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信,你问宋总,当时他就在场。”庄建业没回答,而是把皮球踢到宋长征哪里。
    本来听着庄建业的话,心里没来由的咯噔一下,还想着看看情况,琢磨下庄建业这家伙葫芦里卖得到底是什么药,结果人家一皮球就砸过来,连让你想一下的机会都没有。
    “这个……”宋长征思路一时没跟上,踟蹰一下。
    祁宏却急了连忙追问:“老领导,庄总他们真的……”
    “几年前,庄总的腾飞集团的确在东南沿海的某海航机场帮着迫降的md—10做过零部件的生产和维修工作……”
    眼见祁宏迫不及待,宋长征也不隐瞒,把几年前麦道公司md—10来华展示,却突发意外迫降海航机场,腾飞集团临时承担起维修保障工作,成功将受损严重的md—10修复成功,顺利离开机场。
    这件事儿按理说是要大书特书的,可当时的麦道公司觉得这是一项丑闻,展示机都能出问题,其他量产机型能好到哪里去?
    再加上md—10本身口碑就不咋地,麦道生怕在遭重击,所以在麦道公司新任驻华商务代表李斯特的努力下,这件事并没有激起太大的水花。
    国内对此倒是无所谓,反正麦道只要扩大投资,增加国内量产机型和国产率,报不报到没啥大不了的。
    腾飞集团同样如此,四台大型电子束焊接机以及其他先进生产设备组成的封口费,腾飞集团还是很受用的,与之相比赢得一些名声就有些不值当了,十七、八个头版头条也未必抵得上一台大型电子束焊接机。
    于是这事儿被麦道公司捂盖子硬给捂下来了。
    所以除了当时的亲历者,外界很少有人知道,就算祁宏这个航空从业者也是第一次知道,国内厂家有过帮助麦道这样的巨头修飞机的往事。
    吃惊的一双小眼睛都快蹦出来了,这消息太劲爆了,惊爆的都要毁三观了,麦道啊,身为沪市航空公司的人怎可能不知道落户在沪市的庞然大物。
    听熟悉里面情况的朋友说,真的不怪美国人横行世界,技术是真的牛,很多材料和工艺,干了一杯的老师傅见都没见过,在牛x的存在,也要在美国工程师面前乖乖当学徒。
    腾飞集团居然在几年前就帮着麦道维修过性能更好的md—10,那得达到什么水平?
    本来还狐疑庄建业什么心思的宋长征,一看祁宏的反应,因宿醉还晕乎的脑袋立马清醒过来,暗道一声,这个庄建业,挖坑不打草稿的吗?
    眼看着祁宏的小眼睛目光越来越亮,宋长征赶紧话锋一转:“当然,我当时只是看到庄总他们修补垂尾,发动机到是没见到。”
    “那是你提前走了,海航的部队首长看了整个过程,说实话,md—10配置的jt—9d型涡轮风扇发动机的确让我们很头疼,不过我们还是克服了困难,至少让md—10重新启动,飞上蓝天。”
    宋长征本想提醒一下祁宏,不要病急乱投医,飞机尤其是民航客机是开不得玩笑的,万一出了事儿,那就是捅破天的大事故,只不过庄建业当面,宋长征没办法说得太直白。
    结果他这边话音刚落,准备缓一口气再说的时候,庄建业就来了个神插刀,然后引出了海航的部队首长。
    宋长征的脑袋就嗡的一下,连忙开口要阻止可还是晚了一步。
    “当时的海航部队首长,今年升任总部首长,是我们这次演习的总指挥,我这里有他的电话,你要不要问他具体情况?”
    庄建业这边说着,就从枕头底下摸出个正在充电的大哥大,然后找出电话本儿,翻了翻便对着本子上的号码煞有介事的就要拨打。
    祁宏连忙阻止:“庄总,总部首长那么忙,咱们这点儿事儿就别麻烦人家了。”
    “唉~~我这人嘴笨,社会上那些花里胡哨的,我是一句都说不出来,没办法只能用事实说话,真的,当初我们帮着麦道修完md—10的时候就觉得憋屈。
    没办法,咱们理工出身的,只会埋头干活,不会阿谀奉承,还好首长,领导看得起,给了些鼓励也算安慰,祁经理咱们还是问问首长,如果首长生气,我扛着!”
    庄建业一番话说得是大义凛然,慷慨悲壮,似乎这么多年受了无数的委屈,就要借着这个机会一通发泄一般,还没说完就重新拿起大哥大继续拨号码。
    祁宏差点儿没吓抽过去,这事儿他还不容易通过关系给压下来,这要是一杆子捅到总部首长哪里,那他们沪市航空公司成什么了?
    所以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庄建业把电话打出去,于是连忙握住庄建业的手:“庄总,庄总,我信,我一百个信,这么多年腾飞集团怎么样我们这些搞航空的谁不知道?那就是骄傲!更何况我跟老领导这么多年了,谁坑我,老领导也不能坑我呀!”
    宋长征听了这话,差点一巴掌糊自己脸上,直接仰面栽倒,这尼玛,还要点儿b脸不!
    还嘴笨,嘴笨你庄建业跟自己叨逼叨,叨逼叨三、四天卖飞机的事儿?
    还不会阿谀奉承,总部上上下下谁不知道你庄建业溜须拍马第一流,首长、领导叫的比十八岁的小姑娘还甜。
    不过宋长征吐槽归吐槽,但也不得不佩服庄建业这个时候进入民航客机专业维护领域的独到眼光。
    配件库存告罄、缺乏专业指导、进口时断时续,正是各航空公司最为艰难的时刻,只要能有人撑起一份希望,自然会有人趋之若鹜。
    因为并是所有人都跟他宋长征一样,事事小心,处处谨慎。
    联合航空公司因为他的谨慎可以抵住庄建业的百般纠缠,祁宏这边自己如是如实劝告或许趋于理性,可其他航空公司呢?
    尤其是一些省级航空公司,体量小,抗风险能力差,根本受不了腾飞集团这样的营销攻势,反正不维修铁定摔,修了可能会摔,那为什么不赌一把?
    意识到这一点,宋长征默默的点起了烟,有些事情并不是阻拦就能拦住的,就比方说改革开放,已经是大势所趋,阻止,能阻止得了嘛?
    庄建业涉足民航客机专业维护也是一样,人家瞧准了航空公司的窘境与迫切需求的大势,顺势而为,想不强势都难,既然势头挡不住,那怎么办,赌就赌一把吧。

章节目录

腾飞我的航空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71阅读只为原作者安溪柚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安溪柚并收藏腾飞我的航空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