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这小人鱼是这里的人,为何要用脑波同步操纵那个算命的赵先生阻止自己接近水?
    “你曾说你跟我妈妈是故交……”
    可是小赵先生显然没有再解释下去的兴趣,他将自己黑色的尾巴甩了甩,一扬下巴说道:“别问这么多了,总之你得相信我是要帮你的。这片大陆的恒星……也就是你们所说的太阳一共有九个,不过每隔一段时间,天上的日数就会发生改变。等到天上变成独日时,就是出现空间旋涡出现逆旋转的节点,是与你们的世界相通的时候,这也是你唯一能回去的时刻。现在我们得先想办法逃出去,到了安全的地方再等待将你送回去的契机。”
    秦露当然也着急赶紧回去。
    她已经将集团的股票套现,接下来还有几个要紧的收购计划等着她拍板呢,如果她就此困在这做了一条鱼,她的哥哥岂不是要任凭辛柔母子欺凌了?
    现在小赵先生开门见山释放善意,表示要送她回去,秦露自然是微微松了一口气。
    “可是既然同样是人鱼,为什么那些银尾巴的要抓我们?”
    小赵先生笑了一下,含蓄地表示了“你们不一样”。他指了指周遭陷入昏睡的黑尾人们问道:“你知道他们为什么会成为转换者吗?”
    秦露觉得其他人的遭遇应该也跟她相仿,也是莫名掉入海中,又掉入了空间旋涡里来的吧。
    可是小赵先生接着说:“他们当中十个有九个应该都是自杀者自行坠海的。你们人类在陷入情绪低谷期的脑波会有所改变,极个别的人甚至与空间旋涡共振频率特别接近,所以这些自杀者当中如果有个别的能达到同步的话,又紧挨着旋涡磁场,就会穿越过来,被搜集在刚才的那个海崖山洞里,被特殊的海水浸泡变异,成位黑尾人鱼。黑尾巴的人鱼就是这里的低等生物,在海国人的眼里,跟你们人类世界的猪牛牲畜无异。这些人穿越到了这里,等待养得肥美了,就是他们被屠宰的时候……我觉得他们到时候应该后悔自己当初草率的轻生决定……”
    秦露紧皱眉头:“你是说,那些银尾巴的都是吃人的妖怪?”
    小赵先生摇了摇头:“你不是看过许多的古书吗?应该看过秦始皇下葬的时候,‘以人鱼膏为烛,度不灭者久之’的描述吧。虽然后人的解释,秦始皇应该使用的是鮷鱼膏,但那些灯油很有可能就是人鱼的油膏炼制而成的。古人坚信使用这种灯油能长生不老,其实是一种谬传,人鱼膏不过是沃土大陆上,另一种可怕生物的美味营养的食物而已。”
    秦露深吸一口气:“还有比人鱼更可怕的生物?”
    小赵先生点了点头:“他们是潜行者,算是这个大陆上的智慧生物,武力与残忍力都达到了最高点,在很久以前,海国人跟潜行者们爆发了战争,差点毁灭了这片大陆,后来两族达成休战协议,可是海国人每年都要向潜行者们进贡人油膏。这么多年来,海国人一直淘汰掉年老体弱者,作为休战的牺牲品。不过近些年来,你们那个世界的转换者增多,变成了很好的提炼油膏的材料。倒是缓解了海国的燃眉之急。”
    秦露听到这里再也忍耐不住满心的厌恶感:“这是杀人犯罪!什么狗屁油膏!难道这里的人不吃这个就会死吗?”
    小赵先生不解地看了她一眼:“这有什么奇怪的?这在你们的那个世界不是很稀松平常吗?你们那些所谓的美食家们也没有食物匮乏的危机,可他们不也是为了什么所谓的鱼翅珍品满足口腹之欲,而大肆屠戮其他的生物吗?”
    秦露一时无语。这里并不是地球,对于这里的生物而言,人类的确没有什么高其他生物一等的优越感可言。他们只不过在做着跟某些人类一样残忍自私的事情。
    而小赵先生说到这,却怅惘地叹息一声:“其实我也不理解油膏有什么好吃的。你们那个世界的美食还是很多的,甜点和奶茶都不错,这些我都没有尝遍……”
    说这话时,赵先生馋涎欲滴,那种饥渴的模样倒是透出了孩童该有的天真气息。
    秦露却觉得他的话有漏洞。如果说其他人都是因为跳海轻生才会这般,她显然不是啊!
    无论从哪方面看,她都是个生活爱好者,与天地与爹爹与后妈斗,其乐无穷,可从来都没有厌世过。
    小赵先生听了她的质疑,只轻描淡写道:“你不一样……”
    不过他没有再说下去,此时天色已经漆黑,那些银尾人鱼们大概也入睡了。再不想办法出去,他俩可都要被人给炼油了。
    这里的笼子虽然结实,可是他早有准备,也不知从哪里掏出一段骨节,那骨节上开凿了眼子,然后放到嘴边吹了起来。
    秦露并没有听到这骨节笛发出声音,可是不一会的功夫,从不远处的海岸就爬来了几条粗大的水蛇一样的生物。
    只不过这些水蛇的皮肤上似乎分泌出什么带有腐蚀性的粘液,它们爬过的地方岩石都撕拉作响,冒出一股淡淡的烟。
    那些水蛇爬到了关着秦露和小赵先生的笼子前,缠绕在那些布满了尖刺的笼子上,不一会就将笼子腐蚀出了一个大洞。
    不过秦露如今没有腿,就算出了笼子也只能在地上匍匐爬行。
    不过小赵先生却轻轻一跃,在跳跃间鱼尾已经变成了腿,只是那腿上依旧布满了黑色的鳞片。
    看来,他虽然也是黑尾,但也应该是吃了什么掩藏了原本的身份。
    变出腿以后,小赵先生的活动就便利多了,他蹲下身子,利落地背起了秦露,然后朝着大海走去。
    可就在这时,铁笼那出现了摇晃的声音,只见有个圆脸的女孩在拼命地摇晃着笼子,她并没有像其他人鱼那么昏睡着,又紧挨着秦露的笼子,显然听到了秦露他们的谈话,眼睛里满是惶恐的泪水和渴望救赎的期盼。
    秦露知道这女孩显然不想留下来成为那些海国人的岁贡品,她想了想,悄声对小赵先生道:“你把其他人也都救出来吧……”
    小赵先生的道德感似乎不太强,冷漠道:“我只会救你,其他人可不是我的责任。”
    秦露倒是拿捏住了小赵的七寸,径直道:“我会做奶茶哦,烘培甜点也会些,你救下他们,我就做给你吃!”
    听到这话,风水先生的眼睛顿时圆亮了,立刻拿出骨节笛,指挥那些水蛇弄破了其他的笼子。
    秦露摇晃醒了剩余的人鱼,简单地跟他们讲了现在的处境,然后告诉他们现在先逃入海里,避开海国人的迫害再说。
    等到秦露说完,只见那笼子里只一小部分的人鱼咿咿呀呀地拼命爬了出来,还有许多人只是颓唐地坐在那里,呆呆发愣,一副听天由命的样子。
    小赵先生催促秦露不能再耽搁下去了,所以秦露也只能尽人事听天命,对于那些放弃自我毫无斗志的人,是不能指望别人拯救他整个人生的。
    别看小赵还是个小鬼,可是体力竟然不输成年人,就算背着秦露奔跑起来,也健步如飞。
    不一会就来到了海岸线前,然后带着秦露一跃跳入了海中。
    在飞跃之时,赵先生的双腿再次变成了泛着黑鳞的尾巴。
    也许是变异成了人鱼的关系,秦露的皮肤接触到海水的那一刻舒服极了,就像做海盐浴spa一般。
    秦露发现自己游泳的技能也提升得很快,在刚开始适应一下后,很快就能跟上
    小赵先生的节奏,朝着海的深处潜游了过去……
    不多时,秦露发现自己的身后还跟随几条黑尾人鱼,显然是那些笼子里出来的人也跟着过来了。
    也不知游了多久,当天边的七个太阳再次升起的时候,他们终于来到了一处海岛之上。
    跟之前雾气弥漫的银尾人鱼岛不同的是,这里倒是青山岱翠,满山生长着许多叫不出名字的高大植物,到处是一片原始气息。
    而此时跟上秦露的人鱼,最后只剩下三个了,其中就有那个圆脸的小姑娘。
    只可惜,他们并不能像秦露这样开口说话,力气似乎也用光了,看他们上了岸,只能急得咿咿呀呀地叫。
    秦露眼看着小赵先生不想管他们,背起她就走,只能回头跟那个圆脸的姑娘说:“你们先在这里等等,我会想办法的。”
    那圆脸的姑娘一听,立刻露出希翼的可怜表情,让秦露莫名想起了她的爱宠柯基犬。
    上了岸后,小赵先生背着秦露走了好久,才来了一座石头垒砌的房子前。
    秦露没想到在这个完全迥异陌生的环境里,竟然能看到一座类似乡下农舍一样的房子,尤其是那一圈栅栏里居然还种着菜……养着小鸡……
    好吧,那些毛茸茸的尖嘴动物居然还长着三只眼,只是看上去像小鸡而已,但好歹屋舍的气息都洋溢着一股浓浓的地球田园风,让人有一种扑面而来的温馨感。
    等进了屋子,里面的家具也很齐全,甚至还有粗藤编制的藤椅。
    秦露之前不是在游泳,就是坐在坚硬的地面上。如今看到了像样的椅子,立刻迫不及待地坐了上去。
    不过小赵先生却很鄙夷,不屑地撇嘴道:“你们人类就是这么脆弱,不能很好的跟自然相融。沃土这里无论是哪个生物,都不像你们人类在起居上这么下工夫。”
    秦露舒展身子躺在藤椅上,用鱼尾撑起躺椅,让它微微摇晃,这么闭眼舒服地叹了一口气后道:“怎么?这个房子不是你们这里的人修建的?”
    小赵先生又没有回答,看起来不怎么想提的样子。不过他不说,秦露也能猜到,这充满人文气息的田园屋舍应该是以前哪个变异的人类建造的吧。

章节目录

人面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71阅读只为原作者狂上加狂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狂上加狂并收藏人面鲵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