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不是在扯淡么?
    让蓝礼抗?
    他拿什么去抗?
    赤县神州五大顶级宗门,一十二家上宗,三十六座仙山,七十二学宫.....
    哪怕是排名莫属的学宫所属,都是有着散仙坐镇的门派!
    换算下来就是说,人家的一个排在末尾的修仙者宗门,那都是元神修士渡劫失败,转为证道散仙道果!
    也就是说,人家一个民办修仙大学的校长,都能和蓝礼打个五五开。
    要是蓝礼遇到个排名靠前的,说不得还打不过......
    老张那样的人仙,一人战力或许能抵得上十二家上宗分化的一宗门之力,等闲顶级宗门也不愿意去招惹。
    可蓝礼?
    只要蓝礼敢炸毛,分分钟就有人把他镇压到五指山下!
    旁的不说,就说眼下南瞻部洲之时,那些四处奔逃的大宗师武者们,他们是真的没能力拆掉几艘浮空战舰么?
    李秋水都能做到的事情,其他人凭什么做不到?
    只不过是不愿为之罢了!
    自赤县神州的先遣部队进入南瞻部洲开始,除了某个倒霉的长白山胡姓剑客之外,一个星期了,可有其他大宗师被他们所杀?
    没有!
    大宗师们不愿惹得赤县神州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自己身上,赤县神州的先遣部队,也不愿意真逼的这些武道大宗师拼命!
    为什么?
    且不去谈现在站在蓝礼身边的这位大佬,只说西夏那位‘萧太后’,人家虽然被撵的跟条野狗似的满世界跑,但在这期间给赤县神州先遣部队造成了多大的伤害?
    一艘战舰损毁,死伤低阶修仙者超过七百人,元婴级别指挥官战死四人,元神级战死一人!
    就这,还没计算他们在剿灭一品堂时所折损的人手!
    可他们吞下了西夏,又获得了什么?
    金银财宝?古玩字画?美女佳人?
    屁用!!!
    在吞下地盘后,他们唯一能够得到的,就是地盘本身,和地盘上附加的山川、土地、河流、人口!
    可这些东西,在彻底建立其修行体系后,是要上交一部分给大家集体分配,又得还给南瞻部洲本土修士一部分的。
    抢来十份的东西,最后能得到一份,就算是得天之幸!
    除非是遇到蓝礼这般这位、又或者是龙虎山一系这样的,被联盟下达必杀令的存在,又或者如同长白山那边可以出产大量灵药的‘灵田’,拼上一把才有的赚头。
    嗯。
    长白剑宗的那位胡大侠,死的是真惨。
    老祖宗长梗子还在西南地区逃窜,长白剑宗就他一个顶级战力驻守,结果被人家给集火消灭。
    明明只是个随时都能踏入入道级别的大宗师,结果因为要守护宗门,最后愣是跟宗门一起被灭掉了。
    其临死之前,也只是杀入一艘战舰,毁掉了半艘。
    这是眼下南瞻部洲上流传出来的,唯一一位战死的大宗师。
    原因?
    因为长白山生长人参!上千年份的老山参不计其数!且还有一棵被封印住的紫金老参祖正好就停留在长白剑宗附近二十里!
    因为参祖存在的缘故,这些年以来,长白山上成了精的人参,都被其隐藏了起来,导致整个江湖都不曾得闻这一消息.....
    可偏偏得,这消息不知怎么的,却被赤县神州上一家二流宗门给得知了!
    人家进入南瞻部洲之后,直接拉着整个门派得顶级战力涌入了长白山,打破封印的同时,顺便就把长白剑宗给灭掉了......
    可长白山上有紫金参祖的消息,就连长白剑宗自己都不知道......
    死的惨不惨?
    惨!
    死的冤不冤枉?
    冤枉!
    可有谁想当下一个?
    没有!!!
    反正蓝礼是绝对不希望,忽然有一家舰队跑到东海郡来,和他说什么此处埋有重宝,然后顺便把武帝城给消灭掉。
    如果真遇到那么一天.....
    这个念头在蓝礼脑子里转了一圈后,蓝礼就做出了决定。
    若是有人要他死,那他肯定得拉着对方一起陪葬!
    旁的不说,先拉着一家老小去东海把那条象龙放出来,再看看能不能跑到蓬莱避难,若是实在不行的话,他就只能把清风留给赤县神州那群人了......
    至于这些人要是真把清风给惹急了?
    喜闻乐见!喜闻乐见!
    一位天仙,还是列为仙品四阶的......
    而且清风自己,似乎还是轻灵仙界中天地阁的首席之一?
    赤县神州上,似乎也有这个天地阁的样子。
    咳咳。
    这种场面蓝礼也就是想一想,不被逼到绝境,他是绝不会把清风抛出去顶缸的。
    兄弟情谊什么的另说,只说清风在摆明立场后,是否还会帮他,就是个不得不去思考的问题。
    这顶多算是个不得已之时,拉着敌人‘同归于尽’的后手。
    但是!
    有这种后手在,不代表他要被林灵素拉出去顶缸!
    虽说他不一定打得过林灵素,但蓝礼知道,林灵素也一定不会愿意在这种时候和他打上一架。
    所以蓝礼在面对林灵素的逼迫时,只是以一副后辈的谦逊模样,婉转的拒绝了林灵素的‘好意’。
    “还请前辈见谅,晚辈无能,实不能担此大任!”
    断崖之巅,说这话时蓝礼头都没回。
    就差蹦出个滚字,让林灵素自己瞎折腾去了。
    而面对蓝礼如此对待,林灵素似乎毫不意外,依旧是一脸和蔼的笑容看着他的背影:
    “东海伯可是怕了?”
    “这事儿你得和我家祖师说去。”
    “你家祖师不愿插手。”
    “真的?”
    蓝礼回过头,露出一脸的惊喜:“他老人家不愿插手,那真的是再好不过了!”
    林灵素:“......”
    他被蓝礼这忽如其来的一下给气到了!
    什么叫再好不过了?
    你家祖师因一己之私,引来这般的恶果却不愿承担,结果你这个当徒孙的居然决定‘再好不过’?
    “呵!一丘之貉!不亏是他张三丰的徒孙!”
    冷笑一声,林灵素看向蓝礼的目光也变得阴冷起来。
    被林灵素‘无意散发’出的阴冷之气冻的打了个哆嗦,蓝礼依旧维持着小辈的姿态拱手笑道:
    “祖师之命不可违,前辈还是另寻他人吧。”
    “不用你说。”
    “晚辈觉得王重阳前辈就是一个上佳的人选。”
    “你闭嘴.....”
    “晚辈真的是这么觉得的,想来,以王重阳前辈夫妻二人在江湖之上的名头,定然能够.....”
    “小辈,口下积德啊。”
    “呃.....”
    几句话下来,看着林灵素的表情从冷漠转换位愤怒、在转换成如今这般似笑非笑的表情,蓝礼心下暗骂一声老不死,面上却只能再次做出晚辈的姿态。
    “想来前辈心中自有定数,既然如此,晚辈就不留林前辈与我这东海之地久住了。”
    该说什么?
    不亏是和张三丰同一时代,却依旧能逍遥到现在的道门大佬么?
    就连一个让蓝礼惹怒他的机会都不给?
    也是。
    如果没有这种喜怒不颜于色的本事,林灵素这老家伙也没本事一边跟人家儿孙打交道,一边又把人家祖坟都给刨了......
    这都是厚黑之道的前辈楷模啊!
    蓝礼已经下逐客令了,可惜,林灵素似乎并没有放过他的意思。
    在听到蓝礼赶人的话后,依旧是用那副似笑非笑的表情对着他,一直到蓝礼面色转为冷淡,做出打算动手的意思后,这位大佬才收敛笑意道:
    “你家祖师所求为何,贫道暂且不知,但依贫道想来,也不是什么好事。
    既然你今日拒绝贫道之意,贫道也不屑与你多说。
    一句话,把象龙那头畜生交由我处置,贫道此后再不来叨饶东海伯可好?”
    “你想要象龙?”
    “那头孽畜对贫道还有些用处,以它的龙躯来应付中州那些天上飞的木船,想来是极好的。”
    “这话你和我说也没用啊,那条象龙被我家祖师封印在东南一处名为侠客岛的海岛之上,前辈若是有意,自去取来就是。”
    蓝礼闻言,直接把自己从这事情中甩了出去。
    想要象龙?
    那条老龙都都快熬成真龙了,鬼知道林灵素想要用它做什么!
    林灵素要是有本事,就去把困住象龙的阵法给拆了......
    非常详细的,蓝礼把象龙被困之地的地址,一五一十的告诉了林灵素,并且恭祝他能够旗开得胜,成功驯服象龙归来。
    待到把这位大佬送走,蓝礼返回城内后,直接让负责阵法方面的人,把阵法威力开到最大!
    开玩笑,外面既然这么危险,那还是在家里苟着吧!
    眼下世界合并这才刚开了个头,就蹦出林灵素这么一个‘大魔头’出来,天知道过一段时间之后,又会有什么隐藏在暗处的妖魔鬼怪被赤县神州那群人给逼出来?
    万一蹦出来几个狠的,拉着大家一起硬钢赤县神州怎么办?
    ......
    ......
    事情的发展,正如蓝礼预料的那般。
    当第二天,林灵素自东海空着手回来后,见到武帝城阵法全开,只是笑着往阵法上拍了一记,在阵法之上,掀起了几段波纹,就无声无息的消失了。
    林灵素就此离去。
    等蓝礼再次听闻到这位该走魔道的大佬的消息时,却是在半个月后,伴随着第二位大宗师武者阵亡的消息一起。
    陕北,靠山宗,战死者,吴道奇!
    这位靠山宗宗主,是一位实打实的外练大宗师,因其不修内功、没多少年头可活了,在被中州的舰队打上门后,直接舍了自家性命,拉着修仙联盟的三艘战舰同归于尽......
    而在其死后,赤县神州的人本打算收检其尸体,用来做一些仙法方面的材料。
    谁想。
    就在他们动手的时候,又遭到了林灵素的伏击!
    那口巴掌大小黑色小棺材里,冒出成千上万的恶鬼,造成一场惨绝人寰的杀戮之后,吴道奇的尸骨就被林灵素掠走!
    赤县神州之人,对此结果自然是非常之愤怒,可对林灵素这位‘葵花老祖’神出鬼没的身法,他们又实在没有什么应对的方式。
    单个的元神追上去,极有可能在短时间内被葵花老祖反杀。
    可若是一群元神结队追击,又实在摸不到这位的衣角。
    无可奈何之下,赤县神州方面,只能一边向本土求援,另一边依旧对这位大佬继续追杀。
    有了第二位大宗师阵亡,很快就有了第三位、第四位......
    而这次战死者,却实在出乎与蓝礼的预料。
    风清扬!
    华山剑宗风清扬,战死于华山之巅!
    死前阵斩元神之辈六人!
    这一次,林灵素没露面收敛其尸骸,反倒是华山之内走出一名被金色铁链困锁四肢的疯癫道士,‘面色和蔼’的把舰队剩余之人‘劝退’了回去。
    如果一口气吹飞十二艘战舰二十里,也算是‘劝退’的话!
    当蓝礼得知消息,表情那叫一个诡异。
    华山上面的疯癫道士,还和风清扬搅合到一起去了?
    会是谁?
    陈传老祖?
    不应该啊,陈传老祖尸解的金身蓝礼是见过的!
    那又会是谁?
    华山一系还出过这般刚猛的人物么?
    还不等蓝礼猜出这位隐世大佬的名号,另一边南诏国的方位,再一次传来两则消息。
    长春谷被破,逍遥子战死、疑似逃出元神,其徒子徒孙带人逃入十万大山。
    南诏国内,一十二艘战舰被一自称‘藤中仙’的藤曼植物困锁,只余下修仙者逃出。
    紫萱得知这个消息时,丝毫不觉得意外,只是笑眯眯的和蓝礼说,这位藤中仙就是那个爬满了整座山谷的藤曼....也就是古藤老人.....
    一十二艘战舰,其上元神修士外界上万修仙者,连圣母庙的影子都没见到,就被一颗‘家养植物’给打发掉了!
    就像是打发上面来要饭的!!!
    随意。
    且不屑于参与其中!
    南瞻部洲上的水究竟有多深?
    这样堪称深不见底的烂泥塘,鬼知道有什么鱼龙隐藏在下面!!!
    与之相对应的。
    则是那依旧屹立于天地之间,被雷劈了快一个月,都一动不动受着的张三丰。
    这位真正的大佬。
    似乎一边受着天劫,一边在看着两块大陆之上,双方所有人的笑话。
    那不发一言的沉默。
    更像是对此世间,无声的嘲讽......

章节目录

人仙武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71阅读只为原作者魔性阡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魔性阡陌并收藏人仙武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