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墨琛忽略掉心中那一闪而过的情绪,问道:“你师父待你有养育之恩,他应当是你心中的第一位,那这第二位呢?”
    “第二位……”苏可可喃喃一句,目光放远,陷入了回忆之中。
    好一会儿,她才道:“我五岁之前生活在庄家,庄叔叔受过师父恩惠,当年收养了我。庄叔叔的妻子姓莫,是个温柔美丽的女子,虽然那个时候我还小,但是莫姨待我的好,足以让我记一辈子。”
    苏可可随师父离开庄家的时候才五岁,不过她记事早,那些年同莫姨一家人相处的点点滴滴,虽说不是都记得,但莫姨的那张脸,她轻声细语地给她唱着摇篮曲的模样,她记得一清二楚。
    后来,她跟师父离开之后,师父就再没有带她去过庄家。
    小的时候,她提到过一两次,后来大概知道,师父是不可能带她去的时候,苏可可就再也没有提了。
    她怕师父伤心。
    在她心里,师父才是最重要的,师父对她虽然严厉了些,但也是希望她早点成器。
    小的时候家里很穷,比现在都穷,那个时候师父在桃花村还没有扎稳根基,没人找他看风水,也没人买他画的符箓。
    家里但凡有点好吃的,师父都会留给她。
    她嘴馋的时候,师父还会爬到几十米高的树上掏鸟蛋给她吃。后来师父年纪大了,她就说鸟蛋吃腻了,不想吃了。
    现在的她功夫不到家,还爬不上那么高的树,所以她想,等她修炼有成了,她一定要掏很多很多的鸟蛋给师父吃。
    忽地,苏可可感觉脑袋上一重,一只大掌盖在了她头顶。
    苏可可眼睛上移,看向眼前的男人。
    “叔?”
    “养育之恩确实很重要。”秦墨琛揉揉她的头,“你能做的便是等你有能力了,反过来保护疼爱他们。”
    苏可可点点头。
    想起什么,她眼睛一弯,笑得很满足,“叔打给我的钱,我收到了,谢谢叔,我以后会更努力地保护叔的。”
    “那是你应得的。以后我要是忘了给你打钱,你可以提醒我。”秦墨琛嘴角微微翘了翘,眼中也浮现出了浅淡的笑意。
    “那……我每天给叔按穴位的时候,就隐晦地提那么一句?”
    “……可以。”男人眼里的笑意深了些。
    “叔,你继续忙,我就不打搅你了。”
    “没有在忙。”秦墨琛道,视线落在桌上那张毛笔字上,“刚才真的就是练练手。”
    随即,他问了句:“丫头,我要去个地方,你是在家里看书,还是跟我一块去?”
    苏可可笑得露出两排小白牙,“叔忘了我刚才说的话了,我以后会更努力地保护叔,上学的时候不能跟着叔,其他时候我一定会贴身保护。”
    秦墨琛眼中含笑,“你很有职业操守。”
    “我可是立志成为风水大师的人,有职业操守那是第一步……”
    ·
    秦墨琛这种身份地位的人,平时出入的都是高端场所,所以当秦墨琛开车进入一条老街巷的时候,苏可可还挺诧异的。
    好奇的小丫头跟着她叔进入了一家书画装裱店。
    店里很冷清,就一个七八十岁的老人。
    两人进去的时候,那老人正佝偻着背在忙活。
    “阿婆。”秦墨琛低声叫她。
    刘阿婆抬头看过来,老人家因为年纪大了,双眼看起来有些浑浊,但人还算精神。
    看到秦墨琛后,老人家的脸上顿时笑出了褶子花儿,“是你啊小伙子,你可好久没来阿婆这里了。”
    老人说的是普通话,但却带着浓浓的外地口音,似乎来自很遥远的南方。
    秦墨琛提醒道:“阿婆忘了,上个月我才来过,还送来了一块玉石和檀木。”
    “哦,对,瞧我这记性,你是不是在我这里定做了一对画轴?”
    “是。”
    “前些天就做好了,你等等,我去取。”
    等这位刘阿婆走了,苏可可才望向秦墨琛,眼里有疑惑。
    秦墨琛对她解释道:“阿婆姓刘,大家都叫她阿婆,老人家没有子女,十多年前来这里开了这家装裱店,她装裱的手艺很好,可惜这条老街没什么人光顾,以至于她生活有些拮据。
    平时我有空的话会来这里,买一些画卷,次数多了,她就认得我了。”
    “老人家记性不好,记不住我的姓氏,只记住了我这张脸。”
    秦墨琛每说一句,苏可可便点一下头。
    等他说完了,苏可可才道:“看阿婆的面相我就知道,她是个和蔼可亲的好人。”
    刘阿婆抱着一个长木盒过来,盒子打开后,一股淡淡的檀香味儿迎面扑来。
    盒中放着一对制好的画轴,上好的和田玉作轴头,古檀木为轴身。
    苏可可深深吸了一口,对秦墨琛道:“叔,你这古檀木有些年岁了,很值钱呢。檀香味儿能避湿气避虫蠹,画轴开卷有香气,而这轴头的玉也是上好的灵玉,可吸纳秽气。”
    刘阿婆粗糙的手摸了摸那轴头的和田玉,老眼微微一眯,“是啊,这玉很好,拿来做轴头有些可惜啊。”
    她看了看苏可可,“小女娃懂玉?”
    苏可可赧然一笑,“若要我辨别玉的品种什么的,我不会,只是我的职业让我略懂一些。人养玉,玉护人,但玉和人在一起也是要看缘分的。有缘的玉才能养人,若无缘,不仅不养人,还会给人招致灾祸。”
    “是啊,这玉得看缘分……”
    秦墨琛在一旁微微摇头。
    这两人倒是先聊上了。
    两人聊了会儿玉之后,刘阿婆将画轴连同盒子一起递到秦墨琛面前,“你检查一下吧。”
    “不用检查了,我信阿婆的手艺。阿婆,我想借你的地方一用,写一幅字,写好之后劳烦您帮我裱一下,画轴就用您做好的这个。”
    “好好。”
    刘阿婆取来一张上好的书画纸,铺在一面干净的桌子上,笔墨和砚台也一并准备好。
    “阿婆,剩下的我自己来吧。”秦墨琛见她还要帮自己研磨,赶紧接过了她手里的活儿,“您这儿东西好,所以我就厚着脸空手来了。”
    刘阿婆笑着道:“你经常光顾我的小店,这些东西就是送你也可以,放阿婆这里迟早积灰。”
    苏可可看着刘阿婆那张脸,眼里划过一抹疑惑之色。
    阿婆笑起来的时候,看起来愈发慈祥了,可不知为何,她心底却生出了一丝怪异感。

章节目录

叔,你命中缺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71阅读只为原作者裸奔的馒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裸奔的馒头并收藏叔,你命中缺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