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一点上,赵通元说的倒是不错,便是借来再多灵精,也不如找条门路的好!
    而这也是他特意让家仆过来叮嘱方贵几句的原因,这第一份差事,他帮着方贵讨了下来,但也需要方贵好好表现才是,若是方贵表现的好了,给上面的人留了印象,便是他不帮方贵说话,也会有更多的差事下来,若是表现不好,凭他的面子,怕也帮不了方贵几回。
    这些话,老管家虽没有明说,但话里话外,也自点得明白了。
    方贵年龄不大,却也明白这个道理,尊府比仙门大了许多,但规矩也多了许多,不仅是明面上的,还有许多暗地里的,都需要自己去细细揣摸,因此他也不怠慢,好好送走了那老管家,然后便拿起了卷宗,准备先了解一下这一次自己要出去办的究竟是什么差事!
    不过刚看了没几眼,便听得小楼之外,有人敲门,却是赵虹来了,向方贵道:“上面交待了差事下来,陆道允师兄正在等着我们过去商议,快些跟我过去吧!”
    见得他说话之时面无表情的样子,方贵心里也不痛快:“摆脸子给谁看呢?”
    这厮是不是不知道这差事就是靠我的面子拿下来的?
    将卷轴往胳膊下面一夹,便跟着赵虹出了门,一起来到了陆道允小楼之内,只见魏江龙,齐远图等人都已等在这里了,正襟危坐,倒是青云间还不见踪影,足足一柱香时间过去,才见青云间匆匆赶来,急向着众人道歉:“不知有差事忽然降临,来得晚了,见谅,见谅!”
    如此一来,他们谷内七人,陆道允、魏江龙、齐远图、张明君,赵虹,青云间,方贵,便都已到齐,诸人皆坐了下来,陆道允冷声开口道:“吾等得尊府看重,自仙门之中宣诏而来,食尊府俸禄,自该为尊府效力,而今尊府有差事交待了下来,明日便要出发,我今日召集你们过来,便是为了提前计议,吩咐明白,也免得临阵慌乱,误了上面交待下来的大事!”
    余下五人,包括青云间在内,皆点头应是,神态严肃。
    倒是方贵第一次经历这事,反应了一下,才急忙答应,神态比其他人更严肃。
    陆道允看了方贵一眼,道:“尤其是你,才刚入尊府不足半年,按理说是没有资格一起出去办差的,只不过上面有意让新人多些历练,这才会带上你,而今你修行尚短,经验不足,这一次出去之后,一定要听命行事,不可擅作主张,否则我身为队首,不会饶你!”
    “啥?”
    方贵听着,顿时愣了一下,心想他们果然不知道这任务是看我面子才拿下来的?
    也在这时,青云间也将目光看了过来,似有些无奈笑意。
    方贵心里顿时明白了,看样子青云间是知道些内幕的,倒是陆道允等人一概不知,还真以为这是上面临时起意,交给了他们的差事,带了自己,估计还怕抢他们的功劳呢!
    他也不说破,就笑嘻嘻的应了一声:“知道了!”
    陆道允见方贵答应的老实,这才将目光收了回来,拿起了手上随着神旨一起下来的卷宗,道:“这一次的差事,是去朝国天南道,清剿流匪,以保商道清宁,依着上面的意思,我们只消可以保证那一段商道之内,没有流匪作乱即可,不过这样重要的差事交到了我们手上,我倒觉得该把握住机会,多多剿杀那些流匪,若是可以擒几个匪首,便更好了……”
    其他人听了此言,也纷纷开口,言语间皆有些兴奋。
    倒是方贵,对此了解不深,多听了一会,才总算明白了事情原委。
    原来安州尊府,坐镇一州七国之地,掌御七国各类神矿灵脉资源,每一年,都会有各地产出的灵矿神金等物,从四面八方,源源不断的运往尊府。这些灵矿神金,皆价值无限,但也因此,却引得无数人觊觎,不少地方,都时有流匪作乱,聚啸成群,劫取货物。
    而他们这些被尊府平时养着的银甲,便需要时不时外出,前往一些匪祸严重之地,清剿流匪,以绝后患,而方贵等人这一次的任务,便是清剿朝国境内的一片祸乱之地。
    对于他们来说,只需要保证这片地域之内,再无流匪藏身,便算是完成了差事了。
    只不过,差事虽然完成了,但这赏赐也是不高的,所以陆道允希望着,若有机会,还可以搏些更大的功劳,那些流匪作乱已久,又狡猾异常,有些已经是尊府记录在案的大盗,只可惜一直逃窜,若是可以将这些尊府名单上的匪头子拿下,便是大功一件……
    若可以拿下一个匪首,那所得的赏赐,怕是比十件差事还要多了!
    “那些榜上有名的流匪头子,一个个狡诈异常,虽然人头值钱,但我们却是不必惦记了,只不过,我也仔细看过卷宗,得知上面之所以忽然要派我们过去清剿那方地域,却是因为就在一个月前,那天南道上,曾经有流匪劫了进献尊府的一批火藏石,至今都未找到下落!”
    陆道允满面凝重,道:“按理说,这些缉匪拿盗之事,都是尊府捕风营去做的,轮不到我们插手,但我们若是可以将那些流匪拿住,找回那批火藏石来,却也是大功一件,更是可以在贵人面前大大的露脸,最主要的是,我们在那朝国天南道上,也有优势呀……”
    说到了这里,他笑着看向了赵虹与齐远图,道:“赵师弟,齐师弟,你们二人的家族与仙门,便在朝国,传承数千年,根深蒂固,耳目广通,却不正好借用起来?若是可以打听到那批火藏石的下落,将这一份大功立了下来,恐怕我们都会立下一份惊人大功劳呀……”
    赵虹与齐远图二人听了,也是大喜,笑道:“自该如此,我们这便向族中寄信!”
    而其他人听了陆道允的话,见他思量清楚,行事有度,也知道他确实对这份差事认真了起来,心间都有些激动,有人笑道:“若是可以拿下那个盗了火藏石的流匪头子,追回失物,那上面怕不是得赏下几万灵精来?”
    “仅是拿下那流匪头子,恐怕便有几万灵精了,更何况还有那批火藏石?”
    “那照你们这样说,若是可以擒到尊府通缉榜上的第一个大魔头苍龙子便好了,一颗人头,便可以换得来二十万灵精啊……”
    “苍龙子神出鬼没,不想了,便是可以将他御下小匪首抓着一个,也是大赚!”
    “……”
    “……”
    他们议论纷纷,你一言我一语,都很是兴奋。
    而旁边的方贵听了他们的话,则已有些瞠目结舌了。
    万万没想到,居然还有人值这么多钱……
    别说那最值钱的一个,二十万两灵精,便是一个小小流匪头子,便可以值得数万两灵精,这也未免太吓人了,随便拿上一个在手里,那一道玄法便不用愁了,若是可以拿着个值钱的,一下子赚上十万两灵精,这岂不是自己整个筑基境界里面的修行资源都不用愁了?
    如此想着,他悄悄翻了翻,果然见到赵通元给自己送过来的卷轴里面,有一部分就是专说这些流匪头子的,一个个的名字后面,跟着的惊人数目,已让方贵都有些按捺不住了。
    “那批流匪甚是狡猾,隐于山林,盘根错节,便是之前捕风营出手,都没能拿下他们,所以我们也不可大意,能否成功,便全看赵师弟与齐师弟两人能否打探来消息了!”
    陆道允说着,向赵虹与齐远图躬身行礼,道:“若可成功,你二人便是首功!”
    赵虹与齐远图齐齐还礼,道:“必然全力以赴!”
    该说的话已交待完了,陆道允便挥了挥手,道:“今日便先到这里,各人回去,有一夜时间准备,将自己的东西都带上吧,纵然只是些散修流匪,也不可大意,万一到时候准备不足,反而折在了那边,那可真是阴沟里翻了船了,诸位同道,莫怪我没有提醒你们!”
    诸人尽皆答应,这才各自回楼,精心准备。
    而方贵回到了小楼之后,又认真将赵通元送过来的卷轴看了几遍,更是有些心动。
    这一趟的差事,果然与那批火藏石有关,陆道允都能发现的关窍,赵通元自然也不可能发现不了,所以他特意让老管家给自己送来的卷宗上,倒有一大部分都是关于这批火藏石被劫之事的,虽然没有明言,但那老狐狸,也明显是想让自己将这件给办了的啊……
    对他们来说,想办好这件差事,便有两个选择。
    一是照着常例,过去巡查几圈,哟喝两句,吓跑那些流匪,便算是办成了。
    这样一来,也有赏赐,但却不会太丰厚,每人得个几千两灵精,便算是很不错了。
    第二么,则是直接将这件捕风营都没查出来的案子给办了,那可就立了大功。
    所得的赏赐,恐怕会多得吓人!
    算算自己的修行,如今才第二道玄法,便已有些捉襟见肘了,后面还有足足七道玄法呢,又得准备多少灵精才行?
    不算修行的话,其他的需求也不少呀,答应了棋宫魔胎的养神类宝丹也还没有买,平时喂婴啼,也得买那种专门给凶兽吃的上等血丹也行,方贵老爷自己,也得买两件新衣裳穿才是,偶尔还得出去打打牙祭,这银钱怎么算都不够啊……
    这一趟差对自己来说,很重要啊!

章节目录

九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71阅读只为原作者黑山老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黑山老鬼并收藏九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