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婚约已至总裁求娶1001次最新章节!
    在此之前,慕浅一度以为,霍祁然面对程曼殊时,情绪应该已经稳定了。
    哪怕他闭口不再说话是因为程曼殊的缘故,可在那之后,他毕竟已经可以面对程曼殊了,甚至在霍靳西带他回霍家大宅时,他也没有表现出过分的不安。
    可是慕浅没想到,今天意外遇见程曼殊,竟然让他的情绪这样不稳定。
    慕浅想,大概是她陪在他身边之后,霍祁然对她产生了过度的依赖。
    因为在六岁以前,霍祁然从来没有享受过这样依赖一个人的感觉,而慕浅出现之后,尤其是知道慕浅就是他的亲生妈妈之后,他毫不犹豫将满腔的信任都给了慕浅,大概就是为了弥补六岁以前安全感的缺失。
    这种依赖让他彻底放松了自己,也忘掉了从前的防备与恐惧,彻底重新回归一个小孩子该有的心态。
    也正是因为如此,与程曼殊突然的碰面,才会让他从前的那种恐惧重新浮上心头,并且造成这样大的冲击。
    他已经习惯了安全舒心的环境,猛然间回归到从前的心境之中,难免一时难以承受。
    可是越是如此,慕浅越是觉得心疼。
    从前,是她欠了这个孩子太多,才造成他现在的模样和心态。
    而从今往后,她绝对不允许任何人,再伤害他一分一毫。
    霍祁然虽然满心恐惧,可是慕浅的存在还是成功地宽慰到了他。
    他趴在慕浅肩头,难过地抽噎了一阵之后,逐渐地平复了下来。
    他缓缓抬起头,眼泪汪汪地看向眼眶泛红的慕浅,还不忘伸出手来,替慕浅擦擦眼睛。
    慕浅眼泪险些掉下来,最终却仍旧只是微微一笑,道:“妈妈没事。还害怕吗?”
    霍祁然轻轻摇了摇头。
    慕浅应了一声,随后道:“有妈妈在,奶奶不敢再凶你。妈妈也不会让奶奶再凶你,知道吗?”
    霍祁然点了点头,重新趴在了慕浅肩头。
    又过了片刻,慕浅才抱着霍祁然走出了卫生间。
    回到先前的餐桌旁边时,程曼殊和她的友人已经不见了踪影。
    霍祁然趴在她肩头一动不动,慕浅知道他再留在这里也不会吃得下东西,因此很快买单,带着祁然回到了霍家老宅。
    回到家,看着司机从车上搬下来的一大堆购物袋,阿姨不由得笑了起来,“今天母子俩逛街逛高兴了,竟然买了这么多东西……”
    一抬头,阿姨却留意到慕浅神色不太对,不由得道:“怎么了?”
    慕浅抱着霍祁然走进来,先并没有回答问题,而是道:“阿姨,你给祁然煮个牛肉粥吧,他晚上没吃好,我怕他待会儿会饿。”
    阿姨听了,连忙点了点头,“好,我这就去。”
    慕浅这才将霍祁然放下,看着霍祁然安静地坐在沙发里的模样,伸出手来摸了摸他的头,“还有没有想吃的?”
    霍祁然乖乖地摇了摇头。
    慕浅笑了笑,“好,那待会儿妈妈陪你喝粥。”
    说完慕浅便站起身来,准备去卫生间拧一张热毛巾出来给霍祁然擦擦脸,谁知道她一起身,霍祁然立刻紧抓着她的袖子也站起身来,一副生怕她走掉的模样。
    慕浅不由得一顿,下一刻,将霍祁然抱起来,一起走进了卫生间。
    这一天晚上,霍祁然始终紧紧缠着慕浅,一分一秒也不愿意离开她。
    慕浅陪他喝完粥,很快带他上楼洗澡睡觉。
    平常霍祁然睡觉的时间很准,躺到床上通常很快就会睡着,可是今天他躺在慕浅怀中,却不断地辗转反侧,许久都没有入睡的倾向。
    慕浅拍着他的背,轻轻哼起了歌。
    也不知过了多久,霍祁然才终于渐渐入睡,小手却依旧拉着慕浅的睡衣不放。
    相比霍祁然,慕浅更睡不着。
    她就那么静静地躺着,一动不动地看着霍祁然并不安稳的睡颜,直至外面传来轻微的汽车声音。
    慕浅拿起自己的手机看了看时间。
    已经凌晨一点半了,霍靳西才回来。
    慕浅仍旧没有动,只是躺在床上听动静。
    不多时,霍靳西上了楼,脚步在这间房的房门口停了下来。
    随后,房门被推开。
    伴随着走廊里灯光泻入,霍靳西缓缓走到了屋子里,在床边坐了下来。
    慕浅蓦地转头看向他。
    霍靳西看了她一眼,目光随即就落到了霍祁然身上。
    他伸出手来探了探霍祁然的额头,感觉温度正常,才又轻轻抚过霍祁然的脸,低低开口:“今天吓着他了?”
    慕浅一听,就知道他为什么这么晚回来了。
    大约是今天受惊吓的不仅是霍祁然,还有程曼殊,所以他是去大宅了。
    慕浅低低“嗯”了一声,没有说别的。
    霍靳西静默片刻,才伸出手来覆上了慕浅放在霍祁然身上的那只手。
    慕浅却一下子缩回了自己的手。
    霍靳西顿了顿,低声道:“你这是在怪我?”
    好一会儿,才听到慕浅的回答:“我知道不能怪你,你对祁然已经很好了,能做的,你已经尽量都做了——这是我的理智告诉我的答案。”
    “嗯。”霍靳西听了,安静片刻,才又道,“那情感上呢?”
    慕浅咬了咬牙,缓缓道:“祁然会受到惊吓,变成今天这个样子,始终是你没有保护好他的缘故。”
    所以,她心里始终还是怪他的。
    这大概就是人性的真实与自私——
    在霍祁然还只是他霍靳西一个人的儿子时,慕浅觉得他这个父亲做得很不错,至少站在他的立场,他已经做到最好;
    可是当霍祁然变成她和他的儿子时,慕浅只觉得他做得不够好,哪怕他能再多做一点点,也许祁然就能避免目前这个失语的状况。
    很久之后,霍靳西终究还是又一次拉起了慕浅的手,放到了唇边。
    “对不起。”他说。

章节目录

婚约已至总裁求娶1001次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71阅读只为原作者淡月新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淡月新凉并收藏婚约已至总裁求娶1001次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