不会派人来刺杀于我。但我可以保证,我不是用几两银子,就糟践你们去卖命的人。”
    孙琴看着年岁还没她大,但沉稳端庄,气息隐隐威严的贾蔷,目光有些复杂的点了点头,道了声:“好。”
    她也算是半个老江湖,见过形形色色的人,但她感觉得出,贾蔷没有哄她。
    不想却听贾蔷沉吟稍许后,又对李婧道:“安排一些妇人,靠做事出力来谋生立命不算难事。只是……你爹那个脾性你也见了,万一等那孙姨娘来了后,也如此桀骜不驯,再加上你的缘故,他们还是长辈,到头来,莫让我难做。”
    李婧笑道:“爷这是哪里话,便是我爹,如今也勤吃药多用饭,加把劲耍些帮助恢复的拳脚,想早日好了,帮爷做事还债呢。他和孙姨娘都有江湖道义在,我爹收了镖银,便是粉身碎骨也要为雇主把镖押到地方,这一点爷放心就是。”
    贾蔷点了点头,道:“那行吧……还有其他事么?”
    李婧闻言,脸色犹豫了下,轻声道:“爷,买完地霜后,咱们真没银子了,十两都不到了……”
    此言一出,孙琴面色微变,目光隐隐古怪起来……
    方才口气大的惊人,好似比扬州首富还厉害,结果只是样子货?
    贾蔷闻言却只是“啧”的笑了声,道:“昨儿夜里忘提了,早知道让齐筠和徐臻先借我三五千两银子,应应急。”
    他沉吟稍许,道:“这样吧,等我做完早课,中午吃过饭后,咱们再一起出去逛逛,看去哪处弄点银子花花。”
    李婧点头道:“那好吧,我先送孙琴回去。”
    贾蔷“嗯”了声,道:“早去早回,这几日你忙的也忒过了,今儿回来后好生歇息两天,不准再奔波劳累了,不然仔细着。”
    听完贾蔷不容质疑的霸道话后,李婧心里丝甜,应了声后,带着孙琴出了盐院衙门离开了。
    二人走后没多久,贾蔷和香菱将将锻炼完身体,吴嬷嬷就来寻贾蔷,说是林如海让他赶紧去忠林堂,因为总督老爷要走了。
    贾蔷闻言忙让香菱先自己回房,他则前去送行。
    不管如何,既然林如海与韩彬有如此交情在,他身为晚辈,都该去送一送。
    香菱一人则回到了小书房,不过没等她洗漱去吃早饭,却见雪雁一蹦一跳过来,看到只她一人在,便问道:“蔷二爷呢?”
    香菱笑道:“林老爷招去了,说是去送客。”
    雪雁懊恼道:“姑娘还找他哩,算了,你同我一起回吧,不然姑娘问起来,我也不知怎么去答,到时候又该说我笨了!”
    香菱只好放下筷子,起身笑道:“就这一句话你也记不住,可不就该说你笨了?走吧!”
    ……

章节目录

红楼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71阅读只为原作者屋外风吹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屋外风吹凉并收藏红楼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