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类似于小型汉陶罐的黄金罐子,无盖形制,口沿直径能有个十二三公分,深度大约直径的一半,罐底部分有四根条状金柱围绕而成的复杂圈足。
    张楠从林明手里接过罐子,感觉能有个三公斤多重,压手、挺厚实。
    罐体不是黄金制品通常呈现的金黄色,而是偏向土黄,这玩意的黄金纯度不是特别高。
    表面刻画有复杂的流水形纹路,中部收腰,复杂的足圈上,还有两个类似华夏龙头的怪兽头形像。
    但不是龙,应该是蛇的图腾。
    注意到一边的汉斯博士很激动,张楠就将罐子递给他。
    这会老板不说现在就进洞查看,那其他人都不会动,更别说作为外人的汉斯。
    博士眼睛发亮,拿着罐子看了好一会,这才道:“应该是印加帝国早期的制品,黄金提炼程度不高,距今可能有个一千年!
    这件应该是用来祭祀用的盛装用器...”
    说着,指着罐体上连续重复三次的几条复杂线条,道:“你们看,这些是代表鹿的形象,印加帝国的祭祀用黄金器上常有鹿、鹰、蟾蜍这些动物的雕刻。
    这是早期制品,所以刻画比较简单,或者说干脆就是抽象。
    等到印加帝国后期,这些动物造型就变得很现实,而且黄金制品的纯度也高得多...”
    汉斯-辛默话很多,专家就是专家,张楠就根本判断不出来这件金罐的大体制作时间。
    让这么个人为自己做印加帝国文物整理,显然是个很明智的选择。
    这头汉斯终于说得差不多了,有点依依不舍的要将金罐递还给张楠,眼睛还透露着探索的欲望一般看向山洞。
    但张楠没接,而是一边的兰迪拿过去,就这么正大光明的摆放在洞外的地上。
    这东西碍手碍脚,放着再说,反正它又不会飞!
    好奇宝宝查莉都没再去关注那个罐子,更别说其他人。
    各人有各人的职责,像项伟荣、关兴权等人,唯一的兴趣就是想看看传说中的印加人黄金神庙到底怎么样。
    至于黄金...
    早看厌了,就那么回事。
    终于,张楠问保镖要来个带着头灯的安全帽,这是要进洞的打算。
    而关兴权吩咐人,让工场那送一台轻便发电机和配套的照明灯具、电线这些设备来。
    既然山洞里头是个黄金神庙,单靠手电和头灯长时间照明不是个办法。
    人不多,就林明带队,张楠、项伟荣、关兴权、汉斯,外加几名核心老伙计,当然少不了查莉这个好奇宝宝。
    十来个人,一进洞,感觉温度和外边差不多,没什么阴冷的味道,空气还相对干燥,不潮。
    洞底不少地方有人为休整的痕迹,而洞壁越来越宽,上头还刻画着不少动物、人、怪兽的形象。
    暂时没工夫研究那些浮雕是什么玩意,往里走了能有个百多米的样子,空间豁然变大!
    这是一处高度能有个三四十米,进深四五十米的的巨大空间,灯光照过去,不少地方金晃晃!
    那些是造型奇怪的神像,大小都有,有些脑袋上还顶着个像孔雀开屏一般的黄金帽子。
    山洞里的神殿,洞窟的洞壁浮雕上,居然也有不少贴着黄金!
    而在刚进入“洞窟厅堂”一边的角落里,堆着一长溜的黄金制品。
    金冠、金面具,小金人,连金片做成的黄金小船都有。
    张楠就没急着到处乱窜,而是用强光手电四处照了照,然后才走到一边,拿起一个用薄金片做成的人面形黄金面具。
    面具上的人像带着个活动的鼻环,给人怪怪的感觉,大概古印加贵族就这鬼样子。
    面具拿在手里仔细感受,完全没一点接触遥远时光距离的微妙感觉。
    不是自己熟悉的文化,找不到那种令人着迷的感受,有些失望!
    往前走了段,看了看几座造型怪异、直线条图形一般的神像,这才对汉斯道:“这能够移动、取走时不用破坏原本神庙结构的文物我都会带走。
    接下去几天你边做记录边先研究起来、过过瘾,到了美国后有你整理的。
    我看这的东西搬回去后,没个几年你都忙不完...”
    太多了,按照张楠的判断,这的黄金制品重量是可能就几十吨,但七零八碎的特别多!
    厅堂一边的那些,可能就是从库斯克的神庙内撤出来的,但当时就算有1000个士兵运送,也就二三十吨到头,就是个品种多得看花眼。
    这会乱七八糟堆着,天晓得里边到底有多少件。
    而这座山洞神庙本身也有大量的黄金制品,这部分的数量、重量甚至比堆着的那些还要略多一些。
    “艾伦先生,整座神庙都要搬走?”这时汉斯-辛默问到。
    张楠笑笑,在灯光下,这笑容都有些诡异!
    “我要神庙干嘛?那些包金的神像我都不要,包括包着的那层黄金。
    就让它们留在这,我对神庙不感兴趣,我讨厌这玩意。
    当然,那些能够移动,不用刮、剥的黄金制品全部拿走,不然对不起我们的身份和这次寻宝活动本身,你说是不是?“
    不用他回答,张楠又道:“印加人够倒霉了,文化都割裂断档,就留给这的土著将来自己搞开发。
    不破坏了...”
    停顿了一下,又感觉有些不妥,转而问项伟荣:“姐夫,你说我们要不要把这里刮地三尺,然后把洞口炸掉?”
    项伟荣这会正拿着个扁扁的黄金小人看,一听这个,用方言道:“算了吧,你做的缺德事已经够多了。”
    “行,就按你说的办。”
    缺德事,项伟荣可知道自家小舅子做过多少:炸了非洲原始文化的钻石神庙,还听关兴权说过的火烧精绝古城古墓的事,至于拿走点金字塔里的文物都不算个事。
    坏事做绝一次就够,项伟荣觉得别彻底破坏这座奇怪的印加神庙为好。
    不是什么毁庙不好的观点,这外国庙,还是断了根基的神庙,项伟荣可不在乎,只是觉得这么彻底掩埋一个文明印记的事情还是少做为好。
    做多了,缺德!

章节目录

古董商的寻宝之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71阅读只为原作者血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血蝠并收藏古董商的寻宝之旅最新章节